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4章 煽动的内心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战车轰鸣着,巨大的轰鸣声带走了装甲旅最后的希望。整个草原都在一片纷乱的氛围里不住的挣扎着,就连脚下的大地也在轰鸣声中摇晃着。

    龙江一动不动的站立着,他的身边围满了旅部的骨干分子。群众就是这样,在无望的情况下,最先想到的就是领导。

    龙江是他们的领导,所以大家都看向他。即使装甲旅已经不再是装甲旅了,但龙江却依旧是装甲旅的最高首长。

    七七八八的提问与不满,没能换回龙江的一句解释。龙江不解释,骨干们问得更起劲,甚至于声调越来越高,疑问的口气越来越重。

    他们是集团军的王牌旅,就这么被抛弃了,那是不行的,必须要给一个解释。他们在等待着龙江的解释,岂不知龙江哪有什么解释。

    他自己还在等待着解释,他是旅长不错,可现在不是了,身份换了,成了市委书记。

    但是市委书记也是这里最大的官,他不解释,谁能解释!

    人员越聚越多,情绪越来越暴躁。不解释就会产生误会,误会深了,便会爆发,让人失去理智。

    并不是每个战士都能够说服自己,都是那么的理性。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天是非常痛苦的。

    现在的场景,让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装甲旅已经不复存在了。尽管这几个月中他们都在默默的劝说着自己,想让自己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现实的一天终于来到之时,他们还是万分痛苦的。战士们的质问一声高过一声,一句高过一句。

    他们在质问,也在讲着他们的丰功伟绩。他们摆出以前的光荣历史,希望可以靠这些来打动一言不发的龙江。

    龙江明白,看着面前的战士们,这都是装甲旅最优秀的士兵。他们从嘴上没毛的时候就来到了装甲旅,从离开爹娘就投进了旅部的怀抱。

    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紧急出动,多少次抗洪抢险,多少次抗震救灾。在和平的岁月里,他们担负的全是这些任务。

    在没日没夜的训练中,在滚滚激流,在墙倒屋塌之时,是他们不顾个人安危,不顾任何风险,全心实意的投入到了最为艰险的抢险战斗中去。

    激情而澎湃的热血生活中,他们在火线入党,在这里提干,在草原上成长,建功立业。

    可想不到,他们长大了,早已不是原来的毛头小子了的时候,现在成了班长排长连长营长,乃至团长的时候——装甲旅却要被撤编,自己却要接受集体转业的命运。

    他们想不通,即使要建设油田,也没必要取消部队的番号,更没有必要把整个部队撤编。

    xj省不是有着百万的农垦大军吗,不是有着建设兵团吗。为什么到了他们这里,就要接受被撤编的命运!

    撤编,就意味着需要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他们为之奋斗的一切,追求的一切、他们的理想和希望,连同他们所有用鲜血拼回来的功劳,都将凝成记忆的洪流,剩下的只有回忆。

    当了这么久的兵,说实话,他们没有当够。装甲旅,是全集团军的骄傲,谁提起来不翘大拇指,自己被人问起也是沾沾自喜,非常自豪的告诉人家,我在装甲旅服役!

    “旅长!我们想不通!”

    “旅长!为什么,即使成为建设旅,工兵旅也无所谓呀,哪怕让我们去炊事班,去喂猪,也不能撤编啊!”

    、、、、、、

    龙江嘴唇抖动着,身子由于激动而一个劲的颤栗着。

    “同志们,我们的使命就是服从,面对现实是痛苦的,面对虚无更加的痛苦。

    我们是军人,是军人,是党员干部就要带头服从大局。你们要学会自我分析,自我战胜,战胜自己的思想,战胜自己的灵魂。

    我也在战胜自己,我的思想与灵魂也在格斗。这是党的使命,是上级首长的安排。是国家给我们的重任,是千万老百姓们的期盼。

    在我们旅这个重大的转折时期,在这个党和人民考验着我们的时刻。在这个放下自我,肩负起使命的重要关头。

    我可以很不客气的要求你们,放下一切,甩开包袱,战胜自我,轻装前进!我们依旧是我们,只不过是番号没了,只不过是名称变了,但实际上我们依然是装甲旅!

    我们应该拿出实际行动,去证明我们——能,我们不怕艰险,不怕任何困难!

    什么满天飞沙,什么沙哈拉,什么零下四十多度的大雪窝。只要坚信自己,坚信信念,相信你还是一名党员干部,相信你忘不了装甲旅,那我们就会克服一切,战胜一切!

    我们就是要证明,虽然我们没了番号,没了一切,被撤编了。但我们依然火热,依然有一颗血淋淋的心。

    这颗心是温暖的,是跳动着的,是激情澎湃的,是让任何人都为之羡慕的。我们就是要这样大步迈进沙哈拉。

    征服沙哈拉,建设沙哈拉,从无到有,一步步地,一点点的。即使我们死了,那也无所谓,因为我相信,你们对得起每一个人,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们是排头兵,我们不去,谁去,我们不撤编,难道让老百姓们迎头往上冲?

    沙哈拉是目前为止,我国发现的最大油田。你们想想,我们有着怎样的意义。这将是划时代的开创,这将是掀开历史的篇章。

    我们的成功,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都将被载入史册,流芳百世,名垂千古!

    即使是剖开胸膛,奉献出我们血淋淋、湿漉漉的赤子丹心,那也是让人敬佩与激动地,那会让时代检阅,永垂青史!”

    龙江的讲话极具煽动性,有着很好的思想稳定作用。不愧为王牌作战旅的旅长,令王浩与贺东来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些兵的不易。

    龙江的话刚刚讲完,便看向一旁的政委盛血酬,还刻意的看了一眼远处西服革履,打扮得一尘不染的总工——沙哈拉市的市长王进喜。

    他继续说道。

    “我宣布,旅部现在召开全旅常委扩大会议。就在战士们的面前,就在广大的指战员们的面前,我们畅所欲言,抛开一切,解答所有战士们的疑惑!”

    龙江的话获得了认同,王进喜走了过来,很严肃地说道。

    “龙书记,我要纠正一下,是沙哈拉市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不是装甲旅的常委扩大会议,装甲旅已经被撤编了!”

    王进喜的话令龙江很反感,他从心底看不起这名文绉绉的总工程师市长。说实话,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现在就是炮灰,就是被上面即将要打入沙哈拉的炮灰!

    我就是炮灰,我还有着一份做炮灰的实力,你一个道貌岸然的知识分子,你能干什么,恐怕还没等到了沙哈拉,便会晕倒在那个满天飞沙的大戈壁之中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