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23章 酒是嫁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那些兵娃子们,哪个见了他,都和老鼠见了猫似得。哪有安得利这般大胆的,敢和他平起平坐不说,还敢当着他的面拉着女儿的手对自己说话的。

    并且安得利眼光清澈,对家世不否认,也不隐瞒,浑不在意,这就说明他心理坦荡,做人做事光明磊落。

    “嗯,好一个身在z国,心在z国。那么我问你,小安,啊,不,安得利呀,你这工作,难道一辈子给你弟弟做个司机不成?

    你有什么规划么?在事业上,就没什么打算?”

    “我想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帮我弟弟分担点。这也是母亲的意思,我们家业颇大,最后我会主掌的。

    这是弟弟的意思,也是家母的心愿。现在我能帮着王浩,我自己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上次就连总理我都见过了呢。

    他,他老人家还表扬了我!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等以后王浩不需要我了,我就和钰儿去管公司。

    把集团的事业往更大更高方向发展,具体计划嘛,李叔叔您要是想知道,回头我那有份详细的计划书,还请您帮我分析分析!”

    李常山大手一挥,哈哈大笑“你小子,你给我个军事地图还差不多,让我看经济规划,你这是将我的军。

    年轻人,有计划,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就好。我看你的计划还是留着自己看吧,我看不懂,你给我,我看一眼就头疼!”

    不想安得利突然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李叔叔,我这个计划关系到您,你是军中上将,挥斥方筹,带兵打仗您都不怕,别说一个小小的计划书了。

    也就是选定目标,攻克堡垒而已。

    您下命令,剩下的事,我去指挥!

    你一定要帮我把把关,实话说,现在在z国的主要业务,全都压在我的身上,我是真心想求您帮我看一眼的!”

    安得利说的没错,现在除了高科技,打造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技术产业以外,已经开始向药品、行业下手了。

    王浩的私密药方起了大作用,第一批新药推出去后,就获得了巨大的利润,患者反响良好,临床试验证明效果突出,无任何不良反应。

    现在各大医院,各大军区纷纷订货,供不应求。只是因为,小独角兽的血液一次不能提取的太多。

    既要保证小独角兽们的健康,还要保证药材的供应不出质量问题。这就是个大障碍,也是企业发展的瓶颈时期。

    所以安得利会有此一说,他知道李常山在军中的影响力。安得利很久以来,心中就有着一个庞大的计划,已经和王浩商量了许久。

    现在借着机会说出来,王浩心中顿时眼前一亮。不由得暗叹安得利见风使舵的本领,心中很是赞叹安得利的机灵勇敢。

    “嗯?还有这么一说,你小子,这是赶驴上架呀,那也好,有机会你拿给我看看。”

    “好嘞。”安得利等的就是这句话,很爽快的答应着。

    李常山哈哈大笑,又想举杯,不料李钰不开心。

    “爸,今天新年第一天,他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去拜访呢。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他们,让他们多吃点!”

    李钰嘟噜着嘴,嘴角上都能挂上个酒瓶子了。李常山想想也是,自己一开始纯属憋了口闷气,现在这口闷气不知不觉的撒光了,也就没必要灌这些毛小子们了。

    “好,那就吃菜,酒随意,看来我的酒不好喝呀,是不是你们哪有什么好酒呀?”

    王浩赶紧打圆场说道“李叔叔,您还别说,您这军供茅台,我以前也喝过,真心说,可没喝过比这还要这好的,你是不是把包装换了呀,这酒绝不是军供的!”

    “嘿,我说你小子,我地下室你去看看,当初老子从西北拉回来一车,我亲自开车拉回来的。

    还真让你说着了,你知道吗,这是二十多年前的酒,纯着呢。当然和你现在喝的不一样。

    下面地下室里那箱子都风化了,再过几年就成灰了。我是不常回来,所以这车酒只喝了那么几箱。

    当初可是我五年的工资从后勤买回来的,告诉你说,买的时候已经窖藏了十多年了。

    哈哈,好东西,好东西呀,真想不到,你还能品出来。李军呀,吃完饭给他两个一人抱一箱回去,别忘了啊。”

    李军不禁扣了扣耳朵,他以为自己耳朵眼里长了驴毛了。奶个腿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平常我要一瓶都小气得要命,这一出手就是两箱,人比人气死人呀!

    “不行,两箱子,你知道现在你这酒拿出去值多少钱吗?两箱,我那个乖乖,恐怕一瓶万,两箱12瓶就得小一百万呀!”

    李常山嘿嘿大笑“不亏,你这个混小子,真不亏。那啥,王浩不是要给我块玉吗,换了!

    就这么着了,谁吃亏谁占便宜,那我就不管了。我一辈子没什么财产,就国家给我的这套院子,再就是我地下室的那车酒了。

    你也别生气,就你爸来了,我也只给一瓶。我得留着卖,卖了给我钰儿作嫁妆。平时的工资我不是捐了就是喝了。

    王浩呀,回头这是你帮我联系联系,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什么,香港的佳士得就有拍卖我这酒的,能卖就卖了吧!”

    李钰抽回了自己的手,一把抱紧了李常山的胳膊。她真心没想到自己的爸爸会是这样想的。

    原来那些酒都是给自己留着的,以前自己想要几瓶都不给。有一回她偷着搬到车上一箱,想要拿到部队上分给几名战友。

    被李常山发现了,生给夺了回去。原来爸爸的心在这等着呢。自己当时还和他生气,竟然三个月不接他的电话。

    李钰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的一个劲的往下掉。酒桌上顿时显得气氛有些伤感。都以为这小妮子是感激的,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

    李钰现在只剩下后悔了,后悔这样对自己的爸爸。她误解了老爸的一片心,误解了老爸对他的一片真诚厚爱。

    气氛有些尴尬,王浩掏出了烟,几个人点上烟,看着饭菜默默的抽烟,谁也不说话,良久,李常山长叹一声。

    “比我们家穷的有的是,大西北苦呀,那些孩子冬天还没鞋穿,脚上只包个羊皮筒子。

    这是一种悲哀,我于心不忍呀。

    我是名军人,虽然不管经济发展,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王浩呀,你这次去沙哈拉,既然是常务副市长,主管的就是地方经济。

    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多拉些投资,在解决石油建设方面的困难以后,为xj自治区的人民,多做点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也算,帮我了了这份心愿,我在那里二十年了,二十年来,我就没攒下一分钱。全捐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