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797章 最敏感的时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孙建康在回忆着,常as委们在商讨着。分歧越来越大,主张直接逮回来的人越来越多,总工程师身为沙哈拉市、市长的王进喜也主张马上进行抓捕。

    最为忐忑的就是三团团长耿豹,孙建康是他的兵,孙健康的提干也是他一手安排的的。

    虽说这小子当时尿了他一身,但是耿豹对孙健康还是很赏识的。和平时期不缺士兵,但缺的正是这样一根筋,把一件事情进行到底,坚毅不拔的好战士。

    耿豹当即请缨,一定要把人给抓回来,如果不抓回来,以后担责任的就是自己。自己逃不脱识人不明,教育不力的责任。

    “首长,我去,我去把这小子抓回来,这是我的兵,我一定不会让他整出事的,就是当场毙了这小子,我也得毙了他!”

    龙江没有说话,最适合去抓捕孙建康的其实还只有耿豹与马晓亮。这两个人是孙建康的直接领导,是逃不脱干系的。

    十几名常委纷纷出声应和,都认为耿豹应该去。现在是装甲旅最为敏感的时候,所有的人,所有的兄弟部队都在注视着装甲旅的一切。

    正当龙江要点头应允之时,王浩出声了,这小子哼了一声。把从草地上折下来的一个草芥吐在了地上,清了清嗓子,很随意的看了看大家,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龙江。

    “抓回来?开玩笑,他是排长。带着自己的排有权利出去拉练!为什么要抓回来,让战士们跑跑,释放一下压抑的心情不好吗?

    龙书记,现在是我们王牌装甲旅最低糜的时候。战士们的思想都很压抑。既然压抑,就全旅拉练吗,加强排带着装备,作为先头部队,已经给我们做出了表率。

    我们整个旅可不能落后呀,我建议全旅拉练,轻装上阵,赶超加强排,看看到底谁比谁跑得快。

    追上加强排的有奖,加强排的同志们回来后也要接受表扬!龙书记,您看呢?”

    龙江听完王浩的话虎目一震,他真没有想到这个好方法,一举数的。他撇开常委们快步走到了不远处席地而坐的广打指战员们的身前。

    看着上万的指战员们,拿起喊话器,声音威严的说。

    “全体起立,以连排为单位,目标正南方,跑步前进,要追上全副武装,坚持辎重拉链的三团加强连!

    我倒要看看,是我们三团的加强连厉害,还是你们这些小子牛气!我告诉你们,谁要是比加强连跑得快,到时我就嘉奖谁!”

    话声刚落,眼前上万名干部战士,全部起身,由连排长组织,秩序井然的全力向正南方,急速的冲了出去。

    龙江扭回头来,缓慢、颇有深意地看向王浩。王浩一脸笑意,心中暗叹,不愧为老旅长呀,举手投足之间运筹帷幄,没有一丝一毫的焦急神态。

    龙江缓慢的收回看向王浩的目光,神情沉稳的说道。

    “不论是哪种情况,加强排的这次拉练,毕竟没有请示,没有汇报,不予表扬。这件事本身提醒了我们。

    无论什么工作,一定要严肃仔细,决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不能马虎。

    思想放松了就会出纰漏、出乱子。不要把事情的本身看得过于简单,要想想,往往是简单的事情,会引发出更大的麻烦。

    即使我们修正了方向,但任何作为都不能美化现实,特别是现在的特殊情况下,就一定会有特殊矛盾出现。

    每一名战士,包括我们自己,现在都面对着去向走留,干部战士暴露的思想问题很现实。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是满天飞沙的大沙漠。我听说很多同志已经找好了去向,他们接受复员,回家乡参加地方建设。

    对此我不发表意见,也不做与评判。

    有的干部战士想留下不想离开,想跟着大伙一起去搞建设,这样的人我们欢迎,他们战胜了自己,他们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在此我宣布,家属可以随军,啊,是一同前往。这些想留下来,想带家属一起跟着党,跟着组织走的人,都是有本事有前途的年轻人!

    我龙江举双手欢迎!

    总之,一心想着我们旅,留恋着部队的好战士都不想走。我们旅虽然撤编了,但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少。

    还有很多问题是相互扯皮的,不管我们去干什么,走到哪里,你们都要记住,你曾经是王牌装甲旅中的一员!

    不论你有什么问题,不论你干什么工作,都要记住我这句话。思想决定一切,只要没有一个好思想,要是在思想方面出了岔子,那么方方面面都会出岔子!”

    说完,看向停在身旁的沙漠之虎,大手一挥“都上车,我们去督促拉练!”

    旅部警卫营的营长朱风帆带头跑向了沙漠之虎。崭新铮亮的沙漠之虎闪耀着耀眼的金属光泽。

    二百来辆一色全新的沙漠之虎和几百辆崭新的运兵车一路南下,烽烟滚滚的向南方师部的方向追去。

    他们要去接回自己的战士,要让战士们累了以后坐上自己的战车。这是全体常委们能给战士们最好的礼物。

    每一个战士都是装甲旅最好的孩子,作为他们的共同母亲——装甲旅,是不会丢下她每一位孩子的。

    沙漠之虎和运兵车仅仅三十多分钟就追上了加强连。孙建康被请上了运兵车,和一起拉练的战士们转身返回了旅部大营。

    常委们总算松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加了双岗的加强连连部,大家一起走向了常委会议室。

    会议接着继续,旅政委盛血酬第一个发言。他清了清喉咙,开始了严肃的话题。

    “同志们,我们都知道,撤退比进攻更需要纪律。因为进攻的时候将士们只管往前冲,无所负累。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攻克目标!

    但撤退就有所不同,所有的一切都松懈下来了。我们现在要做的,要强调的问题很严重。

    我提议,全旅指战员,要从我们的实际情况出发,多层次、多侧面、多渠道地展开顾全大局教育,运用党的要求,广泛开展谈心活动。

    要从根本上稳定军心,鼓舞士气。各级各部门的党支部建设要紧抓不放,要同时保证多数支委在位,使基层连队党支部形成集体领导。”

    龙江点头称是,盛血酬等于在全旅加上了一条维系整体的、无形的、坚韧的纽带!

    龙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责任到人,各常委多是各团团长,也就不容置疑的负责各团的指导劝解工作。

    要求谁出了篓子谁负责,只要发现问题,马上处理,引发出重大问题的,领导负主要责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