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30章 极度嚣张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人要找死,没谁能阻止得了。徐良吃了大亏,绝不甘心就此作罢。假如今天不搬回这个场面,那就不用再在四九城混了。

    他伸手入怀掏出把化隆造对着房顶就是一枪,枪响后这小子满脸奸笑的拿枪指着禇鵬越,眼望着禇鵬越的脸狞狰的笑着说道。

    “都给我闪开,小子你想找死,就别怪我不客气。你给我记好了,明年的今天那就是你的忌日!”

    禇鵬越冷冷的看了一眼徐良,面色非常沉稳的站着,旁边房门开处,褚鹏轩大步走了出来。

    “呵呵,我当时谁呢,就你也敢掏枪?啊,不好意思,我看错了,你手里拿的是个烧火棍吧!

    哈哈哈,这事要是被你爹知道了,你说他能保得住你吗?”

    徐良心中一震,自己掏枪,实属万不得已。打又打不过人家,也就是掏出来争取点时机,能拖一会是一会,将就拖到他爹赶过来才行。

    在他爹没来之前,绝对不能让刘琪吃亏。这小子就是这么打算的,哪怕把自己折进去了,这次也要帮他爹靠上刘启云。

    再说凭他爹在四九城的身份,副部的级别。自己掏出个化隆造的钢珠枪,这对徐良来说不算事。

    算个毛事呀,大不了就是管制范围,又没伤人,再说还是被逼急了,怎么也得算个正当防卫吧。

    包间内的周星南有些沉不住气了,外面的事态发展的让他有些坐不住。拿枪的小子他不认识,刚才听王浩介绍说竟然是徐炳春的儿子。

    徐炳春的名字身在四九城住着的人都知道。常务副市长呀,正儿八经的副部级。得罪了徐炳春绝不是明智之选。

    他知道外面刘琪就站在旁边,本想出去。但是被王浩阻止了。王浩的意思很明显,刘琪这么久了,还知道你在这里却不露面,一定是有什么想法。

    也许他在掂量着什么事,再说我们不就是砸了他几个碗吗,他摆出这么大的阵势,那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这里面不知道缠绕着什么纠葛,还是看看再说。周星南这才没有出头,但还是让褚鹏轩出去看看看,怎么也不能让他弟弟吃了亏不是。

    王浩此时非常淡定,徐良上次因为劫持宫芳在自己手中吃了大亏。说不定这次的事完全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想自己走到哪都不安生,即使自己不想惹事,乱事还是不断。他默默地念叨着徐炳春的名字。

    刚才徐良几乎是吼着给他老子打的电话,王浩深信,徐炳春假如不出什么意外,应该在十几分钟之内赶到。

    他对周星南派褚鹏轩出去,感到相当的无奈。现在事态发展的很明显,徐良拿枪指着禇鵬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褚鹏轩不出手,徐良绝不敢开枪。

    但假如是褚鹏轩以硬碰硬的话,闹不好徐良自持有他老子的依仗,被逼急了,真能走了火。

    王浩喝了一口茶,摇了摇头,慢条斯理的说“周教授,褚鹏轩出去只能使事情更糟,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小子还敢开第二枪。”

    周星南霍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非常不服气的说道“我不信,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他徐良凭什么,难到就没有王法了吗?即使他爸爸是徐炳春也不能乱来。

    干部的子女,更要懂得约束自己。自古就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之说。难道徐炳春就不在乎他的名声,就不知道教育自己的子女?”

    周星南说完,犹自愤恨不平。他相信褚鹏轩有能力处理好外面的事。褚鹏轩是个很理智、自制力相当不错的人。

    相比起他的弟弟禇鵬越来说,褚鹏轩胆大心细,遇事考虑周全,从不慌乱。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在多次的危险挖掘之中,都有过很出色的表现。

    “周教授,您别生气,别生气。你看!”

    周星南侧身向门外看了一眼,顿时气的火星乱冒。外面一时间呼啦啦冒出了一群保安。

    这些人大部分拥簇在刘琪的身边,其余的则把自己的两位弟子团团的围住。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看样子就要动手。

    而场内,七八个小混混看到自己这边人势大盛,顿时叫嚣起来,一个个神情非常不善的把玩着他们手中寒光闪闪的匕首。

    徐良更是耀武神威,晃动着他手中的化隆造大有一言不和,便要开枪给谁点教训的意思。

    周星南不傻,情形对自己非常不利。他不想再缩在屋内。他自信自己要是出去了,面对刘琪,摆明了和他父亲刘启云的交情,事情就会化解了。

    所以周星南不顾王浩和贺东来的劝解,一把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贺东来暗叹不好,和王浩对视一眼。两人只能跟在身后,只见周星南快步走到人群之内,大声吼道。

    “贤侄切勿动手,误会,都是误会!”

    一边说着,一边向刘琪走去。

    刘琪被一伙保安拥簇着,站在最外头。根本没看清说话的是谁。他身边的保安也狗仗人势,顺手推了一把周星南,大喝一声。

    “你给我站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周星南一愣,凭他的身份,那是国内收藏界的泰山北斗。平时众人们见了他,那上赶着巴结自己还来不及呢,哪受过这般的口气!

    “混账!你给我上一边去。刘琪呀,你就这么让人和我说话?”

    刘琪听到来人指名叫姓的叫自己,才看清走过来的是周星南。他不仅暗暗摇头,这老东西来干什么,怎么跑这来了。

    话说回来,刘琪自小就爱一些琴棋书画之类的文雅之物。刘启云由于身份的特殊,也收藏了一些古玩珍品。

    每每请周星南到家鉴赏,可每次周星南都自持身份。对刘启云话里话外多有不屑,这就使刘琪对周星南很有看法。

    狂什么呀,一个搞古文化鉴定的,以前听说还是个靠白盗(指盗墓的)出身的家伙。

    凭什么在自己父亲面前指手画脚的,要不是赶得时运好,文物局需要你的技术,还不知道你现在在哪玩呢。

    还有几次就是刘琪千辛万苦淘换到了一点物件,想请周星南帮着给掌掌眼。不想他提着厚礼登门虚心讨教,周星南明明在家,却避之不见。

    这就使刘琪怀恨在心,人都是有尊严的。我的藏品一不是偷来的,二不是抢来的。你凭什么这么不待见人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