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15章 填鸭的需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到两人下车,李钰袅袅的上前,不过动作中还似乎带着一种牵强的附加。

    “你们可真厉害,让我在这等了二十多分钟!”

    说完小妮子竟然故意跺了一下脚,这一脚差点没踢到安得利的心里头。

    看着李钰细眉微蹙,杏眼心惆的摸样,安得利急忙接话说道。

    “那什么,路上,路上塞车,对,对不起!”

    “哎妈呀,塞车,你骗鬼呢,哪有人大过年的爬象山!我说你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有男人味哦?!”

    李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令王浩心中一震。

    都说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更有周幽王者——不惜‘烽火戏诸侯’,以亡国乃至不惜一切的代价,就是为了博取褒姒一笑,想不到今天毫不费力的就能看到李钰一笑。

    李钰的笑,相比褒姒一笑更为有型。想那千古的美人儿也真不过如此,或许在李钰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因为李钰的笑,让人不禁联想到那巾帼英雄,联想到英姿煞爽的红颜。再突然配合这一身完全新潮的打扮,简直使当前的王浩和安得利呆若木鸡!

    看着两人傻愣愣的摸样,李钰竟然主动挽起安得利的手臂,小声说了一句。

    “走啊!难道要一直站在这里?”

    安得利傻了,真傻了,这丫的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先前追女孩子,连人家手都没摸过。

    他瞬间面红耳赤,木讷的手臂现在好像僵住了。生硬并且挺直的想要向前摆动,但被李钰挽着,还好没有大的动作。

    可心中劝解自己不要紧张的安得利还是出了岔子,这厮竟然右臂开始随着右腿摆动,走顺步了!

    王浩哈哈大笑,李钰见状后可爱的琼鼻皱了皱,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浩,接着竟然出人意料的,又紧了紧挽着安得利的胳膊说道。

    “你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不成器!”

    李钰嘴上这样说着,其实心中一阵欢喜。王浩的恶名在京城太子圈里传的太邪乎了。

    什么这小子结婚时有十几个伴娘,十几个伴娘穿的都是婚纱,谁知道他和谁结婚呀,他就是一花心大萝卜,许薇算是倒了霉了。

    面对这样总总的,琳琅满目的疯传,李钰心中一直都是忐忑的。她不知道安得利是否也受到王浩这样的影响。

    安得利是王浩的家庭内卫,其实另一种身份李钰是了解的。自己的爸爸是国之上将,想要调查一个安得利,还是有些方法的,更何况他爸爸主管着专属作战!

    现在看到安德里这种德性,骨子里其实排斥西方人的李钰,此时的心悄悄地起着变化。

    他是个绅士,是个好人,并没有被王浩教坏,是个不可多得好郎君!

    说实话,李钰喜欢高大威武的男性,这多少与李常山有些联系。李常山一米九,长得膀大腰圆。

    又是上将,军功显赫。李钰自打军校毕业便在部队服役,见的多是铁血儿男。所以少女的心,多少都沾染着被英雄宠的梦。

    李常山特殊的身份,使他居住在象山雷达站的军营里,也就是山中的一处小楼。楼孤零零的耸立在山岗上。

    有一条石头台阶沿山而上,正好位于山峦中的平地上。放眼望去,整个象山尽收眼底,真是绝好的景致。

    看到王浩进门,李常山迎了上来。同时出现在门口的还有李军。李军哈哈笑着一把将王浩拉进了屋。

    正当王浩莫名其妙的时间,只见张婷婷扭捏的从厨房走了出来。

    “王哥,您来了,我给你们冲茶去!”

    哎妈呀!

    王浩这个郁闷呀,他不由得看了眼李军,当胸照着李军就是一拳。

    “你小子,下手够快的呀,我可跟你说好了,你可不能对不起我么妹妹!”

    李军赶紧点点头,解释说。

    “老大,我才刚进门,刚刚知道他在京城,和你前后脚,我没骗你,绝对没骗你,我上次去牡丹后就被我叔发配中东去了,这刚回来。”

    “编,你就编,刚进门她就知道你们家茶叶放在哪?”

    胡闹过去后,王浩不由得看了一眼李常山,李常山装作没看见。于是王浩只好跟着李常山在沙发上坐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张婷婷端茶上来,李常山请王浩喝茶,除此之外,李常山就一直盯着国家领导人走访慰问群众,给群众们拜年的新闻。

    直到一杯茶快见了底,王浩端起茶壶给李常山续茶之时,李常山才开始审视王浩。

    气氛一时不由得有些安静,自从王浩端起茶杯的那一刹那间。李常山就和王浩那样对视着。

    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唯一的交流,就是眼神的碰撞。王浩看的出来李常山有很多话想要对自己说,却假装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手托着茶杯掩饰着。

    王浩假装看不出来,也不问。他知道,李常山没有想好,心中还没有作出决定,只要决定了,他想好了的那一刻间,肯定会和自己说。

    现在不说,自己就是他的客人,说了,恐怕瞬息之间就会变成子侄。这些关系的微妙,往往就在一瞬间。

    下层与上层的交往,都需要有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是需要经过思量和考究的。

    李常山面色严峻,由先前的一脸平和,慢慢的转为低沉。王浩为他续茶之时,李常山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

    并没有客气,也没有道谢。眼神中仿佛有着无限的阴郁,含着太多复杂的纠葛,始终还是没能做出决断。

    “伯伯的茶真好喝,我第一次喝这么好的茶!”

    “哦?”

    李常山靠近嘴角的茶杯略微停顿了一下,继而轻轻地抿了一口清茶说道。

    “你小子,你爷爷家的好茶多了,就是你岳父那,我相信再没有人比他那还有更好的茶!”

    “他那是福利分的,没您的香。高温茶,能有什么喝头,品不出香味,一贯使然。在家里喝茶,就像上课,纯属为了解渴,补充水分而喝茶,喝不出什么香味。”

    李常山的眼中精光一漏,不过瞬间便掩饰住了。他立刻听明白了王浩的意思,王浩的意思很简单。

    就是说家长的例行教育,和老师在课堂上讲课一样,都是填鸭式的,是学习也得学,不学也得学,纯属为了解渴的需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