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64章 一句话得罪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李常山和哈拉汗一起走出了常委会议室,他们不知道此时那些常委们的想法,假如真要知道了,不知李常山会不会无奈的捧腹。

    气人的哈萨克?买买提绝对是个搞政治的高手。他考虑了半天,西北的阿拉望县与准噶县、沙里埠县,简直可以说是一片不毛之地。

    那是最为靠近沙哈拉边缘的,以半戈壁滩形式存在的贫困县区。

    假如自己去了这三个县,不要说那一路之上的颠簸会让他苦不堪言。更没有他所喜欢与认同的干部在那里任职。

    想了想,又是和新来的省委副书记廖启明同行。

    廖启明来了都一个月了,两个人就是在第一次的欢迎酒会上私,下里相互敬了杯水酒。说实话,这一个月之中,再无纠葛。

    不过哈萨克?买买提,却对廖启明这几天的所作所为绝对的了解。廖启明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拜访了哈拉汗书记,但却对自己的门想都没想过要敲过!

    一个月了,怎么说,怎么解释。哈萨克?买买提其实一直都在等,他还幻想着廖启明会在第二天推开自己的办公室。

    但现在看来,这个京里下来的寸头,眼中根本就没他这一号人。自己和他搭档去西北三县视察,不要搞得太过份好不好。

    于是等哈拉汗和李常山一出门,大家都站起身来想要离开的时候,哈萨克?买买提突然伸出了双手,往桌子上压了压,示意大伙坐下,然后说道。

    “那什么,哈拉汗书记走得急。事情也比较紧急,这样吧,我看雍映之部长你和廖启明书记一起去西北三县吧。

    雍部长你是准噶县上来的干部,你正好可以带着廖书记下去好好视察一番,和廖书记147讲解一下我们西北三县的复杂形势。

    我可是听说近来阿拉望县的治安情况很不好。正好廖书记原来是京城主管政法的书记,还希望廖书记和雍部长你们下去视察的时候,能发现点什么。

    我呢,和纪委书记卢望提,去西南的回尔满栖市。大家看怎么样?”

    组织部长雍映之没有说什么,他和哈萨克?买买提一直意见相左,哈萨克?买买提这个大省长,自从历任xj省自治区主席以来,搞经济不行,搞内斗,和耍小心眼绝对有一套。

    按说已经是省部级的大佬了,怎么都应该有大局观,前瞻性。可雍映之却是在哈萨克?买买提身上,看不到一点他适合做自治区主席(省长)的影子。

    这么多年以来,这个自治区主席就没做出过什么大的惊天伟绩。小打小闹到有,但这很不符合一个自治区主席(省长)的身份。

    所以雍映之是从心底里鄙视哈萨克?买买提。

    一般情况下,由于两人工作性质的不同,雍映之选择能忍就忍,能将就就将就,他不想与哈萨克?买买提针锋相对,搞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他一直紧靠着哈拉汗老书记的脚步,紧随不离。这也是因为哈拉汗?艾德老爷子崇高的个人魅力使然。

    作为老革命战士,xj地区的老无产阶级领导人。哈拉汗?艾德的所创造的丰功伟绩,是任何人都不能相比的。

    所以他的儿子哈拉汗也能一直顺风顺水的得到大多数人的爱戴。少数民族地区讲究的就是一个德高望重、一个众望所归。

    但真心计较起来,很多人都能看出,其实哈拉汗书记,要比老爷子哈拉汗?艾德有成就。

    他所执掌xj地区以来,所推行的一干施政方阵,都是紧贴着老百姓们的实际要求的,都是紧随着时代发展的脚步的,紧跟着党和中央的步伐,大步前进的。

    雍映之没有异议,那是因为他明白哈萨克?买买提在心中打得什么算盘,对哈萨克?买买提这样的打算,雍映之不屑一顾,不肖与之计较。

    廖启明看到雍映之不说话,于是自己也没意见。哈萨克?买买提怎么说也是一省之长,自己初来咋到,人家领导怎么安排自己怎么做就是了。

    但廖启明没意见,不代表自治区政法委书记卢望提没有意见。

    他即使与哈萨克?买买提私交不错,但也不能容忍你哈萨克?买买提,在一干常委面前,出言说自己职责内出现了问题。

    我主管全省政法工作,你说阿拉望县的治安情况很不好。你摆出例子,讲明道理。凭口空说啊,不带这么糟蹋人的。

    知道的人明白你心中打着什么小九九,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阿拉望县的治安情况很不好呢。

    这是卢望提所不能忍受的,于是他坚定地清了清喉咙说道“这个吗,哈萨克?买买提主席,你说阿拉望县的治安情况很不好。

    这个问题我不能认同!

    哈萨克?买买提的治安情况,大家也有所了解。他紧靠沙哈拉地区,是我们xj自治区最为贫困,沙漠化程度最为严重的一个县。

    并且县区的居民大多数是动图国的移民,自古以来就是动图民族在我们xj地区的避难选地。

    由于众多历史原因,与宗教信仰以及他们之间的内部矛盾。

    动图民族生性好狠斗勇,一件小事,稍不顺心,便会拔刀相向。也是俗话说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他们凭武力解决问题哦。

    虽然在我党和政府的大力帮助下,近年有所改善。但还是时常有大案要案发生,引发出很不好的社会效果,甚至一度让居民们产生恐慌心理。

    但这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作为一味有着其他想法的动图份子们,他们心中真正的打算是什么。

    所以简简单单的说成是治安问题,我不能认同。那个哈萨克?买买提主席,我看我还是与雍映之部长与廖启明副书记一起去趟西北三县吧。

    至于西南的回尔满栖市,我看你自己去就行。

    我是省政法委书记,既然阿拉望县的治安情况很不好。我就需要亲自到那里走一趟,也做一番详细调查,掌握第一手资料,更有利于我今后的工作,您说是吧!”

    哈萨克?买买提真心很后悔,他没想到自己打了个小算盘,千算万算,把自己的老盟友给得罪了。

    不就一句话吗,你卢望提至于吗。至于这样上纲上线,在大家伙面前强调,让我进退两难吗。

    哈萨克?买买提此刻只想着自己丢脸了,算盘打错了。谁都知道他和政法委书记卢望提的关系不错。

    但却没预想到,在这个时刻,卢望提却没给他面子,还狠狠地借机捯饬了自己一顿。

    哈萨克?买买提火了,他把自己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使劲一顿,出声说道“那就这样吧,我让自治区政府办公室的袁主任和我一起前往,你就陪廖书记和雍部长去调查去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