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41章 大路朝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只看了一眼贺东来,见贺东来傻乎乎的坐着,思绪万分的摸样,心中的疑虑一闪而过,事情关系到贺东来的家父。

    王浩不必深思,为朋友就要做出姿态。或许这正是贺东来的纠结之处。旁边刘启云正目光炯炯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答复。

    其实说实话,假如没有贺东来的这层关系,对于这个过了气的刘启云,王浩理都不想理他,哪里还来的这么多的纠葛。

    要不是顾忌大面,要不是看着刘启云说出与自己爷爷商量过,王浩真想一走了之。这事不是马上可以决断的,也不是他所能表态的。

    其实刘启云对王浩也颇有感触,好一个强势的小子。真不愧为大名鼎鼎的引资小财神,s省发展经济的标兵。

    如果不看王浩身后的姚为民,也排除王浩所有的隐性关系,单单仅凭王浩的政绩,刘启云对王浩也是颇为欣赏的。

    王浩和自己的儿子比起来,整整小了十岁。十岁的差距,那是天壤之别。但审视下来,王浩已是正厅级别的干部,反观自己的儿子,呵呵,话真不好说!

    又听闻王浩和于向东交往过密,称呼裘海鑫为叔叔。刘启云只能暗暗地摇了摇头。

    当下有实力和贺长明一较高下的,眼前就是裘海鑫。裘海鑫与王浩的关系,再联想到王浩与贺东来的关系,两相比较,自己这方毕竟是浅显了。

    王浩与贺东来交往不久,两人也就刚认识几个月,可是对裘海鑫那可不同了。裘海鑫与王浩父亲的战友多有交往,显而易见,那算得上一条战线上的同盟。

    想明白了这些,没等王浩说话,刘启云手拍着沙发的扶手,站起来说道。

    “王浩呀,你是在想你裘叔叔?这你不必担心,你想想,zj省!”

    话说到这里,贺东来立刻站了起来,眼神欣喜的看着王浩。王浩一时没想起来什么事,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小子。

    但对刘启云却无比的佩服,还是老谋深算,自己在想什么,他都能一口说破!

    只见贺东来不语先笑,突然抓住王浩的手说道。“zj省,你想想,高启文,想想,大名鼎鼎的高书记呀!”

    在贺东来一说高启文的名字之时,王浩便想明白了。他心中很是感慨,看来凡事必有定数。

    zj省的高启文一直费心费力的打造着z省的整个经济格局。zj省是沿海改革开放的大省。

    省会hz市更是我国东海岸一颗璀璨的明珠。自从高启文从青省调任到zj省做了省委书记以后。

    便喊出口号,赶、超、学!

    赶是赶上经济特区深市,超是超越全国经济总产量排行第三的z省,学是学习国际大都市海市。

    口号是好的,理想也是好的,既定的发展目标是伟大的,更是振奋人心的。

    只可惜,高启文从内陆青省一下调到春暖花开,繁花似锦的zj省不到两年。竟然忘记了他来zj当初的目的。

    现是风闻与本省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有染,后又传出,以权谋私,独立专行,在重要工程之中违规干预,变相揽财。

    后来中纪委对其进行秘密调查,其实这事很多人都不知道,只是贺东来刚才听他舅舅这么一说而想到的。

    毕竟他先前是ld市的常务副,对同为沿海地区一省之隔的zj省非常了解。舅舅把他们两个往这方面引,一定大有文章。

    否则这个前任的中组部大部长绝不会是因为闲着没事干了,脑子一热让他两个猜人名玩。

    这么做绝不符合刘启云的身份。

    贺东来的欣喜,王浩看在眼中,贺东来的高声大叫,合情合理。毕竟贺长明是贺东来的父亲,王浩理解。

    这换成任何人都不能掩饰心中的惊喜,太令人振奋了了。

    按说换了别人,一定会痛快的点头,即使不表明意见,裘海鑫能有个好去处,那也该各退一步了。

    但王浩听了之后很冷静,除了使劲的握了握贺东来的手以外,再无任何动作,只是在刘启云面前,表现的更加恭恭敬敬。

    王浩不做肯定的答复,也不做肯定地表示。因为他知道,这件事,不是他能力所为。还有他不想无缘无故的承刘启云一份人情。

    假如他答应了什么,做出了表示。那必将会令刘启云感到什么,也势必会让王浩欠上一份他无法偿还的大人情。

    刘启云只是中组部一位退下来了的前任大部长,王浩真不相信他有这么大的能力,这事即使和爷爷商量,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一口气吃掉两个省,开玩笑,其他人都是傻子?人家就没想法,人家就没有合适的人选?

    “刘部长,我明白您的意思。但徐良敢作就要敢为,既然事情都做了出来,就要大大方方地去承担责任。

    至于他的父亲,我不希望你们就这样遗漏了,我一定要追究,绝不会放过!”

    刘启云眉头紧皱,他自所以有这么大的把握,就是因为他要站在姚老爷子的船上。也是因为他答应了任家。

    作为交换,作为不追究的条件,利用这件事引起任家的高度重视。让任康年承情的同时,不好明面的反对贺长明的调动。

    并且,徐明受到了严重的处罚,作为补偿也好,平衡也罢。刘启云算盘打得是希望裘海鑫在顺利的运作去了zj省以后,不干涉任家对许炳春的上任。

    也就是说,裘海鑫走后,留下的市长大位,任家是志在必得的,而徐炳春自然顶上,由此一步登天升为正部!

    可王浩现在不依不饶的叫嚣,看样子是想把徐炳春整得最好一辈子翻不了身,王浩要痛打落水狗,把所有的帐都要和徐炳春算算,将要他加倍的偿还。

    这样就打乱了所有的计划,任家首先就会不同意。王浩已经折了人家的一员大将,现在又紧追着徐炳春不放。

    试想,任康年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不说任康年会极力阻扰,甚至做出什么直接的干预。

    仅仅说,哪怕王浩就是胜利了,在这件事中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想想,以任康年和他那个让人很不省心的儿子,是不是会把这小子永远记在心里呢?

    “哼,幼稚,胡闹!我还是那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王浩呀,你和东来不小了,你们都是国家的干部,人民的在主心骨。

    以后办事也好,说出来的话也好,都要负责任的,不能由着性子乱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