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40章 两为其难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禁是王浩,就连贺东来也傻了。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扶自己的爸爸上位,简直天方夜谭。

    贺东来自信刘启云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一个省部级的职位,不是说想争取就能争取的来的。

    但现在不一样,假如刘启云真的做通了姚为民的工作,不要说一个bj的市委书记,哪怕进常委也不是不可能。

    姚为民是谁,贺东来明白!贺东来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地让他毫无准备,也不可承受。

    王浩静静地坐着,对刘启云的话深为不已。贺长明现在是ln省的省委副书记,提升为bj市的市委书记应该不算什么。

    对于贺东来的爸爸——贺长明,王浩了解的不多。但能成为副省部级大员,又有几个人是可以让人轻看了得了的。

    贺长明在ln省这几年以来,ln省的发展突飞猛进。当然,这不全是贺长明的功劳,可任何人都不可以加以抹杀这份功绩。

    时下就这样,无功的干部就是有功,没有犯错误的干部,就是好干部。当然,我们认真去想一想。

    无功也罢,不犯错误更好,其实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更何况贺长明还是很有能力的,他在任期间,提出了行政审批中心一说。

    开始仅仅ln省一地实施,继而在全国开广。大大方便了老百姓们的办事需要,为老百姓节约了大量的时间,省去了不少麻烦。

    行政审批在全国开了一个先列,所有老百姓或是政要机构,民事单位,所需要办理的事项,都集中到了一个地方。

    这里有各部门各行局的办事人员,他们尽心气力,帮着老百姓解决着各种困难。使老百姓们终于感受到了党的温暖,党的关怀。

    不再像以前一样,说什么,衙门口儿向南开;不再说,事难办,脸难看!

    该科室向政务服务中心集中所有行政审批项目进驻政务服务中心到位,行政审批职能授权窗口到位;

    不光建设有工程项目审批流程整合为立项、供地审批、规划报建、施工许可、竣工验收5个阶段。

    并且还对老百姓的日常需要进行服务。个体营业执照的审批,什么低保残联的并联审批,对此还严格制定了相关的规则与办事流程。

    要求特事特办,急群众所急,需群众所需,对事,对难事要事,限时办结。以加快简政放权、提升行政效能,优化发展环境,释放“改革红利”,力除“古旧衙门”陋习。

    贺长明的改革的目的,就是要将审批项目、审批权力、审批人员进驻市政务服务中心,权力授权首席代表。

    实行‘一窗口进出、内部流转、充分授权,全新视力为老百姓解决实事、大事、难事,使他们充分的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与温暖,感受到党的帮扶,政府的帮助。

    对这方面王浩是学习过的,也有文件要求全国建立审批行政中心,为民办实事,办好事。

    想到这,王浩不禁感叹。贺长明的这一拳打得漂亮,也为他自己以后的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记得以前总是听企业老总们在面前抱怨。一个建设工程项目,审批从立项到竣工再到验收发证,一般要跑20多个委办局。

    经过60多道审批程序,盖一百来个章,找几百个负责人签字,关键这还不算,个各行局还要下现场视察。

    于是乎,招待费,车马费,烟酒费,耗了个无其带数,还要等他们吃饱了喝足了,再回去做决定。

    项目想要审批下来,没有小半年,几百个工作日,那你就别想干别的,就是最短的市政府十大工程,也要一两个月的审批程序。

    所以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头大了不说,经过如此一番折腾,项目还有什么先机可言,还讲什么发展的先进!

    投资商的发展预期早已结束,他们经常戏谈:‘黄花菜都凉了’。

    但自从开创了审批中心的先河,所有的事一站办理,绕过了无数的关口,精简了无数的手续。

    所有的问题,一站式解决。再也没有了那么多的纷纷扰扰,再有没有了所谓的麻麻烦烦。

    自从ln省试点良好以来,各省纷纷效仿。地级市,乃至下面的区县,无一不成立了行政审批中心。

    大大的方便了老百姓,方便了群众们的生活要求。

    就比如开个小餐厅,小饭馆。你不用再跑卫生局,再跑工商局,再跑食品药品技术监督局。

    在这里,一站解决,当天申报,第二天便下去考核,考核经过,当场发证,准予营业。

    其实很多朋友不知道,这带给老百姓的是什么。王浩知道,他深深的感叹。做个小生意,开个小餐馆。

    就拿牡丹市的李福来说,房子先前是租的,一天上千块钱的房租。不营业,在那干耗着,房租你都付不起。

    等半年以后办下证来,恐怕,酒店还没开,已经破产滑铁卢了。

    这就是成绩,这就是政绩。王浩明白,这么大的政绩摆在面前,贺长明上位这个bj市的市委书记,谁都不能说出什么。

    但是,现在关键的问题在于,只是私下里在合计。运做这件事的人还是刘启云,自己并没有见到爷爷,从昨晚到现在,他就没有回家,也没得到爷爷的任何示下。

    可现在明摆着刘启云想要两人一个态度,这态度,怎么说都是需要明示的。

    对此,王浩无需置疑。贺长明是贺东来的父亲,贺东来是自己的兄弟,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呵呵,事情看是简单,应该这么办,但是裘海鑫呢,于向东呢,那里怎么交代,怎么去说。

    手心手背都是肉,太为其难。就比如一家两个兄弟,孩子们都大了,都需要结婚成家立业。

    但是目前需要买房子,大儿子也要买,小儿子也要买,作为父母,手里那有限的资金,你需要怎么去分配。

    如果都给,肯定不成,那将谁也买不起房。如果不给,都会怨恨,假如只帮一家,可怜啊,势必得罪更一个儿子。

    天苍苍,野茫茫,王浩无奈的看看向了贺东来,他真是两为其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