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6章 铁血战士(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现场明显分成两派,意思也很清楚,就是要把人抓回来。但是抓回来很容易引发冲突,四营的这个小排长心中究竟想干什么,现在谁也闹不清。

    马晓亮及时的向大家解释了这个排长的来龙去脉。

    排长姓孙,叫孙建康。可却是一身病,这身兵全是在旅里讨来的。他有着严重的膀胱炎,严重到了天天给自己夹着一身尿布的习惯。

    下身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湿的、、、、、、

    而此时让全旅揪心的孙建康一身湿漉漉的新式军服,一步一步的带领着自己排的战士们向前走去,他脚步沉重,似乎还有点惶惑。

    惶惑间,他条件反射地缓缓的向前看了一眼。前方一片茫然,一望无际的草原一片萧瑟,早已失去了清翠的颜色。

    枯黄萎靡,哪还有半点生机,就像他现在所在的旅,早已失去了王牌旅的风貌,连他心爱的战车都被兄弟部队开走了。

    伸出一只手,孙建康擦了把额头的汗水,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刚换的军服。肩章臂章资历牌都没有了。

    八年兵呀,就换回了自己这一身的病。这病治不好了。裤子已经淋漓的湿的不能再湿了。

    那都是自己沥沥不净的小便,回身看看,地旅部驻地成了一个小点。是那么的模糊,这个旅部驻地是他和战士们一点一点的盖起来的。

    孙建康是出了名的孝子。家是晋河省的钧县,那里是出名的好地方,盛产板栗核桃,人民的小日子过的都不错。

    孙建康高中毕业就回了村,当时也没工作,便在家里种板栗,打核桃。凭着核桃与板栗,村里的小青年们都发了。

    去城里炒板栗赚钱,结婚生孩子,也是不错的日子。可孙建康却是当兵离开了村,相比一个月三俩的津贴,自然无法和村里的小青年们比。

    孙建康有个定下来的未过门的小媳妇,媳妇是本村的,眼下村里凭板栗核桃吃饭的小伙子都财大气粗,慢慢的小媳妇便看不上了孙建康。

    几度捎信给部队上的孙建康想退了这门婚事。孙建康一赌气,几年不回家,回不起呀,回家一趟车票不说,里里外外总得买身衣裳,带点礼物吧。

    父亲说了几次,让他复员回来,回来弄板栗,也比在部队赚得多,最起码媳妇不能跑了。

    他回答美丽的草原是国家的边陲,即使我再有钱,生活得再好,也得先保国家,没有国家哪有小家。

    父亲说你这些年在外当兵,小燕就要退婚了,人家想要辆电动车,我都买不起,拿不出钱啊。

    孙建康火了,凭什么给她买,她帮你干什么了,想退婚就退,我不缺媳妇。

    父亲骂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孙建康哭了,他豪情万丈的说,自古忠孝难两全。请爹就原谅儿这一回吧,我马上就能提干了,提干了就是干部了,以后就是国家的功臣!

    国家修建东西阿拉泰大通道,孙建康的加强排主担隧道的贯通工程。孙建康主动请缨,他是班长,三年的老兵,他要求担当风钻队的队长。

    隧道作业是无比艰险的,作业面宽广高达十几米。风钻打眼要分上中下三层。作为队长,他主动承担了上层的位置。

    三年的兵,赶上了,孙建康知道,和平时期,只有自己做的更好才能被部队留下。假如能转成志愿兵,那他离提干就更近了一步。

    他不想被转业,他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累了坚持,想尿憋着。就这样无休止的加班加点中,孙建康病了。

    具体的原因是,他把自己憋坏了,总是坚持再坚持,直到坚持不住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就小便失禁了。

    他的膀胱失调了,过度的憋尿,无休止的站立劳累,使他变得尿频、尿急、小便说来就来,控制不住。

    旅部军医多次找到他,让他住院休息,调养调养,可他就是不听,军医给他开出的请假条都被他揉成了团塞进了上衣兜里。

    最后在耿豹、马晓亮视察隧道工程进度的时候,竟然被这丫的当头浇了一身。马晓亮当时就把他一把拽了下来。

    但拽在手里,马晓亮觉着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咋这么轻。轻松地给拽了个跟头不说,还把人给摔在地上。

    耿豹火了,被这小子浇了自己一身尿,以为他存心报复,不愿意打风钻。可没想到人被马晓亮从上面拽下来就掼在地上不动了。

    急忙抬出去,才发现他脸色蜡黄,裤子早就湿透了。马晓亮看着近乎昏迷的孙建康,小心的,流着泪为这个战士整理着衣装,命令马上上担架,去总部医院。

    这时军医跑过来才知道了一切,可孙建康醒了,醒过来不是因为军医来了,是因为隧道塌了。

    一个排呀,一个加强排都埋在了里面。孙建康成了全排唯一幸存下来的战士!他的一泡尿,救了营长马晓亮和团长耿豹!

    如果不是他尿了,营长和团长还在里面视察!

    一个排就剩他一个,他出名了,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拒绝了采访,拒绝了到军区各部队作报告,又来到了隧道口。

    他跪着哀求着耿豹。

    “团长,你让我下去,你让我去。我们排都在里面,我不能让人家说我是个孬种。我要和战友们在一起,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人一辈子能干几件大事,现在让我打风钻,就是拿着枪上战场,只要我不死,就不能离开战场,那是逃兵,加强连不出逃兵!”

    耿豹铁血的汉子哭了,他默默的说,你就不能给加强连留个种?老子不同意,说什么也不同意。

    于是孙建康成了加强连的连长,他成了加强连的种子,又组成了一个加强连,继续冲到隧道中打风钻。

    东西南北大通道工程全线贯通了,总理亲自来了,亲自授予孙建康大红花,奖章,他们一排十几位英雄,和总理一起留影纪念。

    当通车的那一天,十几名英雄,坐着新式的豪华大巴,行驶在他们亲手修建的大通道上。

    路边的山上是一座座的新坟,那里面是战士们的遗物,大通道每一里,每一处都撒满了战友们的汗水和鲜血,这是在烈士的遗骨上建立起来的通道。

    一路贯穿东西,举世瞩目!

    这是一条精神的大路,也是见证历史的一条血汗之路。东西大通道工程,是装甲旅谱写的一支英雄曲,一支奋斗的歌,永远都是整个装甲旅的骄傲,是他们的自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