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2章 莫名其妙的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真不愧为军区的王牌装甲旅,在接到通知短短的十分钟之内,所有副营级以上的干部都赶到了会议室。

    当然,除了陪旅长在办公室喝酒的三团与四团的团长以外,再就是有任务和出门办事的没来。

    其他的,只要是身在旅部之内的副营级以上的干部干事们,全都在规定时间赶到了会议室。

    贺东来与王浩毫不客气的坐在全旅扩大会议的主席台上,由一团和二团的团长政委们陪同着。

    三团的政委程天龙、四团的政委马亦虎也在就坐,除此之外,还有团直属尖刀营的营长袁国涛,旅警卫营的朱风帆,旅后勤保障营的孙志。

    王浩看着乌压压的一群人,不禁感叹的望了一眼贺东来,贺东来小声的和王浩说了一句。

    “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兵!”

    王浩回应了一句。

    “是干部职工!”

    贺东来莫名其妙的说。

    “他们是半军事化,配枪还在!”

    正说着,旅部大会议室的大门处匆匆的走过来三个人,其中两人西装革履,一人还穿着个白大褂。

    三人直接走到了主席台上,可是方正的主席台上现在已经坐满,没有预留什么多余的座位。

    当然,主席台上空着三个座位,不过却不属于这三个人的。

    空出的座位是中间的一个主位,和旁边隔着旅政委盛血酬的三团与四团的团长应坐的位置。

    看到三人赶到,旅部政委盛血酬赶紧起身,指示警卫员又添了两张桌子,请三人坐到了主席台。

    今天有很多突然,突然到让这个全旅到目前为止、身为会议室中的最高领导盛血酬很是为难。

    尴尬是短暂的,毕竟都是党的干部,素质还是很不错的。王浩与贺东来站起身,先后做了自我介绍,王浩等贺东来说完,直接说道。

    “今天是我与贺东来部长的第一天与大家见面,对此我很高兴!装甲旅是集团军的王牌作战旅,对你们的全旅转业,上面很重视。

    当然,具体的原因,我想大家都知道。同时,我也知道你们心中不理解,不愿意。可是同志们,你们想过没有。

    你们是祖国的战士,是人民的卫兵。我们肩负的是国家的使命,是广大百姓们的信任!

    认真想一想,国家让我们当兵是为了什么。我们是党的战士,人民的兵,哪里需要哪里去,那里艰苦那里安家。

    、、、、、、”

    王浩说完,两名西服男和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相互做了简绍。

    他们来装甲旅已经两个月了,参加这样的会议还是第一次。原来他们竟然是国家派过来的总工程师和两名副总工程师。

    为的就是先和装甲旅的广大职工们多熟悉熟悉。可悲催的,让他们郁闷的是,来装甲旅两个多月了,他们除了吃饭睡觉搞研究,就没有参加过任何旅部的活动与任何会议。

    两个月以来,旅部连平时的基本会议也取消了,原因很简单,上面没有任命旅部现在的负责人。

    旅部现在属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至于旅长龙江,对旅部事务现在完全不管不问,不是出去喝酒,就是出去打猎,打猎回来后还是喝酒。

    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好在个团营都有自己的直接领导,装甲旅靠自身过硬的素质,这两个月的时间,竟然没有出什么事。

    这次的会议可以说是王浩与贺东来到达旅部的见面会。

    会议有政委盛血酬坐镇,一团政委李山炮主持。

    正当三名总工自我介绍完毕之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旅长龙江迈着大步,身后跟着三团与四团的团长,走向了主席台。龙旅长一把抓过话筒,声音威严的吼道。

    “好了,见面后到此结束,现在不适合开这种会,关于旅部的今后走向,过段时间上级会派领导专门来作出解释说的,团干部留下,其他人散会!”

    会议室内的干部们都清楚的意识到了现在问题的尖锐。装甲旅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时刻,没一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转业,意味着装甲旅,这个全师著名的战斗部队从此会在这个地球上消失。没了编号,没了、一切都没了。

    龙江说出这样的话,心中非常的难受。他是全旅的最高领导。级别在王浩与贺东来之上。

    转业后的龙江将会是沙哈拉市的市委书记,旅部政委盛血酬将会是沙哈拉市的市委副书记。

    而所有人都不待见,被所有人都无视了的总工程师王长喜、将会是沙哈拉市的市长。龙江看见他们,心中非常的不爽。

    现在的龙江心中很矛盾,看到这些外来的干部,就像看到了一伙敌人。他感到自己的领地被外人入侵了。

    龙江没有任何办法,他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看到每一个调入旅部的人,龙江就想给他们鞠躬。

    就想拜托他们离开,具体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不能逃避,但现实中他却是在逃避着。

    对于旅部现在的状况,龙江不想对任何人说,也实在是无可奉告。没有什么令人振奋的消息,没有一点好的消息可以发布给自己的士兵们。

    龙江一直都在等待,他自己对前景一样一无所知。他不能欺骗自己的同志,更不想欺骗他自己。事实上,装甲旅全旅都在等待中。

    其实在此之前,很多人都走了,走的不泛为战斗功臣。他们走了,战斗功臣们悻悻地走了,带着无比的沮丧与凄凄的怅然。

    龙江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负罪感,这些人的离开,都是因为他的无能。装甲旅,在他的手中灭亡,他的心惊恐不已,随即无力的颤栗而麻木着。

    其实龙江很想大步上前,严肃地告诉每一个人,把他们都留住,对这些功勋卓著的功臣们说一声,我们旅,不可能被抛弃的,不可能被转业的,一定会,因为我们是全师的王牌装甲旅。

    可是当龙江从师长手中接过军委的下达的文件中,看到了一切,看明白了一切,龙江哭了。

    他隐瞒着消息,但消息依旧散布开来。不等他作出任何反应,第二天便有人陆续的调入旅部。

    装甲旅,已经开始接收外来人员的了。不仅如此,外来人员还很多,竟然先后来了一千多人。

    龙江没办法,暂时编了个独立营,专门收编外来人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