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02章 突发变故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泮长江没有说话,不过乌市市委书记安尔洪却说道:“哎,喝多喽,而今这个年头酒还是要少喝,不过哈萨克?买买提主席我可是听说,西北三县现在苗头有些不对啊!”

    泮长江一听阿尔洪这么说,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还没有停歇,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急促的打断了。

    安尔洪感叹的的摇了摇头“喝个酒也不清闲,现在都几点了,还来电话。”

    不想他话还没说完,与此同时哈萨克?买买提与自己的的手机几乎同时也响了。

    他们先后接起了电话,几乎一前一后的走向了阳台和其他房间。不想接完电话以后,三个人竟然同时跑回了餐厅,脸色很不好的相互看了看。

    原来他们同时接到消息,离沙哈拉最近的阿拉望县,有很多民众自发的组织起了讨伐团。

    说什么有人在沙哈拉大漠之中,挖掘胡大老人家收藏的宝藏,就连胡大老人家的地宫都被挖了。

    这才引起了胡大他老人家的嗔怒,刮起了狂沙,刮跑了牛羊,吹毁了房屋,让大家居无定所,财产受损。

    不过这仅仅是胡大他老人家,给大家的一个小小的警告,阿拉真神的警告,如果再不觉醒的话。任凭那些人私自挖掘沙哈拉地下城的宝藏,抽取什么地下精油。

    就会引发天崩地裂的大灾害,所有的人都会被埋进黄沙之内,永世不得翻身。

    西北三县,阿拉望县,就连整个xj自治区,都会被漫天的黄沙埋入地下,再也别想重见天日。

    三人脸色几乎同时一变,接到电话的内容大同小异,他们神情严肃的相互对视着,不想此时省委办公室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无需置疑,一定是要召开紧急常委会议。

    泮长江阿尔洪都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希力娅蒂和哈萨克?买买提主席更不用说。他们接到通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样的事情自不会不通知他们。

    xj自治区的一干常委们坐在宽大的老会议室内。会议室还是八十年代的布置,给人一种无端的肃穆和压抑。

    南面墙壁上中间耀眼的国徽闪着金色的光芒,被两旁一溜鲜艳的红旗存托的更加家显眼。

    常委们一个个面色凝重至极,哈拉汗眉头紧皱,点着他的墨盒烟不停地抽着。鬓白的国字脸绷得紧紧的,给人的感觉好像发生了多么重大的事情一般。

    哈拉汗真心有点恼怒,自从撒哈拉建市一来,自治区就没消停过。先是有人进京活动,跑官卖官,当然这是小道消息,终究没有提到桌面上来。

    继而便是组织进入沙哈拉,两个月来,从石油集团的入驻,到党政干部的陆续到任,从各地传出的各种要研究没有停歇过。

    现在阿拉望县竟然有人带队,直接组团去了沙哈拉。这是自从他担任xj省委自治区书记一来,所遇到过的一次最为严重的群体事件。

    沙哈拉市是国家的重点建设城市,国务院直接规划与投资建设的油城,计划单列市。

    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他身为xj自治区的第一领导人,毫无疑问的会在中央上级大佬们心中,留下管理不力,处事不明,庸庸无为的印象。

    看着哈萨克?买买提仿若无事的摸样坐在那里。

    哈拉汗将烟蒂轻轻地在烟灰缸中捻灭,他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虽然自己的权威总是无时无刻的被人蔑视,但哈拉汗从不强强相碰。

    “大家都接到了电话,阿拉望县的情况现在不明,必须要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严肃处理!”

    哈萨克?买买提一听这话,心中咯噔一愣,哈拉汗从没这么武断过,这句话出口,就是一个态度。

    无论阿拉望县那些人的出发点是什么,看样子哈拉汗都要严惩,都要一个说法。他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阿努望。

    在常委会上哈萨克?买买提形成了一个习惯的常识,只要他想反对,想发出声音。他家就会喝茶,继而习惯的看向政法委书记阿努望。

    而阿努望从不让他失望,都会紧跟着开炮,表示不同意见。哈萨克?买买提今天也一样,喝了口茶,又看向了阿努望。

    阿拉望县是阿努望的家乡,家乡出了情况,还是和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息息相关的事情,哈萨克?买买提认为,阿努望绝不会任凭哈拉汗做出肯定性的处理意见。

    也就是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吗,老百姓懂什么,还不是跟在别人后面,想获得些利益而已。

    沙147哈拉发现了地下王宫,间距说里面奇珍异宝,金银玉石不计其数。那些穷苦老百姓,还是野性十足的边区人,谁不想捞点什么。

    不要说普通的老百姓,哈萨克?买买提现在自己都想去看看,想去看看什么是封建王朝的地下王宫,里面究竟有些什么好东西。

    刚出门时,希力娅蒂还对他暗示,看看能不能弄块羊脂玉,他知道任海涛好玉。

    假如能弄块大的,找名师雕出一套玉杯玉壶的送给任老爷子,相信自己以后的道路,那边会妥妥的,再无任何羁绊。

    不想阿努望今天好像没看到自己的暗示一样。拿着个笔在他展开的笔记本上飞快的写着什么。

    神情很专注,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哈拉汗的讲话。连哈拉汗的讲话都不听,那对自己的暗示不理会,哈萨克?买买提也不怎么生气。

    他转念一想,糊涂,事情发生在阿努望的老家阿拉望县。阿努望这肯定是想作势回避,不想被人说三道四。

    明白了这一点,哈萨克?买买提心中暗笑。阿努望啊阿努望,实现你就不能和我通个气,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同一战线,得了,你不方便说,我找人替你说。

    哈萨克?买买提用茶杯盖打了打自己杯中的茶叶沫子,其实哪有什么沫子,他喝的茶要是有茶叶沫子,恐怕自治区省政府办公室主任就得主动请辞吧。

    不过杯盖叭叭地响,这边敲响了常务副泮长江的心,见大家都不说话,泮长江竟不顾原则的接话说道。

    “哈,哈书记没那么严重吧。现在事情还不明朗,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还不知道。要处理谁,怎么处理,这总需要弄明原因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