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67章 古城遗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安琪儿愣了一下,一跺脚,抓住王浩的手,随即跟着就跑。她一边跑一边大声叫着。

    “小白,小白你等等我,小白,我决定要养你了,不要你在沙漠中继续受苦了,小白,以后我给你吃好的喝好的,我一定要让你享受到兽王一般的待遇,小白,你不要走啊,不要离开我!”

    王浩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安琪儿却依旧跑的一包子劲,根本没有感到累和停歇的必要。

    城墙被风沙遮挡,骆驼直接便跳了下去,安琪儿拉着王浩的手,被王浩慢慢的顺着城墙根放了下去。

    她的脚刚踩到下面的小沙包,便迈开大步向前追去,一不小心前脚陷进了沙堆中,直接一个跟头向前翻滚着,滚到了沙丘下。

    把王浩吓了一跳,大吼一声“安琪儿,你慢点,那个畜生不通情理,他跑了就跑了,我们别追了。”

    安琪儿帽是摔得不轻,王浩跳下城墙,扶起安琪儿的时候,安琪儿还在哼哼着“哎呀,摔死我了,死小白,臭小白,看我抓住你,不打死你”

    王浩哈哈大笑,发现安琪儿只是被摔了一下,并没受伤,也就释然了。刚想扶起安琪儿去藏兵洞,不想白骆驼竟然扬着四蹄跑了回来。

    只见这个通身雪白的家伙,停在安琪儿的身前,突然叫了一声,不等安琪儿和王浩反应,骆驼张嘴轻轻地咬住了安琪儿的衣襟,便往后退。

    王浩吓了一跳,以为这头野骆驼想要咬安琪儿,刚想上前踢开骆驼。就听身后一声闷响。

    刹那间城墙轰然倒塌,随后扬起了漫天的沙尘。

    王浩无法去解释什么,他的思维现在已经停歇了。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拉住安琪儿的胳膊,两人一头野骆驼,发了疯般的向前跑。

    这也太骇人了,冥冥中,这头奇怪的骆驼,难道真是上天指派下来的,来救他和安琪儿的?

    如若不然,自己和安琪儿刚才一定会被埋在城墙之下,这可是黑黑的石头墙啊,那一块大石头看上去几乎都能有百十来斤重,假如被砸到,不死即伤啊。

    王浩与安琪儿驻足停下,向后心有余悸的看着,白骆驼静静的停在安琪儿的身旁。

    安琪儿回身抚摸着白骆驼长长的脖颈,把自己的脸慢慢的贴在那雪白的驼绒之中,轻轻地依偎着。

    一人一驼,在这个空旷的大漠之中,给人以无限的娇美。

    城墙倒下后并没有停止,而是在继续往下塌陷,王浩脚边的流沙也随之慢慢的向城墙处流去。

    两人诧异的感觉,城墙底下仿佛似个无底的深渊一般。这么多的沙土,仅仅在一刹那之间便落入了深渊之中,眼前显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

    空洞一眼看不到底,显得相当骇人。由洞底吹出一阵冷风,不禁使人头皮生凉,微微发麻。

    安琪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白骆驼竟然也俯身陪着安琪儿坐到了一旁。王浩慢慢的向前走去,小心的探查着。

    “王浩,不要过去,快回来,你给我回来。”

    “安琪儿,你在这等着,这里好像还有台阶,我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王浩小心的向前探寻着,空洞深不见底,里面黑乎乎的,不过由于城墙倒塌,到是能清晰的看到,边缘处有一条向下通着的阶梯。

    有阶梯,就说明是人为修建的。王浩放了心,这里弄不好就是古代城墙下的某处藏兵或者堆积物资的所在。

    他返身回来,安慰着安琪儿,安琪儿紧紧地抓住王浩的手臂,说什么也不许王浩再离开自己一步。

    王浩点头答应着,刚想说话,远处一声声的呼叫,和清脆的驼铃声传了过来。

    “是鞍力满大叔,安琪儿,你快看,是鞍力满他们。”

    安琪儿兴奋的站起身来,激动地跳跃着,欢呼着不远处的队友们。

    “我们在这里,你们千万不要过来,这地下是个大坑,很大很大的大坑!”

    听说有个大坑,对面的鞍力满老人疑惑的跳下了骆驼。

    随行的七个警卫连的战士们,也端起了步枪、跟在鞍力满大叔的身后向大坑边缘慢慢的走去。

    不想鞍力满大叔走到大坑附近之时,只看了一眼,便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对着大坑昂头便拜。

    “祖宗再上,受鞍力满一拜,千年了,上千年了,可找到你们了。”

    教授的两名学生从大坑侧面走了过来,他们兴奋地抓着安琪儿的手,激动地大声说道“小姐,这下可好了,小姐,你还活着,这下我们就能和查理?福尔斯总裁交代了。”

    安得利一拳捣在王浩的胸前,王浩惨叫一声跌坐在地。就见安得利气愤的吼道“你他丫的还活着,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还活着,我打死你,我一定要打死你。”

    王浩没有辩白,任凭安得利火大的怒吼着。辩白什么,安得利不亚于自己的亲哥哥,自己让他担了半天的心,还不让他发会火吗。

    他捂着胸口,安琪儿机灵的钻到了两人身前,生怕安得利再出手打王浩,赶紧用身体护住王浩,小手掰开王浩的手掌,王浩胸前被沙豹子抓开的口子,又开始往外渗出了血。

    “你干什么打他,他是市长。你看,刚刚长好,又流血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拿纱布啊!”

    七名战士现在也跑了过来,他们赶紧解开随身的急救包,取出三角巾帮王浩包扎起来。

    安得利一脸惭愧,他不知道王浩胸前有伤,一个劲局促的道着歉,向王浩说着好话。

    “行了,捣一拳就捣了一拳,男子汉大丈夫,你就不能磊落点,有什么好道歉的,你是我哥,打就打了。”

    王浩这么说,安得利更感觉过意不去,他到不是因为后悔捣了王浩一拳,而是因为心疼,看着王浩胸前那一条条的抓痕。

    条条触目惊心,又深又重的摸样。安得利的心,就像被刀绞一般的疼。

    好在现在是初春,不必担心伤口感染化脓。带队的警卫连班长,拿出卫星电话,向上级报告了已经发现了王浩,一切正常。

    王浩接过电话,不想电话中传出了一个非常威严的声音“是王浩吗?安琪儿小姐呢?我是哈拉汗,你还好吗,那就好,那就好。你们原地待命,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