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48章 沙漠中的胡杨(爆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周星南的几位学生纷纷叫嚷着。他们不相信这么邪乎的事,太过诡异了。可不相信却是实实在在的听到了吟唱的警告,听起来还真是经文真言。

    此时周星南听到学生们的叫嚷声也走了过来。劝服着说“其实可以解释,只是需要验证。沙硕在流动,可能产生的震动音使我们出现了幻听吧。

    这也是罗盘为什么指北针偏向的问题所在。我只是猜想,你们几个回去做个试验,我们以后好好研究一下,就定个课题好了。

    鞍力满大哥,你看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这是你的罗盘,的确很精致,请你收好。”

    鞍力满接过罗盘,又双手合十向南拜了几拜,这才说道“等过了这个戈壁滩,我们找到了干咁可河古道,那才是真正的进入了沙哈拉。

    不过进入沙哈拉之后将会更加的凶险。干咁可河古道早已经断流了,已经有着几百年的历史了。

    这条河自源头进入沙漠腹地之后,便不见了踪影。老一辈的老一辈,也就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经说过。

    他也是在赶脚的时候沿着干咁可河一直行走的。不过他亲眼看到干咁可河在一夜之间没了踪迹。

    他们晚上卧在沙窝子里睡觉,第二天起来,整条河都不见了。听起来神奇,其实老祖爷爷他们是碰上流沙了,大量的流沙。

    我们称其为‘胡大的怒火’!

    流沙其实就是胡大为了惩罚贪婪的异教徒而产生的,所以他一怒之下,煽动起整片的沙丘,埋葬了所有的人。

    据说不仅仅是一条小河,很多远古的小国家,还有城市,都会在一刹那间被流沙所掩埋,剩下的,只能是一片无垠的荒漠。

    我们进入沙哈拉,要小心,一定要小心。你们千万不要贪婪,不要想着什么财宝。那些其实都是罪恶的源泉。

    真要是惹得胡大发怒了,恐怕谁也没命活着走出来。哪怕你只有那么一点点的邪念。

    胡大也会让你在流沙之中迷了路,或许你就会被流沙永远地埋在地下,变成厉鬼,永世再也别想出来了。”

    王浩与贺东来摇了摇头,奶奶的,我们是来开发沙哈拉的。真要是这么说,那岂不是要和胡大作对,抢夺他的宝藏。

    王浩心中这么想着,嘴上却说“鞍力满大叔,我们明白了,您看是不是可以走了。假如能在天黑之前,我们赶到干咁可河古道,或许还能找到地方扎营。”

    鞍力满大叔点了点头,带头向前走去。他这人就是这样,感觉话说完了,就不会再理你,说走就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贺东来赶紧招呼大家上马,王浩又爬上了骆驼,一行十几人这才开拔。走出马阿拉玛大戈壁滩的中部,靠近沙哈拉的地段,还真是和真正的沙漠不一样。

    一路走来,离马阿拉玛大戈壁滩的边缘越来越近。终于发现了一些沙枣的枝干和小胡杨般的灌木。

    再向前,竟然还有着零星的海子与小水洼。鞍力满老汉这才兴奋起来,他振臂高呼,第一个拍着骆驼跑向了水洼。

    “阿拉胡大,我的真神,感谢您的庇佑!胡大保佑!

    真神啊!我的乌力安江,快过来歇歇脚147吧。”

    鞍力满老汉跳下骆驼,从骆驼的背囊中抓出一大把盐巴,还有几块豆饼,引逗着骆驼走到了水洼处。

    “我最亲密的老伙伴,你需要再吃上一点了。过了这个地方,恐怕我们就要面对那无限的流沙了。”

    安得利牵着马走了过来,十分不解的看着鞍力满老汉说道“鞍力满大叔,你喂它吃这些东西,那它岂不是越吃越渴,越渴越喝,他究竟能喝多少水啊?”

    鞍力满大叔哈哈大笑“我的乌力安江,你看他有着这么大的两个驼峰,你想想,不用盐巴吸引着,他能喝水装满它吗?”

    大家纷纷走到水洼处,这个小水泡看样子很浅,王浩脱下了大衣,撩起水来洗了几把脸。

    安琪儿和李钰都很兴奋,一路上这两个女人不用谁介绍便主动走到了一起。唧唧咋咋的说个没完。

    李钰最先脱下了羊毛大氅,安得利在身旁赶紧接了过去,帮她叠起来放到了一边。李钰摘下口罩,对安得利笑了笑。

    “你也洗洗啊,洗洗会舒服一点吗,看你那满脸的沙子,也不带个口罩。”

    安得利点了点头,撩起水洗着脸说道“洗,一定要洗,好好洗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怎么也得洗干净了才好。”

    李钰看着安得利那撒欢般洗脸的摸样,不禁扑哧一笑。不再理他,自己也洗开了。

    安琪儿看了看水洼,撇了撇嘴角,朝上游走去。

    王浩打趣的笑了一声说道“我说,小安子,你就不能慢点折腾,看你把天使美眉都气跑了。

    你把水都搅和混了,你让人家怎么洗!”

    其实李钰走向上游,还真是嫌弃安得利把水搅浑了。十几个人一字排开,再加上骆驼,人畜一块,好一顿狠洗,这水不浑浊才怪。”

    水洼不大,上游还有几颗胡杨长在水洼岸边。安琪儿有些使小性子般的,折了一条胡杨的枝子,拿在手中挥舞着,久久没有下去洗脸。

    不想被鞍力满大叔看到,长叹一声“我说姑娘,这么好的树,是应该爱护的,你知道吗,我们每年都会在五月份在戈壁滩种植胡杨。

    胡杨,是沙漠中的英雄。他是征服整个沙丘的属主。是胡大赐予沙漠的福泽!一棵胡杨便是沙漠的一个天使,她和你的名字一样,都是安琪儿!”

    对于鞍力满老汉的这个说法,周星南老教授颇为赞同,看到安琪儿有些不高兴,还不愿听的意思,他赶紧补充说道。

    “安琪儿,鞍力满老大哥的话说的没错。你是不知道,胡杨的枝条生性繁茂。他能挡住不少风沙,风沙被他的枝条叶片挡在树下,堆积在一起,便不会在到处乱飞。

    一棵胡杨树,真能巩固住一片沙丘。他树干下沙丘聚集的越多,它长的就越旺盛,越繁茂。

    在这里,胡杨是主宰,他是沙漠中的生命,也是我们国家治理沙漠的首选树种。他给我们这片浩瀚的沙海带来了生命,带来了希望!”

    老教授一半劝导的,一半科普的认真讲解着,说完,他指着胡杨树身下的芨芨草,骆驼刺,和旱芦苇等低矮灌木荒草,继续说道。

    “你看,有了胡杨,才会有这些小生命,还有红柳树,他们只在有胡杨的地方才会活的旺盛。

    他们彼此依靠,生死相依。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在这片广阔无垠的沙海之中,生死相依,交织出一片生命的海洋,希望的绿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