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897章 滴水不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站在对面的雍映之有些手抖得端起了自己的茶杯,送到嘴边却没有喝,而是又放下了,目光有意无意的向一旁的哈拉汗看了一眼,这才说道。

    “哈书记,王浩的履历我研究过,这小子我看在哪都能搞出些名堂,有他在沙哈拉,沙哈拉定会被他搞得风风火火。”

    哈拉汗笑了,很玩味的看着雍映之与廖启明“我记得有句话说得好,不拘一格降人才,只要是人才,我们就要放心大胆的使用。

    xj自治区应该放开步子了,应该大胆的走一条新路。总理派王浩到沙哈拉,意义深远啊!

    你们想想,其实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是不是太保守了,现在赶上了建设沙哈拉油城的东风。

    我想,就是相关的配套设施建设,也能够使xj自治区其他地市相互赶超,搏上一搏的吗!”

    雍映之认真地点了点头,接话说道“哈书记,其实总理派王浩到沙哈拉,谁都知道总理他老人家的意思。

    建设沙哈拉是我们国家现在的大事,我们xj省不仅要大力的支持,还需要发动干部群众认真地对待。

    但廖书记我和阿努望书记三人在对,紧靠沙哈拉边缘的西北三县,进行考察的时候发现。

    阿拉望县、准噶县、沙里埠县多有不尽实际的传言,这些传言对沙哈拉的油城建设与开发相当不利,影响很大啊!”

    哈拉汗皱了皱眉头,廖启明又帮哈拉汗续上茶,哈拉汗喝上一口,咂摸着问道“什么情况?”

    雍映之本想张口就说,不过看了一眼廖启明欲言又止。廖启明是省委副书记,自己虽然是省委组织部长,但有关于西北三县的问题,其实还是应该廖启明向沙哈拉汇报。

    廖启明怎么能不明白雍映之的想法,他向雍映之递了个眼神说道“雍部长,这个问题很严重,我看还是应该请阿努望书记前来谈谈,哈书记,您看呢?”

    雍映之急忙点头,要说的事与阿努望的工作切身相关,虽然他知道阿努望和自治区主席哈萨克?买买提走得很近。

    但通过这次下去视察发现,其实看来阿努望对哈萨克?买买提的意见很大。

    假如能借助这次机会,把阿努望拉到自己的阵营,紧跟上哈拉汗书记的脚步,那么以后他与阿努望之间的关系,便会产生质的变化。

    阿努望为人豪爽大气,脾气火爆,这与他多年从事公安系统的工作有很大的关系。政法工作是政府工作的直接管辖范畴。

    阿努望之所以与哈萨克?买买提走得很近,多是因为很多工作,阿努望都必须要紧跟着省政府的安排。

    见廖启明提议让阿努望亲自向沙哈拉书记进行汇报,雍映之急忙点头,看向了沙哈拉。

    沙哈拉手指很有节奏的叩击着桌面,面带微笑的看着雍映之。身为自治区的一把手,沙哈拉怎么会不明白雍映之打的什么算盘。

    不过这就是一个态度问题,自己同意让阿努望前来,和阿努望自己来意义是不一样的。

    他怎么说都是自治区的一把手,对待向阿努望这样脾气耿直的干部,其实哈拉汗早有着自己的打算。

    只不过哈拉汗认为有些事没必要做得太显眼,太明显。搞得尽人皆知,拉帮结派的,这是上面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对于有些干部,有些表面上看上去紧随着哈萨克?买买提的同志,哈拉汗都没有做出太多的表示。

    他认为不到时候,也不需要太认真。目前没什么关系到政策与稳定发展的大事。干部们向谁汇报工作,都是汇报,都是为国家为人民办事,不要具体分得那么清。

    其实哈拉汗也是这么做的,他从不刻意的把自己手下的同志划帮结派。对于有些同志,沙哈拉反而很关心,很客气。

    即使对于紧靠哈萨克?买买提的同志,哈拉汗也从未表现出什么不满,平常也都是一视同仁。

    所以哈拉汗无形之中反而在广大干部们心中树立起了无上的威信。去省政府汇报工作的干部,也多是例行回报问题,除此以外,关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事情,是少之又少。

    看哈拉汗不说话,廖启明沉思半响,突然明白了哈拉汗的意思。他虽然才刚来月余,但长期在京畿要地担任政法委书记的廖启明那可不是白给的。

    只一会,廖启明便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他心中暗叹,哎,大佬就是大佬,一步之升,遥之万里啊!

    “哈书记,西北三县的问题现在很棘手,我在国安方面的一些老同事也来电话,专门向我强调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本来这件事,我是想抽个机会专门向你做出汇报的。

    正好阿努望书记出身阿拉望县,他对那里的情况非常熟悉。并且他昨天郑重的提到过,表示如果有机会,想和您当面汇报一下这个问题,哈书记,您看?”

    哈拉汗等的就是这句话,见廖启明这么说,很是感叹,真不愧为京里下来的干部,看人家说话,滴水不漏。

    “哎,我们有些同志呀,还是思想观念问题,都是党的干部。有什么就到我办公室来说嘛,我这又不是什么老虎岭,哪来的那么多想法。

    启明啊,你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来,究竟是什么问题,闹得这么严重?”

    一句启明,使廖启明心中如沐春风。得了,自己没白混,到xj自治区,这才一个月,就成了哈书记的体己人了。

    廖启明拿起了哈拉汗桌上的办公电话,刚想拨号,突然伸手递给了雍映之。

    “雍部长,你打,电话里我也听不清,你们说话一个味道,哈哈哈,还是你打的好。”

    看是随意的一个动作,雍映之立刻体会到了廖启明的意思。廖启明无端的卖给自己一个人情,这个电话廖启明打和自己打绝对不一样。

    雍映之很希望能拉近自己和阿努望之间的关系,他们两个都是xj自治区本地人,如果团结起来,会是一笔不小的力量。

    而今天怎么说都是要把阿努望引荐给哈拉汗的一个最好的机会。这个电话假如要是廖启明打过去的话。

    虽然事后能解释开,但效果还是打了折扣,阿努望心中最先感激的人,一定是廖启明而不是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