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22章 酒品人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上楼,一会竟能把生气的父亲劝解下来,看样子还似乎消了气。李钰不禁莞尔,急忙收拾桌子,热了遍饭菜,请大家上桌吃饭。

    新年第一天,这一来一去,到了下午三点了。李军开了瓶军供茅台,给大家满了一圈,几个女人不喝酒,李钰给她们一人一听椰奶。

    酒水都满上了,李常山认真地看了眼王浩,端起杯子。

    “今个新年第一天,好事成双呀,来,走一个!”

    呃!

    他们用的是三两三的玻璃杯,一来就走一个,还好事成双。

    李军只感觉有点头大,端着酒杯没作声。

    王浩心中笃定,李常山这么说,就是不再计较女儿和安得利的交往。

    更何况李军也在,李常山无子,李军又是他们李家唯一的男丁,现在能和张婷婷走到一起,看来李常山还是很欣慰的。

    “李叔叔,我敬您,祝您新年快乐,事事如意!”

    李常山撇了撇嘴,心中感叹奶奶的,我如意个屁。哎!孩子大了不由娘呀!媳妇也不在了,女儿也要被人拐跑了。

    不过他却没有说出来,而是点了点头。

    安得利人精般的人物,哪能听不出李常山话中的意思,赶紧高举着酒杯说。

    “李伯伯,我们敬您,愿你福如东海,事事顺心!”

    李常山看着安得利哈哈大笑。

    “好,干了,不过 ,这伯伯是不能叫了,叫叔叔吧!”

    李常山说完,一口干了杯中酒,辛辣的浓香高度白酒,刺激着,瞬间麻木着李常山的味蕾,李钰赶紧为爸爸夹了块大盘鸡,放到李常山的面前。

    “爸,您慢点,哪有这么喝酒的?我给你做的大盘鸡,你尝尝怎么样!”

    李常山看了一眼女儿,夹起鸡肉吃了口,转眼瞄了一眼安得利,又看了看这一桌子小辈,张嘴招呼着。

    “吃,都吃,看我做什么,难不成你们都不会吃鸡?让我给你们做示范?”

    呃!

    几个人一愣,这怎么也是个上将呀,怎么能这么说话。‘吃鸡’偶肋了个去的,今天有电话呀,老王请吃鸡呀

    几个年轻人,不由想起当下街头流行的一段顺口溜,想笑,又不敢笑,只好一人夹了块鸡肉,专心的对付起来。

    李常山吃鸡的时候,还不忘了撇一眼安得利。这小子长得,一看就是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不简单呀。

    还没开春呢,就穿个衬衣夹克,这得冻死?不过这身打扮,到很简约,更显的随和不落俗套。

    李常山暗暗点头,人是很精神,穿着打扮,脾气秉性,哪都不错。但一想到要配自己女儿,没来由的就是嘴角一撇。

    “小军呀,倒酒呀,你这小子,吃鸡没够呀,麻利的,给我都满上。”

    李常山作势呵斥着李军,指着大家面前的空酒杯。李军嗯嗯的点着头,又拧开瓶茅台,分了。

    王浩不禁向安得利使了个眼色,安得利会意。这是让自己敬酒呀,敬酒就敬酒,谁怕谁。

    安得利自小就在葡萄酒窖中长大的,爱尔兰高贵的贵族血统,那全是用葡萄美酒与白兰地给熏出来的。

    其实他早就想要敬酒了,只是觉得有些唐突。今天是自己第一次来李钰家,更何况刚才还出了个小插曲,他不得不万分的谨慎。

    安得利刚想举杯,不料李常山又端起酒杯说道。

    “来,继续走一个,我刚才就说了,好事成双,干了!”

    噗!

    说干就干呀,大家从中午到现在,一直空着肚子呢。两杯白酒下去,就是小七两。其实说起来桌上的都有些酒量。

    王浩一天到晚在酒场上混着,安得利那不要说了,除了开车,就是开车喝上二斤也不在话下。

    李军更不用提了,年纪轻轻的,现在就正团了,没少用酒修理他那些兵哥哥。

    李常山,看来是打错算盘了,上将也有失误的时候。自从去了大西北,李常山酒量剧增。

    本就心情不爽,再加上人生情感的无奈,又逢大西北那恶劣的天气,那是背着酒葫芦下去视察呀。

    西北军,人人都喝酒,还是大碗喝,拿大茶缸子喝。为的就是一个抵御风寒,抵御风雪!

    为此李常山特地让建设兵团建了个酒厂,那酒全是纯粮食酿出来的。辛辣威猛,度数最低的55度,直供部队,对外不卖。

    夜晚零下四五十多度的天气,巡逻小分队,都是暖瓶装着酒,巡逻一路喝一路。对此,上面领导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环境所迫,无可奈何由他去吧!

    所以李常山现在心情不爽,是不太爽。因为他心疼,真心心疼自己这个女儿。女儿就是他的一切,就是现在将军所有的一切。

    这个汉子现在想的就是要修理修理这帮小子,奶奶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想让我答应了,没有三两三,我看你怎么下梁山。

    李常山端着酒杯,风轻云淡的笑着,不经意的问道“小安子啊,你在z国多久了,我听说你家是大不列颠的?”

    噗!李钰刚喝了口椰奶,全喷了。

    “爸,人家叫安得利,是英文名,不是小安子,小安子那是太监!”

    哄!

    这下大家实在忍不住了,李常山也是老脸一红。他就是想泄口闷气,在这些小辈面前,也装不得严肃。

    可想想,自己刚才的话,的确不和身份,故意咳了一声说道。

    “嗯,那啥,喝酒,满上,吃菜。安,安得利,你说你这名起的,我一叫你,就想起那个安德海,哈哈哈,还真是搞笑。

    这里还住的惯吗?以后还回去不?那边还有亲人吗?他们身体还好吧,是做什么工作的?”

    安得利面色有些怅然,一口喝了自己杯中的酒,说道“我妈就是annie,除此以外我没妈。

    身在z国,心就在z国,此生不悔,此志不渝。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我小时就在这里长大。

    回去,我谁也不认识。在这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的一切,还有我喜欢着,深爱着的李钰。”

    安得利说完,起身拿起酒瓶为李常山和大家又添满了酒,然后才规规矩矩的回身坐好,眼光笃定的看着李常山。

    李钰满面羞红,偷偷地拧了一下安得利,不想被这家伙一把将李钰的小手给握住了,李钰当时满脸更加羞红,抽了两下,却没能抽得回去。

    李常山心中一乐,都说外国人直率,敢爱敢恨,口无遮拦,现在看来,这个安得利人还真不错,很诚实。

    于是不由得心中有了一丝放松,好感又增了几分。李家是高干家庭,李常山接触的多是自己的兵娃子。

    或许是出于对家庭的愧疚和对女儿的爱,李常山并不喜欢这个和自己有着类似经历的女婿。

    在他看来,他们这种时时刻刻,身负着国家使命神秘军人们,根本不可能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什么温暖和安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