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36章 越来越乱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咬着牙笑了笑,没有回答于向东的话。因为伤势不重,护士给安排在普外的单间。

    其实依照王浩的意思是不要住院的,一来家里还不知道,他刻意通知暂时瞒着;二来他真心不想在医院待着,谁大过年的跑医院里住着呀。

    但他自己也明白,最起码要在医院住够24小时的观察期。还有就是,他需要一个交代,只要自己在这住着,很多人都会焦急

    于向东和贺东来围在床边,小护士刚给挂上了点滴。看着于向东那苍白的双鬓,王浩没来由的心中低沉。

    一个正部级的大佬,一个人民心中爱戴的好书记。于向东给与bj市的太多太多,却从未要求过什么。

    正是这样清廉如水,一身正气的好干部。好的掌舵人,bj才日亦腾飞,跻身于世界的前列。

    试想于向东刚才能那么说,一定有着他不可拒绝的压力。但王浩真的不能放手,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容忍的底线。

    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地拿枪对着他射击!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猫,没有九条命。

    “贺哥,你快让于伯伯坐啊,于伯伯我这段时间诸事不顺。现在又给您添麻烦了,让您操心!

    于伯伯我抹黑了bj市的城市形象,大过年的,给你添乱”

    于向东咳嗽了一声“你小子喝多了,这事和你没关系,抹黑了城市形象的是徐炳春。他现在已经停止了一切职务,等候处理呢。”

    贺东来搬了把椅子过来说道“于伯伯,您请坐。王浩和我,我们几个都没喝酒,饭也没捞得着吃。

    至于徐炳春,我看也没喝多,他身上没见酒气,但是他儿子开枪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并且他阻挠警察办案,那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这事上面要怎么处理我不管,可是如果处理的不公,要胡乱搪塞,那可不行,我绝不会这样算了。

    我和王浩是生死之交,我们是一起战斗过的同志。在装甲旅,那是差一点就丢了性命,这事我拒绝一切说情之人。”

    于向东眼光沉晦了一下,他从贺东来的话中体味出来的,不仅是贺东来与王浩之间的兄弟感情,还体会出了另一种意思。

    这种意思要结合起来看待,很明显。贺东来是想说:我们都被发配到沙哈拉了,你们真是欺人太甚。

    也摆明了两个人的不忿与激怒,表明了一个态度,强势的态度。

    把我们发配到沙哈拉,可以!这是组织决定,我们服从。但是,都这样了,还这么欺负人,这事绝不算完!

    于向东点了点头,想明白了这一点。看着王浩与贺东来说道“东来啊,王浩呀!你们放心,伯伯不是来求情的。我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

    只是当前的场面需要先压下去,我刚在车里时便接到报告,网络上已经把这件事给捅出去了。

    我命令有关部门赶紧压住,新春时刻,各地都在喜迎新春,这样的事情,只能带来没必要的负面影响,这个你们考虑过了吗?

    凡事要顾及大局,不能小家子气,现在内内外外都盯着我们。我们正处在风口浪尖啊,不能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恶气,而至声誉于不顾,你们说呢?”

    贺东来惊奇地看着于向东,王浩张嘴说道“于伯伯,我可是一直都在担架上躺着呢,东来哥也和我在一起,我们可没干过,也就没打算这么干。

    一个徐炳春,用不着我这么用心。这事不是我们干的!”

    贺东来补充道“他算个什么东西,我就是要出手,也不用造声势啊!于伯伯,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这事邪乎,我想一定是有人借机捣乱,一定要好好查查,坚决不能放松。”

    于向东也不相信网上的爆料出自王浩与贺东来的手笔。对这两个人,于向东还是很了解的,也是很欣赏的。

    但刚才他通过网络,看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消息。消息全是关于今晚这场闹剧的始末。

    虽然文章中都是在抨击徐炳春,也没有配合图片加以佐证。但无疑是一个很不好的征兆,这种征兆面对的,想要打压的,绝不是徐炳春一人,而是整个bj市的市委市政府。

    徐炳春还有两年就要退了,现在最有希望,呼声最高的人就是裘海鑫。于向东也有这个打算,希望在自己临走之时,上面能定下bj市掌舵之人。

    很明显,有心人就是要借这件事,借着这个场面生事。就是要让大家看看,在自己和裘海鑫领导下的bj市官员之中,还存在着这样的害群之马。

    裘海鑫,这样一个连自己手下常务副市长都带领不好的市长,将来怎么能做好一个掌舵人!

    怎么去服众,怎么去搞好城市建设,去改善人民生活?

    于向东没有选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给压下来,至于善后的事情,他只能来找王浩,在所有的人都刻意的忽略了王浩存在的情况之下。

    其实大家都知道,最终想要完美的处理好这件事,那么决定权,还是在王浩的手中。

    徐炳春是任家的人,任海涛绝不会看着不管。现在又牵扯到了刘启云,关系越来越乱。

    于向东一直在琢磨着这件事情的主线,也就是说。徐炳春倒下去了,现在最为高兴的是谁。

    高兴还在其次,关键是谁能获得即得的利益。对方的眼中盯得不仅仅是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很明显,是冲着大方向来的。

    裘海鑫的政治生涯绝对耽误不起了,这两年是他从政最为关键的两年。如果不能顺利地接替自己,后果是让他不可承担的,他只能在正部级上干到离休。

    严格说起来,裘海鑫和于向东没这么大的交情。于向东完全可以无视这件事的存在。

    甚至自己这还没动呢,裘海鑫就开始忙着部署他自己的人力。对此,于向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不在乎这些。

    但谁又能真不在乎?

    对于裘海鑫的处心积虑,于向东只是理解。理解在于,谁都是从这个时期走过来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真要是离开了这个让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舞台,现在一时于向东,还真找不到能比裘海鑫更为优秀的接班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