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38章 焦虑至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于向东又向两人阐述了一遍问题的重要性,这才离开了医院。这一夜两个人都在辗转反侧中度过,贺东来首次感到一种压抑的无力和焦虑至极的挫败感。

    有句话说得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现在事情不仅仅关系到了自己,还出现了无数的分支。

    是这么的复杂,这么的盘根错节,一个徐炳春竟然牵扯到了他的私情隐私。斗争的剧烈让贺东来无比的感叹。

    俗话说,不在京畿之地,不知道自己官有多小,不到纸醉金迷的大上海不知道自己钱有多少,贺东来此时此刻真正意识到了自己能力的渺小。

    王浩此时也有同感,在牡丹市,他和宫芳说了就算,有这样不开眼的,那怎么也得一棍子打死。

    再说也还真没人敢惹他这个大市长,谁不认识他,从上到下,从社会名流到市井商贩。

    即使在省里他亦有强援,钱沐瑾和陈兵,那是把他当亲侄子看待。别人更不用说了,还有好多爸爸的老战友,爷爷的老部下。

    凡事不需要他多操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能迎刃而解。关键是不需要去顾忌太多的人情和关系,也没有这么纷乱杂绪的负累。

    不像在京城,这也太乱了,事还没过夜,讲情的,递话的,真是络绎不绝啊。不仅如此,考虑的还要太多,斗争,牵扯,纷纷扰扰。

    王浩看了躺在陪护床上的贺东来一眼,心中感叹万分。这小子,长这么大了,都正厅级的组织部长了,连自己舅舅是谁都不知道。

    可怜啊,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兄弟。王浩不想让他这么为难,可是不让他为难,那就间接地成全了刘启云的想法。

    现在摆明了,刘启云看上的竟然是于向东的位子,这让王浩相当的震惊。这么关键件的位置,岂是刘启云这个过了气,退到二线的前部长能办的了得?

    这其中的弯弯道道,背后的各种纷争,甚至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种交易,究竟存在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目的!

    贺东来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兄弟,是自己让总理把人给要过来的。为的就是坚定自己在沙哈拉的阵营。

    贺东来与周星南对自己的试探,实话说,王浩多少明白了一点。周星南搞得是考古,需要自己的配合。

    试探,无可厚非。王浩也没有介意。甚至周星南很郑重的向王浩解释。据科学分析与勘探。

    沙哈拉正是古时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并且是进入动图国的唯一路径。如果沙哈拉市与文物部门紧密的配合,说不上真能有重大发现,这对以后沙哈拉市的发展,无疑至关重要。

    是恶搞自己一下也好,是别有用心也罢。总之王浩不认为贺东来有什么恶意。可现在看着这家伙,这么大的老爷们备受折磨,真是于心不忍。

    深夜的病房里静悄悄的,一缕微风吹进窗子,不禁有些冷,刚才两人吸了很多烟,使得房间里烟雾弥漫,怕护士查房看到,所以只能打开窗户通风。

    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凄厉的吼叫声显得格外渗人。22房3床经抢救无效,撒手人寰!

    看到贺东来坐起了身子,下了床,王浩也费力地侧过了身子说道“就这么走了,您也睡不着啊。”

    贺东来摆摆手,无言地坐下,沉默了片刻才说“真是脆弱,人啊,这就阴阳两隔了,还留了一对儿女,你没看见,长得真好。”

    王浩点了点头,突然说道“你应该给你舅舅打个电话,事情有我一份,你当我是兄弟,你就去做,我相信你。”

    “我知道,把你牵连进来,惹了大麻烦了,你还受了伤,我想明天许薇是要来揪我耳朵的。

    这事瞒不了多久,恐怕上面早知道了。谁想做什么,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只是一个博弈的过程,究竟鹿死谁手,不是我们所左右的了得,反而我们成了陪嫁!”

    王浩没有说话,此时贺东来的电话又响了。能断断续续的从对话中听出,是他父亲打过来的。

    贺东来只是听,几次想反驳什么,都被那面凌厉的口气所打断。接完电话,贺东来颓废的倒在床上说道。

    “我爸让我们两个明天早上去见我舅舅,哪来的什么舅舅,我没同意。”

    王浩笑了几声“睡觉,明个的事,明个再说!”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没起床,许薇便提着保温桶走了进来,进来也没说什么,默默地给两个人盛了两碗鸡汤。

    气氛很压抑,贺东来借故跑到卫生间躲了很久。出来时见许薇眼圈红红的,赶紧说好话道歉。

    不想许薇只是摇了摇头,反而递给他一个汤匙“先吃饭,东来哥,我让王浩陪你去见你舅舅,亲戚是亲戚,事情归事情。”

    贺东来接过勺子,看了王浩一眼“有这必要吗?这事和我们没关系,要非的说有关系,那也是和我有关系。”

    王浩点了点头“又不是去道歉,再说,人家点名了要我去,一定有其他意思,去就去,还能是龙潭虎穴不成。”

    看王浩坚持,贺东来作罢,两人喝着鸡汤,吃了点油条。放下碗后,许薇拿出了两套西装请两人换了,这才独自离开。

    安得利顾不上和李钰谈恋爱,早把车开到医院的大楼底下候着。贺东来拉开车门,请王浩坐了进去。

    王浩摇头感叹“福气呀,你不佩服我都不行。”

    贺东来诧然:“佩服你什么?”

    王浩哈哈大笑“你是领导,组织大部长呀,亲自给我开车门,你说我的福气大不大!”

    贺东来无奈的笑了,他不想和王浩争辩什么。他知道王浩在缓解自己的压力,也知道将要去见什么人。

    王浩看他不接茬,只能说道“小鬼啊,一会见了首长不要乱说话,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千万别耍小聪明,要实话实说啊!”

    不想本来王浩是想调解下气氛,却没料到贺东来的脸色一下的变得非常的郑重,完全没有了平日的轻松。

    “我明白,亲戚是亲戚,立场是立场。”

    王浩看他这副德行,心理压力确实不小,想想,还真和自己当时去见姚老之时有些相像,便不再说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