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25章 雷翻二大爷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只是对国家的古文化兴趣非常浓厚,如果不是喜欢,如果不是在文物局工作,可以整天间接触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周星南说什么都不会要文物局这个正厅级教研员的身份。

    此时看着王浩一脸的激动,周星南没来由的心底一阵厌恶,厌恶之感愈来愈盛。

    国内的官员,现在多把方向选在了古玩字画上面。成天道貌岸然的摆着一副学生样,装模做样的到处求教。

    看到这幅嘴脸,周星南就一阵难过。以前当官的收礼,也就是收些烟酒糖茶,慢慢的开始现金支票,最后别墅房产。

    这些东西都容易出事,所以,很多人学聪明了,不收了。你上门送礼,送的再多,我不收。

    有那心思大的贪官,手里端着个小紫砂壶,把玩过来把玩过去。面对送礼的,也不说撵人走,也不说请人坐。

    只拿个茶壶请人鉴赏:我跟你说,看了吗,这可是时大彬的,绝对的,地到货?呵呵,那是不可能的,我手里这个就是个仿品。

    紫砂这东西

    看是给人讲紫砂,其实等于向送礼的透着话呢。

    转身送礼的回去了,随便在哪弄了个稍微上眼的什么紫砂、玉壶的仿件,又提着去了。

    “老爷子,您看,我近来淘换了个物件,300块在地摊上买的。你帮我长长眼,我想换你上次你让我欣赏的那个时大彬的紫砂,这样可好,我们换换,我回去慢慢欣赏。”

    好吗,一来二去,换了。这天,这送礼的又安排另外一个人来了,你说,什么人。那名头大了,脑袋上头衔一大堆,什么:

    z国古玩界字画研究员,什么紫砂研究员,什么收藏协会会长,什么字画届理事的。

    双方分宾主坐下了,话刚聊了几句。古玩界紫砂协会理事一打眼,看见了,那博古架上摆着呢。

    “哎呀,老爷子,你这还有一高档货呀,你看这款,再看着工,再看这料,可了不得了,您这是高档霸气上档次呀。

    可您也不能摆着呀,这是低调奢华有内涵呀,我跟您说,你这东西是八百年前玉皇大帝的尿壶呀,现在价值能有小一千万。

    可否割爱让给我了,我出一千一,我收藏,要不我和您换!”

    好吗,当官的乐了,这不正是上次和那家伙换的一个什么夜壶吗,感情值这么多钱呀,卖了!

    啊,不,人家那不叫卖,那叫转手!

    通过这些事,这就是变相的行贿与受贿。可惜呀,没法定性,你怎么说,怎么查!

    人家没收礼,使用自己的心爱之物相互交换来的一个藏品,谁知道值这么多钱呀!知道当时那小子,也不能和我换呀。

    那小子交代了,您蒙我吧,我哪知道呀,我要知道那东西这么值钱,打死我,我当时也不敢和他换呀,那是犯错误呀。

    再说我拿去卖了,我这辈子就不用愁了,我还用得着辛苦做生意,起早贪黑的赚那三瓜俩个枣的辛苦钱?

    所以,双方都无罪!

    每每想起这些官员们的狗脸,办的这些事,周星南就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他看着王浩,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是蔑视,就是鄙夷。

    什么东西,蛀虫!害虫!贪官污吏!

    周星南抽回自己的手,看了一眼贺东来。他和贺东来是发小,自小就在一快玩耍,那是光着屁股长大的。

    只不过周星南比贺东来要大,不仅大,还能大上十多岁。那是小的时候,周星南经常带着小贺东来到处玩,什么下海捉鱼,入湖捉鳖,好事坏事都干过。

    不但如此,还带着小贺东来去果园偷人家西瓜,小西瓜蛋子刚长出来。两人偷了,没地放,干脆揣在肚兜里。

    当时被人抓了,一看,好吗,自己村里的娃。不能打,不能骂,教育一顿,问问话吧。

    “你小子,为什么来偷瓜?”

    “没,二大爷,俺没偷!”

    “没偷,还敢撒谎,肚子里,肚兜里是什么?”

    小贺东来眼珠子滴流烂转的看着周星南,张嘴说道“二大爷,我们没偷,星南哥肚子上长得是大,所以大,看起来鼓鼓囊囊的。

    那是奶子,不是西瓜!”

    呃!

    当时二大爷便被小贺东来给雷倒了!周星南趁机抓起贺东来的胳膊就跑,两人撒了欢的往家跑。

    二大爷笑得前仰后合,等反应过来,人早没影了,上哪追呀。

    贺东来他爹是大官,只身在外做官,家里只有贺东来他娘和老首长在村里住着。

    难道你能去人家家里找人家他妈,说你家孩子偷瓜不承认,说那是身上长的奶子,所以鼓鼓囊囊的不成?

    到现在想想,真是只能一笑了之。

    却不想这小子,竟然也迈身步入了官场。做官就做官,但不能和小时候一样坏呀。做官就得心系百姓,胸怀天下。

    现在看来,这个个小子是从胎里坏。都从哪认识的这么一帮狐朋狗友呀。张嘴就要认自己当老师,你受贿贪污不要紧。

    还想学学专业,学习完专业贪得更大!

    周南星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冷冷的看了一眼贺东来,指着贺东来的鼻子说道。

    “我不管别人,别人我也管不了,我告诉你贺东来,从小我就看你不是个东西。长大了还不是个东西。

    对不起,从此以后,我们各走各道。我与你再无瓜葛,以后就当不认识。

    我是个学者,是个研究员,但我不会用我的知识,用我多年积累的经验帮你们这些贪官污吏们鉴定什么真伪,使你们获得非法的利益。

    你省省吧!你还记得你爷爷吗,你们的良心都给狗吃了吗?大西北的孩子们缺衣少被,吃穿都困难。

    你倒好,给我简绍个什么贪官,跟我学什么古玩鉴定。哼!真是笑话,真是让我感叹涕零呀!”

    周星南说完,起身就走。贺东来莫名其妙,这都哪跟哪呀?王浩眼疾手快,一把赶在了贺东来身前,气愤的说。

    “慢着!周教授,请留步。有些话还是说清楚了比较好。我这人不喜欢被人家说三道四的,更不喜欢被人家污蔑!”

    周星南哈哈大笑,他身旁的两名学生,颇受老师的影响,也都是刚正不阿之流。看到王浩想要刷横,拦在身前,顿时将老师护在身后,摆开了架势,横眉冷对的看着王浩。

    常年的野外生活,常年的考古经历,常年荒山野岭,孤坟野径的锻炼。

    使周星南的两名得意弟子锻炼的虎背熊腰,胆气颇盛。不要说一个副市长,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彷如刚出校门的大学生。

    哪怕就是一具干尸,一头僵尸,两人也敢与之斗一斗,绝不会放在话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