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90章 朦胧中的颠栾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女王的声音真是好听,如莺似啼,袅袅娜娜。王浩不由听的痴了,把住女王的手一直不舍得放下。

    他现在真心想揭开女王的面纱,心中急切地想知道,在这朦胧的面纱背后,会是一张多么娇媚的面孔。

    女王轻端香茗,送与王浩嘴边。杯是羊脂玉杯,玲珑剔透,里面琥珀色的液体散发着阵阵醉人心魄的清香。

    清香袭来,不禁令人心旷神怡。王浩情不自禁的张嘴品了一口,这一口微酸略涩,舌尖微麻,过后一阵朦胧的醉意袭遍全身。

    人,身不由己的全身酥软,这种酥软是一种无端的惬意,是一种全身心的轻松与放纵,让人仿佛抛开了一切,回到了最本性的自我。

    王浩随意的俯身侧躺在凤床之上,拉着女王的玉指盈盈绕绕的抚摸着。看着女王姣好的身姿,酒醉般的说道。

    “还不陪本王就寝,卸去轻纱、更待何时。”

    不想女王莺莺燕燕之声又起“经年了,你又回来了。可是却带人打扰我的就寝,你真是千年的冤家,我无时无刻也不能耐你作何。

    今日随了你愿,还请大王念在你我往昔的恩情。帮我族好身对待唯一的后裔,这是我所有的托付,其实也是你当赴的责任。”

    王浩朦胧中只觉得轻纱浮动,弄得全身细痒无比,但却周身体泰,很是享受。此时的女王已经罗衣尽去,全身只剩一个较小的粉红肚兜,轻轻地偎到了王浩的怀中。

    王浩抬起手,一心想要揭去女王的面纱。不料女王却百般娇柔的躲闪,媚态十足,就是不允。

    王浩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声哀叹“你与我颠鸾倒凤,而我却看不见你的颜容。如此这般,我怎能尽心。”

    见王浩坚持,女王不再躲闪,只是突然扑到王浩的怀中,莺莺燕燕的哭了起来。一边娇嘀,一边为王浩退下衣衫。

    “大王,随了我愿,方才答应你呢。只是你现在看了,便不会答应我,这样失了金口玉言,会被天下人贻笑。

    这便是臣妾的罪过,断断使不得。”

    王浩疑惑不已,轻轻摇头“看你这般美妙的身子,可是个玉人儿无疑,为何一味的躲闪,不允我看,难不成你对自己的相貌没有自信吗?”

    女王呵呵轻笑,也不回答王浩的问话。只把王浩衣衫尽褪,扒的不带一缕,才全身依偎在王浩怀中。

    美人儿入怀,王浩哪还顾得那么多。顷刻间雄风阵阵,翻身跃马,扬鞭而起。一场厮杀,直杀得天昏地暗,香汗淋漓。

    王浩真心的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爆爽过,更没有这么尽兴过。怀中的玉儿娇柔无比,浑身细软。

    手到之处与触摸锦缎无疑,身上的肌肤和羊脂玉一样的雪白。至于身体动作,更是委婉承转,随心所欲。

    他怀抱着玉人儿百般揉戳,这一番好弄,直叫天地无色,生死相许。

    良久,王浩方才尽兴,抱着玉人儿侧卧在凤床之上。他细细的端详着怀中的女王,女王粉黛罗衫,不想面纱已去,也不知何时在戏闹中被扯了下来。

    只是云鬓纷乱,掩在面上,依旧看不到那娇美的容颜。面上一片粉红,就连脖颈乃至前胸都是娇粉一片,犹自轻微细喘。

    王浩伸出左手,轻轻地浮动女王的云鬓,想要掀起那一缕发丝。不想在手刚刚拂到女人的脸颊之时,王浩愣了。

    一种透彻自心底的冰冷袭向了全身,王浩只觉得全身发冷,冷的他一动不能动,左臂完全僵硬在女王的面颊之上。

    眼前的女王哪还是什么女王。

    寝室还是这间寝室,凤床还是羊脂玉般的凤床。依旧雕龙画凤,镶金嵌银。床畔还是那处屏风,上面镂刻着仙山云雾、花鸟锦兽,祥瑞之极。

    只是身前怀中抱着的人儿却早就变了,没了凤冠,没了轻纱,没了女王般的那种风临天下之威,而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熟女子。

    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与他一起进入这个荒无人烟的大漠,一起赴生入死,一起跌入深渊,一起来到了这个地下王宫的安琪儿。

    “安琪儿,这,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安,安琪儿,怎么会这样?”

    安琪儿好像刚刚睡醒一般,但是依旧依偎在王浩的怀中,眼角泪光盈盈。抽抽搭搭,唏嘘不已。

    她没有回答王浩的问话,只是紧紧的抱着王浩。良久,安琪儿突然抬起头,看着依旧发愣的王浩笑了。

    “王浩,你真讨厌。好讨厌,你把我拖到这里,可我却想不到你这么猴急。你快要弄死我了,你知道你刚才有多么疯狂吗?

    这哪像个市长大人,你,真的好厉害,来回弄了我几番,到现在还不罢休!”

    王浩傻了,傻傻的看着安琪儿,张嘴结舌的说道“不,不是的,安琪儿,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的。”

    安琪儿堵住王浩的嘴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还是真不负责任,你不是答应过了吗,答应过要照顾我,这么快就不承认了吗,你刚才想要人家的时候,可是什么都答应我了,想不到这么快就要反悔!”

    王浩急的眼都绿了,无奈的解释着“安琪儿,不,不是的,你想想,想想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太奇怪了,太诡异了。我们刚才不是在看壁画吗?对了,壁画呢?这是哪,我们怎么进来的?”

    寝室中依旧亮着两盏仙鹤铜灯,灯光跳跃着,照亮着寝室中的每个角落。安琪儿抱住了王浩,认真地抚摸着王浩胸前的伤口。

    这是被沙豹子抓伤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有些地方结痂已经脱落,成了粉红的细嫩疤痕。

    “是你带我进来的啊,壁画其实是个暗门。你一按我们就进来了,你还说这地方以前你来过呢。

    我问你是什么时间来的,你说好久好久了,那时我们一起来的。王浩,你给我很特别的感觉,好像这个地方以前我也来过,真是太奇怪了。

    你看这些东西,好像我都用过,你再看这个沙豹子兽皮。不是你打死的那只吗,你说要用它给我做条裙子呢,豹纹的一步裙,要是我穿上,会不会太性感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