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11章 烈火战车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班副发动汽车向前冲去,三班长矮身趴在后座上端起了枪,随着一声声清脆的枪响,一枚枚黄铜弹壳在夜色的萦绕下闪着金色的光跳跃出来。

    楼前破碎的汽油桶还在燃烧着,整个大院亮如白昼,随着班长的精准点射,四周的枪声顿时被压制下来。

    全营最好的枪手,枪法的确很准。只要动图份子别露头,稍一露头便会被三班长一枪爆头。

    班副驾着指挥官横冲直撞,走着z行加s行路线,车速快如闪电,目的就是为了引出匪徒们的狙击手和火箭筒兵。

    如此打法,使对方指挥者大为恼火,四枚火箭弹隐秘的从四个方向射出,分别从前后中间三个地方对汽车进行袭击。

    三班长看准了其中一个最近的发射点,大吼一声,给我冲过去。班长脚踩油门,离合换挡,巧妙地躲过了火箭弹,飞速向发射点撞击过去。

    完全不顾性命的打法,把动图份子吓傻了,他们本来就是不要命的匪徒,被洗了脑的,本就自命不凡,无人能敌。

    可是哪见过还有比他们更不要命的,他们现在才知道那句在世界上流传已久的老话千万别惹z国人!因为他们是死神!

    z国历来被称为世界的忌区,他们记起了教官的一句话:z国,永不害怕骚扰于侵略,只要有人敢来,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想不到,现在就是验证这句话的时刻。就在班副把自己藏在驾驶室仪表盘后面,没头没脑的向他们冲去的那一霎那间。

    军营后面,下水井里,高楼上,本来寂静无一物的整个装甲旅部,不知何时乌压压的冒出了上万名军人。

    他们视死如归,他们同仇敌忾,他们手中握着铁锹搞头,没命的冲了出来,见人就劈,见人便砸。

    从未见过的打发,从没有探讨过的战术。在这个讲究高科技,信息化的全新战场定位的新式打发中,们终于领教了什么是z国军人的暴怒。

    匪徒们已经来不及瞄准了,也来不及换弹夹了,他们吓傻了,只能原路向后跑,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可惜刚才还威风八面的火箭筒兵,现在在也不顾及什么火箭筒了,沉重的火箭筒扛在肩上只是一种负累。

    背负着火箭弹的匪徒更是抛下弹药,撒着欢的向后跑,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假如可以,他们现在宁愿变成一条狗,哪怕四脚着地,只要能保住性命就行!

    穷寇莫追,外面漆黑一片。旅部各处的路灯已经熄灭,动图指挥者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三班长和班副不在掩饰,毫不犹豫的发动汽车向敌人追去。三班长手里端着八一杠,肆无忌惮的向匪徒们扫射着。

    看着匪徒们鬼哭狼嚎的奔跑着,三班长终于找到了感觉,他把枪调到单发的位置,专门打起了点射。

    子弹终于打光了,三班长信手把八一杠往车内一丢,匪徒们大喜过望,指挥官嗷嗷叫着指挥匪徒们又冲了回来。

    犹犹豫豫的匪徒们看清三班长真的没子弹了,于是咆哮着一起冲了上来。没想到刚冲上前两步,三班长嘿嘿笑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

    一扣扳机,顿时结果了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匪徒。后面赶上来的匪徒真被吓破胆了,把手中的枪一丢,转身掉头就跑。

    指挥者气急了,扯过身边一名匪徒的ak,对着这些挑头逃跑的动图份子便开了枪。

    “临阵脱逃,都给我回去,他妈的,回去!”

    进也是死,退也是死,看明白后面是手枪,前面是ak47。匪徒们终于做出了决定,他们艰难的顶着手枪子弹,迎头向汽车包抄过去。

    尽管不住的有人倒下,但急红了眼的匪徒们已经不管不顾了。他们一起端起了枪,向三班长开了火。

    汽车一个急刹,紧接着一个漂亮的甩尾向军营驶去。车中三班长侧卧在后座椅上,嘴里冒出鲜红的气泡,断断续续的说。

    “开,开你妹,我一世英名都,都让你毁了。老子,老子什么时候逃过,就是,就是逃回去了,还不是要,要复员!”

    班副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紧紧地抿着嘴不说话。被三班长骂急了,他大吼一声。

    “我干你姥姥,就你这熊样,还惦记我妹妹。眼看着这口气就上不来了,我这是给你留点念想,你就是现在昏了,也得给我记着,我把我妹子给你留着呢。

    没事,不就被穿了个窟窿吗,咱旅部的手术室先进着呢。你先晕会,等你醒了,我把我妹子送给你、、、、、、”

    班副一个劲地说着,他知道现在唯一的方式就是促使班长和自己说话。只要再坚持两分钟,前面就是旅部医院。

    可是后面一点声音也没了,他不仅扭头看了一眼,大吼一声。

    “草泥马,我干你媳妇,你听明白了吗?”

    “我、我,我还没娶你妹呢,你,你这是!我,我干你妹!”

    班副一打方向盘,猛的离合、换挡向旅部医院开去。他心里这个气呀,草你妹的,斗了这么多年,总是自己吃亏。

    可不是吗,这小子还没娶媳妇呢,他惦记的是自己的妹子,自从妹子那次来军营看自己,就被这小子惦记上了。

    这下倒好,自己把妹妹也给赔进去了。自己和他斗嘴,每次都说干他媳妇,他媳妇是谁呀,是他妈自己的妹妹!

    后面的追兵越来越急,所有的子弹都打在了后备箱上。噼里啪啦的子弹砸在车上使班副心里更加混乱不已。

    他不知道这破铁皮能挡多少子弹,也不知道这破发泡膜车座能阻挡多少攻击。

    他就这样加大油门向前冲着,此时他多希望战友们能从侧翼冲出来,能帮自己一把。

    眼看着旅部医院的大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猛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

    他乐了,嘴角无力的抿出一抹微笑。一下,两下,三下、、、、、、

    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的视线,越来越迷糊。他可以向妹妹交代了,不用去说服自己那个倔强的妹妹了。

    妹妹是高材生,是军校的高材生,怎么能嫁给自己的班长,要嫁,那也得嫁个一杠三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