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3章 煎熬的历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好在装甲旅即使接到了转业通知,却没有被消除级别,而是摇身一变使他们成为了市级的编属单位。

    师长很严肃的嘱咐他,从此后,他就是一名市委书记了。要奔赴的地方竟然是沙哈拉大沙漠,要到那里建一个地市。

    还是国家经济单列市!

    这样全旅的构架没有减少,只是形式改变了。如同等量代换,变幻的只是机构的名称和人员的官职的叫法。

    但实际上,还是把装甲旅给抹杀了,抹杀的一无所有。他们这些战士,这些旅长团长营长,永远也不能再与军人有任何联系。

    不再拥有自己的番号,代号,甚至自己的军旗!这意味着,装甲旅将在伟大的地球上永远消失。留下的只有让人伤感不已的纪念与绵长的回忆。

    和官兵们一样,龙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但是他,官兵们也不肯接受这样一个现实。

    王牌之旅,装甲旅全体专业,从此后就要在某师之内被撤掉。

    但是这是事实,数月前就传出的种种小道消息成为了事实。

    龙江不接受也得接受了,因为王浩和贺东来已经来了,不仅如此,三名油田的高级总工也已经到了。

    就在刚才,就在他进入会议室的不久之前,龙江接到了师长的电话,他的调动申请被残酷的驳回了。

    师长语重心长的告诉他,这是战斗任务,征服沙哈拉,建设沙哈拉,要让沙哈拉从无到有,从满天飞沙到高楼大厦。

    这是任务,政治任务,也是他曾经作为一个军人最后所要接受的使命!

    龙江赶走营级以下的干部,颓废的坐在自己的的位置上。面对王浩与贺东来,面对三名总工程师,龙江的心无比的苦涩。

    先是部队没了,再是旅部变了,变成了自己所不认识,所掌握不了的,被更多的外人渗入的一个市级常委序列。

    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维族汉子漠然的从在坐的每一个人的脸上略过。跟在自己身边的团长营长们是那么的让他熟悉。

    可是王浩和三名总工又是这么的让他感到陌生,感到格格不入。

    可是龙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他第一次打开上级颁发的文件,这个文件在他办公室的抽屉中足足放了两个多月了。

    按理说宣读这个文件的应该是xj省组织部的干部们,还应该在中组部的干部的陪同之下。

    可是情况特殊,作战旅全旅转业,一直都人心不定,所以上级采用了这种让他们自己宣布的方式。

    其实也是考虑到,等他们想通了,看明白了,自己对自己做出的一种解释。他们这种宣布,是对他们自己的认同,也是一种思维的转变。

    沙哈拉市市委书记、市委委员、常委龙江(维族)

    市长王进喜(蔓族)石油集团总工程师

    市委副书记盛血酬(汉族)

    组织部长贺东来(汉族)

    纪委书记翁牛特(蒙族)原一团团长

    常务副市长王浩(汉族)

    宣传部长丘山岳(蒙族)原二团团长

    政法委书记郝天顺(蔓族)原四团团长

    市人大主任孙志(维族)原旅直属后勤保障营营长

    政工主席(相当于政协)耿豹(维族)原三团团长

    统战部部长袁国涛(汉族)原旅直属尖刀营营长

    市警备区政委李山炮(蒙族)

    石油集团总经理孙海军(汉族)技术副总工

    龙江宣读完xj省省委任命,宣读完本不该由他宣读的上级决定任命后,便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

    偌大的会议室中寂静无声,至此xj省沙哈拉市特殊的市委常委组织结构人员已经定论。

    贺东来排市委第四位,王浩身居第六。这是官场上的隐性定位,也决定着他们各自的实际位置。

    会议宣布散会,没有人再发出声音,贺东来和市长王进喜发表了一些鼓励的讲话,只是讲话的时机很不对,看出整个会议室中,十三名市委常委们,心情都不是很好。

    原因是太多挑战,太多的压力。而各团政委和团直属干部们,纷纷成为各部门的主管领导或是相应的副职。

    王浩至此暂时待在了这个辽阔的草原上,感受着草原和这个依旧按照部队方式作业的新市委。

    前期分配来的油田干部们渗透到每一个团每一个营每一个连直至到班。他们像战士们讲解着深奥的石油作业知识。

    把只会拿枪,只会拼刺刀的战士们从头到尾的改造成了,现在对石油一知半解的、半拉子的石油工人。

    对技术员的渗入,龙江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开了几次誓师大会,向战士们讲道理,讲明了装甲旅今后的去向合作站方向。

    临近新春之时,装甲旅终于迎来了最令人痛心的时刻。全旅战士官兵们集合在了旅部外的草原上,一起摘下了他们的肩章帽徽资历牌。

    从此刻起他们蜕变成了一名真正的石油工人,无论他们对石油聊不了解,无论他们心中在想什么,可是都必须要接受现在的现实。

    紧接着是上缴武器和作战车辆,当保养得和新的一般的装甲车和机炮,乃至作战战车被兄弟部队开走之时,很多战士们都哭了。

    他们依依不舍,抱着自己的战车死活都不离开。对于他们来说,对于这些战车手、机枪手、炮手来说,战车就是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老婆,他们的灵魂。

    而现在,他们的老婆就要被上缴了,上缴的同时,也等于失去了灵魂。

    不少战士愤怒了,当即和兄弟部队的同志们动起了手。兄弟部队的战友们表现得很好,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最后战士和战士们抱在一起,躺在地上伤心的哭泣着。

    龙江一言不发的站在草原上,他的身前是上级部门按人数,按级别发放给他们的新式机动车辆。

    可这些车辆全是部队的运输车和指挥车。运输车很大很气派,车体和车轱辘都是特别加固加粗的。

    指挥车全是沙漠之虎,霸气的指挥车二百多辆,每一辆的造价据说都在百万以上。运输车也价值不菲,据说在二百万以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