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53章 死亡沙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此时的安琪儿浑身软的像一团烂泥一般,瘫倒在了王浩怀中。而王浩也被安琪儿刺激的心神激荡,

    两个人几乎都忘记了身在险境,还是处于驼背之上。这时漫天的沙暴已经越来越厚重。

    简直就不是沙暴了,只能说是沙海。不,应该说,他们是在沙子里面骑在骆驼背上,激情的上下颠簸着狂奔。

    风暴越来越大,两人的身体好像塑料的垃圾袋一般的在驼背上,被狂风凌乱的吹着,上下颠簸着。

    而骆驼此时已经气喘吁吁,早就有些走不动了。

    可爱的骆驼现在累的几乎全身脱力了,他颓废的向前迈着脚步,每迈出去一步,都是那么的费力,那么的机械使然,身不由己。

    终于骆驼双膝朝前跪倒,匍匐在地,他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便将自己的脑袋,拱进了沙子里,再也不动了。

    王浩依旧抱着安琪儿,随即从骆驼的脊背上摔了下来。他双臂紧紧地拥抱着安琪儿。任凭两人顺着沙丘往下滚落。

    狂风像吹气球一般的吹着两个人,有时王浩只感觉自己和安琪儿被狂风整个卷了起来,又从空中抛下,他记不得,这样的被风从高空中抛落下来是第几次了。

    他近乎已经模糊了意识,潜意思中只知道自己不能放手,决不能放手,因为自己抱着的是安琪儿。

    这可是福尔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抱着她,就等于抱着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金山。

    安琪儿有些想要昏迷了,她脑袋晕晕的,看不到一点东西。茫然中,她只知道自己依然被王浩抱在怀中。

    自己被他抱着,这个人刚才和自己接吻了,并且他钢针一般的大东东,还曾经一度抵住了自己的芯蕊。

    安琪儿下意识地伸手死死地箍住王浩的身子,她不知何时钻进了王浩的大氅里,像个小猫一般的偎在王浩怀内。

    她现在不在意一切,不关心任何事物,她只想就这样抱紧王浩,只想这样被王浩箍在怀中。

    她感觉王浩宽大的胸怀是这样的温暖,是这样的安全,是这样的惬意,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之中,这里是最为安全,最为温暖的。

    她不想管太多,也不想知道什么,她只想就这样在王浩的怀中静静的安睡下去,排除一切令她讨厌的沙暴,赶走那令她越来越不安的风声。

    风像鬼一样的呼啸,夹带着漫天的飞沙。不要命的向两个人扑147来,王浩下意识地躲避着天上铺天盖地袭来的沙子,抱着安琪儿没命的跑着,跑着

    他此刻感觉自己的人品很不好,好像全世界都在针对他一样。

    十米,三十米,一百米,二百米,就在王浩真心坚持不住了的时刻。从他的身旁,斜刺的冲出一头浑身上下雪白的骆驼。

    骆驼突然双膝跪在地上,王浩没有犹豫,立刻抱着安琪儿爬上了驼背。

    这头骆驼很奇怪,只有一个驼峰。他等王浩坐稳了,紧紧地抓住了他雪白的驼峰之后,才毅然起身,扬开四蹄,没命的向前奔去。

    王浩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会出现了一头骆驼。他只是知道自己得救了。

    他微眯着自己的一双眼睛,细细的观察着这头骆驼。凭感觉,他认为这是一头野骆驼。

    野骆驼的驼背雪白细腻,周身的毛柔软舒适。虽然只是一个驼峰,但王浩坐在驼背上却觉得很安全。

    即使天上的风沙再大,王浩此番真心的相信,一定是有天神在暗中的保佑着他。如若不是,那在这么危险的情形之下,怎能恰巧能出现了一头野骆驼,还会来救自己呢?

    这无法去解释,你总不能说,我们可爱的野骆驼也有着慈悲心怀,也有着心理感应爸。

    王浩唯一的自己开导,就是认为一定是真主胡大的恩赐,是他的真诚感动了佛祖,感动了上苍!

    对这方面,王浩心里一直都是模凌两可的。他认为自己就是天神下凡,身上环有着六丁六甲的真身守护。

    用他有一次和赵誉刚喝酒的戏言来说

    我是天上有份的大神,我是神君下凡,是下到你们凡间接受磨难的。要不为什么我几次生死的关头都可以轻易的避开,要不为什么我总是大难不死,还步步高升!

    当然,这几句话,王浩只对赵玉刚说过,还是在酒后,赵誉刚也许早就忘记了,根本就没当真在意。

    但现在王浩想想,好像还真只能这样解释。因为抬头望时,他清晰地看到了前方存在着很多断垣残壁。

    那里模糊中像是一个废弃了几个世纪的古代城墙。

    此时的野骆驼早就累得不行了,口中的白沫子不断流出。天地也已经分不清了,到处都是昏昏暗暗地,到处都是漫天的黄沙。

    眼看着没有几步了,骆驼实在也跑不动了。他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王浩也顺势从他的背上滑了下来。

    而前方,不远的前方,也就是一百多米。一百多米就是古城墙。王浩抱着安琪儿,艰难蹒跚的向前跑去。

    突然,怀中大氅内的安琪儿发怒了“王浩,王市长,回去,回去帮帮它,是它救救了我们”

    王浩愣诧了片刻,只这一个小小的停顿,他便被狂沙击倒在地,身上顿时被一层狂沙掩埋了一半。

    他将脑袋拱进大氅内,大声的吼着“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它的,他是我们的恩人!我一定要救它,不过,你现在给我好好的听话,我先把你抱到城墙的根下,我再回去把它拉过来。”

    安琪儿点了点头,她无力去辩白,去和王浩争论什么,刚才说出那几句话,她仿佛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王浩弓着身子,向前爬着,侧卧着向前挪动着身子。他试了几次,想要站起来,可费了半天劲,被狂怒的沙暴很轻易的便又一次击倒在地。

    看起来是细沙,其实聚集起来,一起向人袭来的力量是巨大的。这就好比你抓一把沙子打人,和把沙子装进沙包中再用来打人,你想想,效果会不会一样!

    王浩的个性是一直都不肯服输的,他的倔强,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更何况,现在离前面的古城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王浩就这样一只手抱着安琪儿,一只手抓着沙土向前趴着离古城墙越来越近

    他的手套在爬行中很是费力,他干脆甩去了手套。徒手扒着沙子向前爬,百来米的距离,看起来近,在这漫天的飞沙中,爬起来却是异常的艰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