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34章 不能抗拒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你,你别、急,马上,来,要,要不坐我的车,我们先,先去医院?”

    “还不快走!再等下去要等血流干了吗?”

    贺东来的暴怒,吓傻了素心。

    素心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种,与生俱来、从未有见识过的一种压力,向她迎面袭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压力,素心无法去形容。她只知道,她被这种压力所震撼,所屈服,所不能抗拒。

    她被压迫的没有了主见,失去了意识,丧失了支配自主行为的能力。

    她机械的挪动着脚步,木讷的眼光呆懈的看着贺东来,脑袋一个劲的点着,嘴唇喏喏的说“请,请跟我来!”

    贺东来抱起王浩就走,不想徐炳春转身挡在了面前“干什么,想要畏罪潜逃吗?素心,难道你要徇私枉法不成!”

    “找死!给我打!我看谁敢拦着!”

    贺东来大吼一声,气的连头发毛都竖了起来。这个根红苗正的太子,他已经低调了许多年了,好多年没有这么强势了。

    徐炳春这种不知死活的行为,彻底触动了贺东来忍耐的极限。心说“老虎不发威,你他妈的把我当病猫?”

    周围的人只感觉好似火山在涌动,又恰是山洪在迸发。在贺东来的一个‘打’字由牙缝中蹦出之时,几个人忽地蹿了上去……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老教授周星南竟然一马当先,先动了手!拎起走廊上的一个吊兰对着徐炳春当头砸下。

    “给你脸,你不要,你真是欺人太甚!”褚鹏轩和禇鵬越一看自己的老师都动手了。这还得了,两人立刻投入了战斗之中。

    素心绝没想到有人会当着她的面,用花盆砸四九城的常务大市长。出手还是这么的狠辣!

    不仅是素心,所有的警察都傻了。连如此斯文的老教授都动了手,可想而知,对方被逼到了很么程度。

    刚才了解情况得知,这位举起花盆的,正是当下经常作客央视‘宝贝鉴定’的权威老专家,著名文物界、收藏界的老教授周星南啊。

    开始时没认出来现在认出来了,大家却傻了。如此一位让人尊敬的老教授,他竟然举起了花盆,并且砸的还是市长。

    素心惊愕了片刻,在不禁感叹周星南强悍的战斗力的同时,也猛然醒悟了“住手,都给我住手!”

    素心喊完的时候,心中无比的惆怅。眼前一团乱麻,他不知如何处理。徐炳春不是他所能管得147了的。

    而这一方,无论是周星南,还是这个令她感觉到浑身发冷的男子,都是她所不能够随便处置的。

    事态已经不受控制的产生了质的变化,素心喊完焦急的看向贺东来。贺东来平静的笑了笑,完全不理会捂着脑袋依旧在谩骂的徐炳春。

    “你是区局局长?我是贺东来,原ld市的常务副市长,撒哈拉市的组织部部长。你先让人把这些人带回去。

    然后和我一起送王浩市长去医院,这件事不是你所能够处理的,你该上报上报吧,实事求是,实话实说。”

    素心连连点头,命令手下将人全都带走。当然徐炳春没人敢带走,徐良也没人敢带走。

    因为徐炳春正护着徐良,不许任何人靠近。刚才褚鹏轩和禇鵬越没打别人,专打徐良了。

    徐良此刻已经被打晕了,被徐炳春抱在怀中,现在还没醒来。

    贺东来看了一眼,对素心说道“让他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派干警严密看管!”

    徐炳春大怒,手指着贺东来的鼻子质问道:“贺东来,你手伸得也太长了吧,这是京城!不是你的发配之地!你的省省吧,老子才是这里的市长!”

    贺东来摇头叹息,目光无不鄙夷的看着徐炳春。不料素心坚定地的回头,转身“对不起,徐市长,徐良故意开枪,打伤了王市长,这件事我是要认真对待的。”

    徐炳春冷冷的看着素心,摇了摇头:“你一个小小的局长,也敢这么和我说话。哼,不用你操心了,我儿子的事情,我自会向组织说明。”

    徐炳春说完,傲气的抱起儿子就要离开。但是就在他抱起徐良的那一刻起,他看到了一双铮亮的皮鞋。

    这双皮鞋是那么的熟悉,三接头的,军工产品。可不正是那个不待就见自己的那双脚!

    这双脚,早就想把他踢开了,早就想把他踢得远远地,越远越好。徐炳春面上露出无奈的苦笑,他知道,今天他已经带不走自己的儿子了。

    徐炳春明白了,人家就在这等着自己呢。其实等这一天已经好几久了。那是处心积虑的在等待呀,等得心急火燎。

    这下倒好,自己自投罗网。

    “怎么弄成这样,胡闹!徐炳春,你现在就带着你儿子,去医院接受检查,等候处理。这事我会在常委会上提出讨论,至于以后的处理,还是等大家的意见出来再说吧。”

    徐炳春绝望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老头,他叫于向东。这张脸,已经印在京城每一位居民的眼中。

    他有着不朽的成绩,有着突出的政绩。京城这几年的发展突飞猛进。慢慢延伸到了下面的郊县。

    几年以来,就连无人问津的的边缘同洲县,都被并为到京畿要地之中,划成了京里的一个区。

    他颓废的点了点头,木讷的说:“于书记,我听从组织安排。”

    于向东点了点头,警察们迅速收队,带人离开。徐炳春即使无奈,也只能接受被警察送到医院做检查的决定。

    他看着医院的白色大楼,无奈的常胜哀叹。他知道,这一进去,出来后将会有天地之别。

    他不甘心,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愤怒与怨愤。看着儿子进入了ct断层扫描室,徐炳春默默的掏出了电话,走向了防火通道。

    这一步,他走的是这么的艰难,这么的由不得自己。

    但他无法不这么去做,他知道,现在自己没有任何余地,没有任何可以摆得出的资本拿来和人讨价还价。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按着键盘,手有些抖。抖得他有些嘲笑自己,抖得他内心枝离破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