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85章 城主的陵寝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真心无语了,哈拉汗给他的感觉不禁要给他加担子,还有一开始的抢投资,除此以外,那就是紧箍咒。

    紧箍咒,确切的说,王浩就是这么想的。

    他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个孙悟空,哈拉汗有一种唐僧般的感觉。自己建功立业也好,降妖除魔也罢,无论成就与否,都是师徒们共同的功劳。

    而这个师傅看起来比唐僧更厉害,不但懂得挖掘自己的潜能,还无时无刻的不在叮嘱自己记住责任,履行义务。

    王浩很是郁闷,他郁闷自己的官小,现在才知道,被上面一群公公婆婆们管着,时时刻刻提醒着的感觉是这么的糟心。

    他点着头,应承着哈拉汗的述说。大家也借机停了下来,非常疲劳的坐在了地上。都累了,很累很累,都需要休息。

    面对当前的困境,李常山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在掉下这个地下暗河之时,断龙石外前来救援的吼声大家都听到了。

    只是李常山有些意外,不,应该说很意外哈拉汗的表现。哈拉汗从没有过这样的表现,对一个地级市的市长,还是个常务副这么在意过。

    从一开始见面,到主动的以长辈自居。再到貌是喋喋不休的教导,哈拉汗表现出来的,与以往大相径庭。

    一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到后来李常山不得不想,哈拉汗这样做的用意究竟是为什么。

    哈拉汗明显到点了,还有几年的时光。这几年是他执政方针最后的落实与体现。这么多年以来,李常山都是支持哈拉汗的。

    不为别的,哈拉汗是自治区的一把手,自己是西南军区的一把手。

    哈拉汗的执政方针也好,施政策略也罢。都是以大局为本,紧跟党的要求与指导。可以说,是贯彻与落实。

    而自己领导着西南驻军,李常山知道,只有军民团结,紧密的配合,才能促使整个社会更加的繁荣稳定,才会国泰民安,一片升腾。

    单一听说王浩出事了,被埋在一望无垠的大漠之中。哈拉汗竟然不惧风险,亲自赶来救援。

    救援也罢,毕竟王浩是个正厅级的干部。身陷大漠之中,无依无靠。并且凭借沙哈拉一省书记的身份,也不可能不知道王浩是谁。

    但哪怕你就是知道,这一路你表现得也怕是太超人意料了吧。

    李常山正想着,突然被他身旁的小战士一把拉了起来,并把他掩在自己的身后。定神看去,身边的河水猛然间激浪翻滚,浊势涛涛。

    大家都站起了身,紧张的注视着河面。班长紧紧的抓着八一杠,安琪儿惊恐地靠着王浩,牙关有些打颤的说道。

    “王浩,怎么了,怎么回事,是不是要发大水了,难不成我们这么倒霉,刚才没被摔死,现在是要被淹死吗?”

    王浩拉住安琪儿,紧紧地握着安琪儿的小手,目不转睛的盯着河面。

    “别紧张,这并不是发大水。好像是突然水量增长或者减退。你看水面很浑浊,说明有大量的不明水量注入到了河中。

    只是我不明白,我们身处在一望无垠的沙哈拉,并且现在并不是雨季,这又是地下,哪里来的水流加入,难道这地下河也会有支流不成?”

    听着王浩的分析,大伙更加紧张。河水水量增加,这就意味着有危险的存在。大家都在暗河边上,假如真要是水量暴涨,谁也不敢相信等待着大家的后果是什么。

    因为他们都身在地下暗河,明确的说,现在这七个人就像身处在一个大山洞之中。头顶远处是一片模糊的漆黑,而身前脚下却是一条宽达百米的河流。

    想想都让人害怕,真要是发什么洪水,那一定是死定了。山洞之中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接受命运的洗礼。

    在短暂的发愣之后,王浩用手电仔细的探索着河岸上的洞壁。

    真心想不到,广阔无垠的沙海之下,竟会是这样的存在。不仅有嶙峋的奇石,还会有这么大的一条地下暗河。

    仔细的扫了几遍,王浩神色越来越疑惑。他终于将手电定格在一个姿势,身子前倾,认真地顺着光束向前凝神查看着。

    安琪儿又是一声大叫,在王浩定格的一刹那间,她第一个顺着王浩的眼神发现了问题。

    远处一队士兵,黑衣黑甲,手持圆月弯刀,身骑着高头大马,气势嚣张,威风凛凛的向大家冲来。

    不禁是安琪儿,就连李常山与哈拉汗也都看到了。班长赶紧闪身向前,第一个挡在大家面前,拉动枪栓的声音清晰可闻。

    “别开枪,很奇怪,你们看,他们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马蹄向前,根本就没落下。走,迎上去看看,我估计是雕像!”

    “什么,雕像?这可是在地下,也许是千米的地底之下。王浩,你不会是吓傻了吧,谁会在这千米的地下搞什么雕像?”

    哈拉汗非常不认同的质问着,不过王浩并没作出解释,而是拉着安琪儿,变向大队人马之处小心翼翼的走去。

    直到他拿着手电,拉着机械迈步,任凭自己随着王浩一个劲向前走着的安琪儿走出去几十米之后,王浩才回身对依然大声阻止着他的哈拉汗叫道。

    “哈伯伯,李叔叔,你们再不跟上,河岸堤滑,又没有手电,小心一脚踏空掉河里啊。

    哈伯伯,我说的没错,你们快跟上啊,你们想想,这么湿滑的河堤,怎么能行马?

    再看这些人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都有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还没来到我们面前。不是石化了,不是雕像,还能是什么!”

    李常山一拍手,哈哈大笑,招呼大家赶紧跟上。

    王浩说的没错,这么长时间,这队人马还是一个姿势,绝不会是活人。班长也明白了过来,招呼两名战士扶好哈拉汗与李常山,这才赶了过去。

    再说他手中还端着八一杠,有枪在手,还有什么好怕的,对面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几把圆月弯刀,区区不过百人而已。

    相信自己打到连发,一梭子下去就能放倒一大片,有何俱哉。

    越往前走,河堤变得越宽阔。走的近了,前面竟然是一个宽大的操场。而一伙手持圆月弯刀,个个精神抖擞,身骑高头大马的劲装大汉果然是石雕泥塑般的纯在。

    再抬头看去,整齐的石雕泥塑人像分成两列,再后面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分列整齐的古代西域打扮的士兵塑像。

    而在塑像的最后,是一座巨大的通体雪白,白若凝脂的玉石之墓。墓前墓后却无一名士兵守候,而全是玉石雕刻的,仿若真人一般的侍女守候在周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