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5章 私离驻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龙江非常的不爽,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进喜。

    “王工,注意你的用词,不要激起战士们的激烈情绪,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的情绪都不稳定,要明白你的身份,简直是乱弹琴!”

    龙江丝毫没给王进喜留任何余地,谁都能看出龙江的愤怒。由一名王牌作战旅的旅长转化成为一个市委书记,龙江正在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心态。

    王进喜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所有的常委都能看出他现在的隐忍。他刚才说出的话的确有失水准,完全没有顾及装甲旅任何人的感受。

    会议由旅政委盛血酬主持,盛血酬打着圆场,首先确定了上级对装甲旅的决定,叙述了上级的指示。

    师里对装甲旅的撤编转业工作非常重视,要求广大指战员们一定要发扬王牌旅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为转业工作干出一流的成绩,转出一流的水平,交出一流的摊子!

    政委先是一套大话套话,狠狠地摆出了装甲旅以前的丰功伟业,肯定了广大战士指挥员们的工作。

    然后急转直下,说出当前全旅的方向在全旅转业的日子里,一定要稳定军心,防止不必要的意外发生,做通每个战士指挥员的思想政治工作。

    做到交出一枪一弹,处置好旅部的动产、不动产,保护好营房,留下部分人员做好安保警卫工作。

    做好旅部各项文件、档案、资料、武器装备和各类物资的封挡封存移交工作,要群力群策,杜绝影响到装甲旅声誉的事件发生。

    政委的话,使很多人意识到了责任的重大,会议开了四个小时了,当场解答着战士们的疑问。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初冬的太阳晒的每个人身上都暖洋洋的,战147士们盘腿坐在地上,听着指挥员的讲话。

    内心波澜起伏,慢慢的凝聚了成冰点。压抑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聚集在每个与会者的心头。

    现场纪律有些放松,有的战士们点上了烟,就连不会抽烟的人也抽起了烟。没有人去阻止,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战士们需要释放,需要缓解他们的情绪。

    突然由旅部营房内冲出一匹快马,三团四营负责处理交接的营长马晓亮匆忙跑了过来,骏马直驰到围坐在地上的常委们的面前,马晓亮这才翻身下马。

    十几名常委吓了一跳,王进喜当时就责怪马晓亮不懂规矩,不知道早些下马,跑步上前汇报。

    马晓亮看了一眼王进喜。

    “王总、啊、首长,对不起,我以后注意。”

    然后转身对自己的团长和龙江说道。“报告首长,我是四营营长马晓亮,我们营三排的排孙建康带着他们排整装去了师部。

    具哨兵说,他们的配枪与训练弹药都没有上缴!”

    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常委们面面相觑。龙江面色阴沉不定,三团长耿豹一下就站起来了,啪的一声,狠狠地踢了一脚马晓亮。

    “你他妈干什么吃的,走多久了,这是不要命了!”

    马晓亮被耿豹踢了个仰卧蹲,爬起来,发着哭腔说道。

    “走,走了一会了,有十多分钟。”

    “你个废物,十多分钟你才来报告,怎么走的,骑马吗?”

    “不,不是,战马都在马营里进行清点,他们,他们徒步走的。”

    龙江看着耿豹与马晓亮的一问一答,心中才怅然的一松。师部离旅驻地一百多里地,十几分钟,现在开车去追完全赶得上。

    他站了起来,叉着腰原地踱着步,眉头紧紧地皱着,稍微一加分析后,说道。

    “他们去师部,有三种可能。

    第一就是他们转不过这个弯,想去要个说法。这属于无组织无纪律,性质也很简单,回来严肃批评纪律处分就行。

    第二就是他们不满,想要去示威,他们要发泄他们的不满,知道我们旅部没办法,所以找上级讨说法。

    第三最麻烦,我们不能排除某些人孤注一掷,伺机破坏,制造摩擦事件,这种情况是最严重的。

    恶果到最后,牵连的就不是我们一个旅,而是我们一个师、整个军区,甚至在全国造成不良的影响,成为无法估量的重大政治事件。

    听到龙江这么说,所有的常委们都站了起来。大家对向龙江的分析非常认同。常委们都没说话,在军事方面龙江最有发言权。

    习惯使然,大家都看向龙江,瞪着他,等着他作出决定。而就在这个时候,王进喜突然出声。

    “还等什么,这是害群之马,我们这有四驱沙漠之虎,派人把他们抓回来,严肃处份!”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马晓亮的身边,严肃的看着这名营长。意思就是让马晓亮马上执行他的命令。

    马晓亮低着头,突然抬头和王进喜对视着。

    “他们带着枪,我去叫不回来,强制执行,这小子一根筋,你的办法没用!”

    王进喜很生气,一个小营长就敢这样和他说话。他刚才看着马晓亮的意思就是想让马晓亮去追。

    他是市长,这样的事他有责任马上处理。同时也有在全体常委面前借此事立威的意思。

    龙江很有深意的看了王进喜一眼,很不屑的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他不急,看样子非常的沉稳,完全符合王牌装甲旅作战老首长的处事风格。

    可王浩早就从龙江那稍微一闪即逝的眼光中看出了他内心中的焦虑与不安。一个排,整整一个加强排,还是全副武装的赶赴师部,他们要去干什么。

    政委盛血酬,想了一会,说道“老龙,我看应该派警卫营的同志把人追回来,老龙,这事、、、、、、”

    朱风帆大吼一声“你奶的,无组织无纪律,旅长,你下命令吧,我一定把这些小子给你追回来,我还不信了,他们能打过我的警卫营?”

    丘山岳看了一眼一团团长翁牛特,翁牛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政委李山炮。李山炮暗暗的摇了摇头,看向了王浩。

    王浩沉默不语,这事自己现在没有好办法,不能插手。说小能小,说大能大,非常的敏感,很容易落人口实。

    贺东来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浩,王浩对他摇了摇头,贺东来瞬间明白了王浩一定有办法了,现在就要看别人的意思。

    王进喜主张去抓,只不过是强制抓捕,旅政委也主张去抓,但是去劝解拉回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