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42章 各走一边(爆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腾地一下火了,一股无端的愤恨由然而生“我负得起责任,不用刘叔提醒我怎么去做!”

    刘启云怒不可遏,王浩太不懂道理了。太不尊重自己了。因为贺东来,因为自己这个外甥,刘启云才不得不联合姚老。

    他现在就这么一个外甥,并且在电话中,他向妹妹保证,说了大话,一定要让贺东来以后顺风顺水的。

    只要贺东来在官场的一天,那么他就保证自己这个外甥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这并不是代表着刘启云非要靠上姚老,也不是惧怕姚家,现在只是联合,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

    王浩这么说,一点面子不给,一点道理不讲,在刘启云看来,简直不通情理。

    就这么被一个小辈抢白,刘启云只觉得脸上火热,哪里还有脸面镇得住当场!于是越想越气,一气之下,谁的面子也不顾了。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又看向了王浩,在怎么处理徐炳春的问题上,其实谁也没发表意见,就包括姚老也装作不知。

    但是大家都明白,现在不说,那是自己的利益现在没有达成。他在等,姚老也在等,大家心知肚明,默契一致。

    “哼!你既然这样认为,那我就不好意思了。你请便吧。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还有要事要忙,就不远送了!”

    刘启云真被气得不轻,已经失去了风度,他接受不了。自己这一退,竟连个毛头的小旮旯小子,也敢抢白自己。

    试想往昔的风光,真是叱咤风云,不可同日而语,刘启云连连摇头,好汉不提当年勇,直接下了逐客令。

    王浩面色也不好看,被人直击,驱逐出去,想想还真是失败,他想说什么,不料贺东来哈哈大笑,拉起王浩的手,转身就走。

    “刘大部长,告辞了!”

    刘启云更加气恼,脸色发青,抓起茶几上的咖啡壶就要往地上摔。刘琪快步跑了上来,一把夺了过去。

    “爸,这好多钱买的呀,是我买的,不是你买的,我就这一个壶了,你给我留着吧!”

    刘启云气势大发,他不能反击儿子,毕竟咖啡壶真是人家自己买的,不是他的,他摔不得。

    可看着儿子那副爱惜的摸样,气更不打一处来“好好好,我摔不得,但你我能打你吧,你是我生的,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来来来,你来,让老子我打一顿,泄泄心火!”

    刘琪拿着咖啡壶掉头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你自作自受,和爷爷一样,老顽固,要不是这样,我弟弟能走,你妹妹能躲在农村老死不相往来!自欺欺人!”

    刘启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气呼呼地喘着,转眼头向旁边一歪,嘴里就吐了白沫了。

    刘琪边走边说,还不算完,说话中间回了一下头,一看情况不好,竟然慌了神,咖啡壶‘噗通’一声跌落在地,碎为几辦。

    随即大呼一声,跑上前去,抱住刘启云喊道“爸,爸你怎么了爸,爸————你不能吓我呀,爸,爸爸——————”

    贺东来和王浩听到喊声,快速返身,王浩一看,得了,老爷子这是气出羊癫疯了。

    于是赶紧推拿按摩,点穴治疗。刘启云本就没有羊癫疯的病史,加上也是真被气着了。

    被王浩三推两柔的当场就缓过神来,王浩让刘琪弄了杯凉白开,给刘启云喝了点,这才开口道歉。

    “刘叔叔,您别生气,我错了,这事是我不好,你是不知道,我难为啊,被人就这么给了一枪,差一点小命就丢了。

    我是气不过,但您千万也别生气了,别气坏了身子。”

    刘启云艰难的眨了眨眼,抬手向刘琪招了招“命中本注定,你看看,你不让我摔,这不还是摔了,你呀你,宁愿把你爹我气病了,也不舍得你那几个破盆子破碗!”

    刘琪哪敢反驳,只能不说话,他那哪是什么破盆子破碗呀!俺滴那个娘呀,那不是元青花,就是大红釉,随便一件拿出来,价都得上万。

    但他知道,老爷子这是火没出来呢。得,你愿意说什么说什么,我不和你计较,俺惹不起,俺不惹。

    贺东来也没想到老爷子气劲这么大,现在看到舅舅这么个状况,也很后悔。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亲舅舅,这还没叫声舅舅呢,真要有个好歹的,那可就成了最后一面了。

    于是他也悚了,嘴角咧了咧,苦喺咧咧的叫了声“舅舅,舅啊,我错了。孩儿错了。”

    听到这声舅舅,刘启云本来一肚子的气,顿时没了,就像小孩手中捏着的大皮球泄了个一干二净。

    他只感觉身上一阵爽快,浑身上下就连毛孔中都透着惬意的舒爽。

    这声舅舅,刘启云等了40年了,这一声舅舅,把刘启云叫的老泪众横。他紧紧地抓住贺东来的双手,颤颤歪歪的裂开嘴,一个劲的笑着。

    “好,好,好啊,那什么,刘琪呀,你还不快去准备,弄酒,让我和你弟弟今个儿好好喝一杯,喝一杯。”

    说完,刘启云看着王浩“人不大,口气不小,你气着我了,你给我听着,今个得罚你酒,罚到我满意为止!”

    王浩赶紧点头“刘部长,不,刘”

    “我比你爹大!”

    “那,那刘伯伯,我喝,我一定认罚,喝多少都成,但是您可不能多喝。还好您没有其他什么身体问题。

    我听刘琪说您身子骨一向都好,但这种最好也得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明个儿我陪您去,我是大夫。

    刚才我真错了,我真怕了,这要是突然来个什么大毛病,我今个而在这就是犯罪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省省吧,你是想说脑溢血和心肌梗死吧。你请好吧,我刘启云别的不敢说,这些毛病都没有。

    我健康着呢,身体倍儿棒,牙好胃口好,吃嘛嘛香!”

    王浩摸着脑袋傻笑着陪着,他可不敢这么说刘启云,刘启云自己说出来到罢了。大过年的,你敢说人家脑溢血,你敢说人家小心梗。

    一场闹剧过去了,刘琪和家政服务员备好了饭菜。刘启云招呼着,大家一块上桌。今个真高兴,虽说小有波折,不过大有收获。

    刘启云破天荒的开了瓶茅台,刘琪伸手接了过去,为大家一一斟上。看着满桌的好酒好菜,刘启云端起了酒杯。

    “来,今个高兴,我大外甥回来了,还给我带回来这么一个大侄子。我开心啊,来,大家干一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