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46章 胡大老爷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丢人了,丢人丢的让他自己极其鄙夷自己。美女见得多了,按说应该不至于这么露怯。

    但事实真是如此,安琪儿的可爱清纯,使王浩感到一种深度的震惊。这种震惊,是一个男人见到一个极品的女人之时的震惊。

    这种女人,每个男人看到了,几乎都不忍心去涉渎,心中情感突然被震撼,有的只是珍惜与爱怜般的喜欢。

    而面前的安琪儿真可谓婀娜秀丽到了极点,在大漠飞沙空旷背景的衬托之下,更显得气质出尘。

    她此时正好奇的看着王浩,长长的睫毛眨动间,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泛出无限纯真而又充满了灵气的光芒。

    这种灵动的眼神,是那么的让人迷醉,王浩只感觉这种眼神像一阵温柔地风,轻轻拂过山岗;像轻轻的小河,在涓涓的流淌。

    她就是一个精灵,在大漠飞沙之中,在午日的照射之下,整个人身上如同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彩。

    又仿佛九天降下红尘的仙子,利落飒爽,嘴角那迷人的笑,给人以无限的遐思。给了他太以惊艳的感觉。

    此时的王浩彷如身居幻境之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凌步在云雾般的飘飘渺渺。而姑娘恰似云中的百合,瑶池畔中一朵洁白的仙葩。

    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如此的让人望而迷醉,让人禁不住沉沦,就这样失神的仰望,有的只是仰望!

    而就在王浩失神之际,一句低沉的轻诵,俞渐俞近。这声音仿佛谁在唱和,又像是沉古鸣钟,使众人心神一荡,瞬间惊醒。

    “纵有千年,沧海桑田,天星风象。

    浩瀚沙海,时俞千年。天地之相法,八万四千,人之心肾相法,八寸四分。

    人之金木水火土,应五天星元,又二十四星,应天下,星有美恶,地有吉凶。人有七魂,当守八魄”

    大家回头看去,周围不见一人在说话,而刚才传到耳中的声音却是那么的真切,不由得各个疑惑不解的纷纷看向王浩。

    王浩也莫名其妙,自己在愣神的时候,明明听得真切,确实是有人在低声沉诵着什么。

    但现在仔细的看看身边几人,除了科考队员,与贺东来、安得利、李钰之外,并无旁人。

    他不仅回味着纵有千年天星风象。

    浩瀚沙海,时俞千年。人之心肾相法,八寸四分。

    人有七魂,当守八魄

    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又为什么这几句话恰恰在这个时候出现,正在自己几乎被安琪儿迷醉的时间,恰如晨钟暮鼓般的将自己点醒?

    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真有着什么安排不成?

    千年,世事轮回,天象,岂不就是命中注定。那人之心肾又作何解?岂不是说人要中规中矩,安当as天命?

    那为何又七魂八魄,乱七八糟!

    王浩使劲的摇了摇头,从骆驼背上爬了下来。看着大家唧唧咋咋,莫明其妙的相互问着,只能连连摇头。

    安琪儿也是一阵疑惑,目光紧紧的盯着王浩,想要王浩给他一个解释。王浩两手 一探,很无奈的说道。

    “你们别看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家顿时有些慌乱,这事有些诡异,好好地,大中午头的,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太不可思议了。

    老教授周星南也有些感觉自己听错了,他带的弟子多年从事考古发掘工作。对于鬼神之说,那是一概不信。

    可今天确实领教了,假如没有鬼神,究竟是谁在说话。老教授四下里寻觅着,突然下马大声喊道。

    “快,前面,快去看看,看看老向导!”

    大家这才纷纷下马,跑到骆驼队前面。只见前方的老向导双手合十的匍匐在地,身心赤诚的正对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俯首叩拜着。

    不仅如此,口中还一个劲的念叨着“胡大保佑,真主切莫生气,保佑我等安康到达,切莫生气,切莫生气!”

    找来这个老向导确实很不容易,老向导是省委组织部大部长雍映之,亲自托人帮忙请来的。

    老向导是个虔诚的信徒,对波斯教唯一的神胡大敬畏有加。他终年穿梭来往于沙哈拉大沙漠之中。

    带着他的驼队,运输物资,医药品,到各地交换,以此谋生。特别熟悉沙漠中的地理环境,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

    老人就是沙哈拉的活地图,人称鞍力满。他不太爱说话,与人交流,不到一会,他就会和你讲述他信服的古兰经。

    讲他在沙漠中的各种奇遇,你要是不信,他就会说“你不信,胡大是会要怪罪你的。

    《古兰经》第112章中明确叙述胡大是最高的实在,唯一的真宰,万物的创造主;

    胡大自有自在,无始永存,超绝时空而又无所不在 ;他独一无偶,全知全能,普仁特慈,同时又威严无比,善恶必报,清算神速。

    你要先信了,胡大保你一世安康,家和康顺!”

    你若不信,鞍力满老汉则会真不理你,不再说一句话,自会去翻看他那本古兰经,看得津津有味,虔诚无比。

    看到大家走近,鞍力满老汉依旧不管不顾。虔诚的磕了几个头,才依然跪在地上,转身回头对大家说。

    “胡大发火了,你们看天象,现在啊嘛在风季,你们不专心赶路,胡大他老人家,那是要怪罪下来的啊。”

    王浩赶紧上前,想要搀扶起鞍力满老汉,但是老汉拒绝的说道“我不能起来,膜拜还没有做完,你们最好跟着我一起做,不要惹怒了胡大他老人家!”

    说完不再理会众人,继续着他虔诚的膜拜。

    王浩和大伙只能在老人家身旁等着。鞍力满老人膜拜完了之后,这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尘说道。

    “我的乌力安江(身体很棒的朋友),现在是沙漠中最危险的季节,四月末,五月初。

    风沙说起就起,我们要去的正是沙哈拉沙漠腹地。这要经过很大的戈壁滩,以及沙漠干涸古道。

    要不是有着干咁可河古道,就是神也不敢在这个季节过沙漠。那时连路也将会无法辨认的。

    但是想再往深处走,能不能找到干咁可河古道,那就要看上天胡大老爷的安排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