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37章 莫名的心语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于向东看了一眼两个人,最后目光落在贺东来的身上,认真的说“我接到了刘启云的电话,电话中和你有关系。你和刘琪是一辈的?”

    贺东来莫名其妙的站直了身子,嘴角撇了撇说道“我就不认识什么刘琪,一辈的,同辈的多了去了。何况他姓刘我姓贺。再说,再”

    贺东来说到这,突然不吱声了,掏出电话看了看,毅然的拨了出去,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于向东,走出了病房。

    贺东来的确姓贺,这是无须争辩的事实,可是她的母亲的确姓刘,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而接通了电话的贺东来,被等在话筒那方的母亲告知,她在等这个电话已经很久了。

    他还知道了一个事实,事实就是,那个曾被爷爷说过的舅舅,是他的亲舅舅。这不亚如晴天霹雳,把贺东来直接震傻在了走廊处。

    母亲是下乡之时来到农村的,来了以后就住在爷爷家里。于是和他的爸爸相识、相恋,再到相知。

    母亲为了爸爸,全然不顾家里的反对,一直待在农村,再也没有回城。

    就连以后贺东来的爸爸官至省部,他的妈妈还是恪守着自己的责任,在家服侍爷爷,操持着整个家务,几乎可以说,很少进城。

    沉思良久的贺东来,脚步蹒跚的走进了病房,他默默地看着于向东和王浩说道“他竟然是我舅舅,不过我不认识他们。”

    说完这句话,贺东来便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这句话几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在瞬息之间让人抽空了一般,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气力。

    整个事态已经明了。事情关系到刘琪,并且引发的后果太大,是刘琪所不能左右的。

    区分局已经对他的酒店做出了停业整顿的决定,并当夜对刘琪的酒店进行了封查。

    其实这些都是法律程序所必需的,刘启云和刘琪都明白。但这样被封了酒店,却不是刘琪所能忍受的,也实在激怒了刘启云。

    我是退下来了,我是不管事了了,也不能欺人太甚!

    刘启云的想法,于向东猜到了。不仅是他,贺东来与王浩沉默的想到了。整个病房内静了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三个人都默默的想着什么。

    还是王浩率先打破了沉默道“于伯伯,我想出院。”

    于向东淡然的笑道“出院?”

    王浩点点头。

    宋怀明仰头看向他“想在体制中走下去,什么事都要经历,现在出院,是因为要妥协吗?

    一个出院说不了什么,你应该继续住下去,这是一个态度。我相信东来能理解。不仅是东来,很多人都理解。

    当然,首先要站在一个共同的立场之上。刘启云的电话说明不了什么,关键我们要明白他要做什么。

    伯伯违心,利用了你一次。但这必须要得到你的支持。也许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才会明白,但现在你必须留着这里,不是为了别的,那是因为你在这的作用,有利于人民,更利于目前整个bj市的大好形势!”

    王浩和贺东来都不明白于向东为什么会这么说。他们不懂,只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局势。

    于向东真诚的阐叙了自己的看法:“有些时候,斗争,不禁仅仅是斗争。那要看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

    我没有多久了,马上就要离开书记的职位。但是你们想过没有,有多少人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有多少人对这个职位垂涎预渴。

    东来呀,这不是说谁要处心积虑。但你们想想,一个有能力的人,和一个凭空而降的人,或者异军杀出的人马,这其中相差太多。

    我和裘海鑫一起共事多年,他是最有能力肩起这幅担子的最佳人选。但现在看来,事有玄虚啊。

    有人要做文章,是大做文章。人家不管我们要做什么,摆明了就是要利用这件事达到目的。

    所以我需要你住在这里,你们明白吗?”

    于向东这么说,其实也是冒了一次风险的。贺东来毕竟是刘启云的亲外甥,虽然没有相认,可亲情犹在。

    所以他说完,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贺东来。贺东来摇了摇头,精明的意识到了于向东的意思。

    “于伯伯,您放心,我打小就没见过他,我也不承认,因为太不近人情。这无论是对我妈,还是对我,都是不公平的。”

    于向东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的不公平。但是只要你相信自己,认为是对的,把握住原则,那你就是公平的。

    所为原则,不一定是指定的规矩,还有很多,是真理!坚信真理,那是要上绞刑架的,你难道就不怕?”

    “我不怕,总理和我谈过,年轻人就是要学会拼搏,学会创新,学会坚强,学会坚持,这方面我要好好的学学。”

    王浩突然笑了,他被贺东来那视死如归,仿佛上刑场一般的摸样逗笑了。他明白了于向东的用意,也理解了于向东想要做什么。

    于向东现在就是要利用王浩,利用他自己和贺东来,打一次持久战。想到这,王浩收住笑容,出声说道。

    “于伯伯,只要是有利于人民的,有利于经济和当前发展的。只要是不违背良心,不违背党性原则的,您只管吩咐。”

    王浩的话,让于向东很欣慰,今天于向东抱着劝解和拉拢的态度来的,却没想到,竟然两个孩子这么好说话。

    他本来还在想,是用教训的口气,还是摆道理的口气来说明这件事。请他们予以支持。

    他本来在怀疑,贺东来究竟是谁,和刘琪有什么渊源。

    可现在,一切都清楚了,一切都迎刃而解。如果于向东现在面对的是别人,不是这两个人。

    于向东相信,今天,不,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终究是那个失败者。

    可庆幸的是,他选择了王浩,他莫名其妙的信任着王浩,连带着,信任着与王浩刚刚交往不久的贺东来。

    现实没有使他失望,没有让他后悔,即使他摆明了问题的所在,两人依旧愿意和他风雨同舟,一秉承担。

    面对王浩,于向东莫名其妙的感觉,可以无话不谈,在他的眼里,王浩不仅仅是个市长,更是他的子侄。

    他完全以长辈的身份走进的这间病房,是以一个长者的目光来看待王浩,来咨询王浩,而他没有让他失望。

    这个孩子是他必须要用心来交往的,此时的于向东,在王浩身上突然发现了一种东西。

    这种东西是闪耀的,更是璀璨的,但却让他不尽的琢磨不透,那究竟是什么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