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35章 这事没完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于向东详细的询问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素心也把调查到的第一手资料,第一时间递交在了于向东的手中。

    警局内几个小混混的笔录已经做完,他们都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事态已经明了,整个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包间内的一试身手。

    听完素心的诉说汇报,于向东沉思良久。对于徐炳春,于向东从心里没什么好感。

    徐炳春虽说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是自从担任常务副市长以来,凡事处理的都颇为勉强。

    没有杀伐果断、干净利落的才干。在经济领域更是毫无建树,其他方面只可以说是牵强应付了。

    也就是说,这小子,做一个常务副市长,完全不够格,高抬他了。但自古z国官场就有这么一说:

    做官,不求有功,但求无措。

    我没办错事,那就是有功。更何况,京城这近几年的发展日新月异,人人所见。市里的政策都能很好的得到落实,各方面发展态势良好。

    徐炳春这个常务副市长,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假如被拿掉,一定会惹来有心人的口实。

    但假如不拿掉,那便如鲠在喉。他是任家的得力干将,是任家为数不多很有潜力的既定新秀。

    于向东感到这件事让他有些棘手,根据整件事的情况来看,徐炳春事先并不知情,他儿子徐良纯数帮着刘琪摆事。

    不过事没摆平,把自己摆里面去了,这才引出徐炳春去救火。也怪徐炳春护儿子心切,与王浩还有底火,这才一发不可收拾。

    想明白了一切,于向东看了看时间,不过才是晚上十点多,他起身看了看桌子上的询问笔录,装进了文件袋,笑呵呵的让秘书备车。

    不是要闹吗,闹就要闹大。看看谁能收得了场。现在事情的已经开始戏剧性的变化了。

    就在于向东看材料听取素心汇报之时,他就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任海涛的,任海涛倒也直接,上来就求情,希望不看僧面看佛面。

    于向东对任海涛的电话不置可否,他没有必要卖一个人情给任家。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可以完全的放下一切了,没必要凡事都讲究去忍让,更何况忍让的对象,还是他所不待见的。

    而另一个电话却让于向东霎是震惊,震惊源于这个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而是前任中组部部长刘启云打过来的。

    刘启云在电话中说出的话,让于向东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一心不闻窗外事的二线大佬,竟然说是双方小辈闹着玩。徐良还是个孩子吗,那贺东来与刘琪都是同辈的,不必上纲上线!

    于向东乐了,真是越来越乱。别人的电话他可以不给情面,但是刘启云的电话,于向东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

    这事他办不了,因为是不能办。王浩是谁,现场受伤最大的一人就是王浩,反而大家却刻意的,都把这个人给忽略了,没有一个人提起王浩。

    于向东手拎着档案袋,坐在车内,看了一眼自己的司机命令道“去医院。”

    车平稳的行驶在笔直的柏油大路上,于向东闭目沉思。他还没弄懂贺东来的真实身份。

    不知道贺东来身后站的究竟是谁,他一路上一直在琢磨着贺东来的来头。能让刘启云说出刘琪与贺东来在一辈上,那显然两家就是世交。

    既然是世交,事还发生在刘琪的酒店内。那为什么当时刘琪避而不见,甚至故意走开?

    于向东摇了摇头,有些情况只能了解了以后,才能做出最好的判断。那现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医院。

    走廊上贺东来不住的徘徊着,今天的事他办的有点蠢。就是试试身手,也不该闹的如此之大。

    但现在王浩胸部中弹,一颗5毫米的钢珠,正好嵌在了王浩的肋骨之上,若是进一步,还指不定闹出多大的事。

    这也怪王浩,大冬天的,只穿了件保暖衬衣。徐良拿的那把化隆造又威力奇大,是纯手工精心打制的。

    刚才接到父亲的电话,刘启云竟然出面了。对于刘启云,贺东来了解甚少。

    只是隐隐的知道刘家似乎与自己家有那么一点点交情,还听爷爷说过一次,自己应该称呼刘启云为什么舅舅。

    真是可笑,难道还能沾亲带故不成!自己的妈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人,从没进过京城,和大城市根本就不沾边。

    自己也一直都是在农村长大的。这亲戚来的邪乎,算哪门子的舅舅。

    贺东来尽管不想听老爷子的劝解,但不得不分析一下。对于这件事,贺东来的态度是笃定的,刚才在电话中也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他父亲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哀叹一声挂了电话。这就让贺东来更加迷惑,更为不解。

    以他对自己父亲的了解,父亲只要别开口,开口了一定要达到目的。但显然,父亲在自己这碰了一个软钉子以后,竟然第一次选择了妥协。

    手术室的灯亮了,王浩被推了出来,贺东来急忙上前。王浩局部麻醉,很清醒。他笑呵呵的看了一眼贺东来焦急万分的摸样,非常淡定的说。

    “你急什么,皇上不急太监急,你放心,我命大着呢,死不了。as那些小子没跑吧,你还不赶紧替我去好好修理修理他们?”

    一阵脚步声传来,于向东正好赶到,看到王浩精神很好,没有大事,他不觉得缓了口气。

    “哈哈哈,你小子啊,这就惦记上了。可不是君子所为。君子吗,我记得是说打了你右脸一下,要赶紧把左脸伸过去,让人再打一下。

    否则他们不过瘾,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

    王浩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他不相信这话是于向东说出来的。于向东为何有如此一说,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纠葛不成?

    可是不对呀,徐炳春是bj市的常务副,他儿子开枪打自己,他不但不阻止,反而在现场阻止警察办案,徇私枉法。

    这样做不但丢了他自己的人,其实也抹黑了整个bj市市委市政府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

    而现在看来,于向东的意思好像是在隐晦的求情。这算哪门子事,王浩决不能同意,他所信奉的原则就是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置他于死地。并且王浩坚决地认为,君子有仇,当时就报,决不可脱到十年以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