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04章 她的孽缘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常委会议最后一致决定全力配合关于中央建设沙哈拉市的决议,自治区省委上下要紧随中央的步伐,坚持不懈创新发展,走富油强省的道路。

    这个决定是与哈萨克?买买提,提出大力发展农业,依靠先进的生产力,深挖井,广修渠。

    走农业兴省,高产高效,治沙造田,向沙漠要产出,向沙漠要粮食的策略,是相抵触的。

    以农兴省的道路在中央大力发展油城建设的大前提下,必须让开道路。

    各市各地区,全省上下,都要想办法,想出路,打造与配合油田建设的规模化产业链,创出新的富省强省之路。

    哈拉汗的威严不是谁都能挑衅的,哈萨克?买买提这么多年以来,其实一直都在刻意的规避着哈拉汗的威势。

    常委会议上,哈拉汗借助中央的决策,提出两个必须要,一个必须要紧跟中央的步伐,一个必须要领会中央的意图。

    两个必须要的提出,下面便唯唯诺诺,试想身为省部级的领导干部,能走到这个位置之上,还有谁能体会不出,这两个必须要的意思。

    这两个必须要,是大前提,大方向。任何人都不可能去违背,不可能不跟随。这是政治方向,除非你不再有进取心,不再有升官上位的欲望。

    哈萨克?买买提没有反驳的理由,你能去反驳两个必须要?开玩笑,反驳两个必须要就是发对上层决议。

    这就是哈拉汗的精明之处,哈书记无需和你争辩什么,更无需和你做工作。我说出的话,就是上层政策发展目标的深层导读,你们必须要服从,并且去执行。

    这就是权威,这其实就是宗旨。

    回到乌江河畔华锦苑的高档别墅内,哈萨克?买买提将自己深深的窝在沙发里。

    希力娅蒂发了几句牢骚,不想哈萨克?买买提一声怒吼,吓得她赶紧提着自己的小包躲走了。

    长年的经验告诉希力娅蒂,在哈萨克?买买提发火的时候,最好还是离他远远的。她基本上忘记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和哈萨克?买买提走到一起的。

    她只记得那时她刚结婚不久,在身为自治州主席的哈萨克?买买提,有一次下去市委宣传部视察讲话时,她把一保温杯茶水不小心洒到了哈萨克?买买提的手上。

    于是赶紧陪着他去医院涂烫伤膏,至此认识了以后,直到现在,哈萨克?买买提都成了省自治区主席了,她也成了省宣传部部长了,两人还在一起。

    她离不开他,但也无法忍受他。

    哈萨克?买买提有着一种正常人所不能容的血性,但却使卑微的希力娅蒂万分的依恋,同时也是她成功的重要途径。

    在多次被哈萨克?买买提疯狂的侵袭过后,留在希力娅蒂身上和体内的,只有满身的瘀伤青紫,和令她感到耻辱的脏。

    他是狂暴的,对她更为狂暴。在他发火暴怒之时,他甚至会像一头残忍的恶狼一般的对着希力娅蒂撕咬,他咬她那里,也咬她那里,哪都咬。

    希力娅蒂深深的恐惧,深深地害怕,有一次自己的小葡萄,竟被他生生给咬了下来,从哪以后希力娅蒂怕了,是真怕了。

    本来两个凸点的她,至此身上少了一个凸点,多了无数个凹点。

    她连医院都不敢去,她是省委宣传部长,葡萄被咬掉了,你去医院怎么看,怎么说。

    她只能哭,一个人坐在家里偷偷的哭,还不敢大声,自己为自己涂点云南白药,小心的包扎着。

    她曾多次想着要离开他,想着哪怕不当这个部长,也不能再受这种。但是她受不了他苦苦的哀求。

    他一次次的发誓,当时失去了理智,他对她说,我压力大,很大很大,我爱你,喜欢你,但往往见到你就爱的发狂,就想吃掉你,所以忍不住咬你。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尽管希力娅蒂告诫自己,这都是借口,都是这头狼为他自己掩饰所找的借口。

    但是心软的希力娅蒂,的确找不到除了自己以外,哈萨克?买买提还有别的女人。

    就连他的正室,这多年以来,依然还在老家,根本就没有随着来省委。

    所以在深深的受伤之后,希力娅蒂还能找到唯一安慰自己的理由。她对自己说,这也许是真主的安排,也许是他与她不尽的孽缘。

    希力娅蒂年轻时貌美如花,刚结婚时,更是艳惊四方。

    只是族人有个特性,女人只要生完孩子,体型就会变,脸型、身子,都会变化的太多,与先前相比,绝对泮若两人。

    可这么多年以来,十多年了,希力娅蒂发现,哈萨克?买买提从没有嫌弃过她。两人一直这样偷偷摸摸的进行着。

    在人前表现得中规中矩,在人后却让自己依旧保持着,强力忍受着他近乎于兽类的摧残。

    也许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吧,希力娅蒂拼命的劝导自己。他有能力,有地位,自己离开了他的维护,又怎能爬上组织部长的高位,又怎么能掌控这么重要的权力。

    这是一种畸形的爱恋,尽管一切都是哈萨克?买买提的私欲使然,但希力娅蒂不能放弃,不能选择再去147逃避。

    她只能把这些归属于自己的宿命,归属于自己背叛了真主,所必须要承受的残酷惩罚。

    真主宣扬的是贞洁圣女,要求的是女人绝对要忠诚与自己的丈夫。但希力娅蒂劝导自己说,她为的就是自己的丈夫,丈夫现在也是一县之长,孩子们现在也都有钱有势,业有所成。

    她用自己一个人的苦,换来了一家人的幸福。更何况,哈萨克?买买提总是为她搜罗她所喜欢的东西,那些好东西,不是平常人所能拥有的。

    据说随便拿出去一件,都价值不菲呀!

    所以年轻时的希力娅蒂尽管有着无产阶级的信仰,有着自己的期盼,为之奋斗的目标。

    她努力再努力希望得到领导的赏识,希望干出成绩,获得提拔。可多次看到机会在她的眼前一纵即逝,希力娅蒂拥有的只是深深的失落。

    她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做出的成绩还不能算是成绩。直到那次烫伤了他的手,他才懂了,懂了什么是欣赏,什么是入眼。

    她才知道了还有一种上位的方法,还有一种终南捷径,叫全身心的付出!

    只是这种方法是危险的,是让她时时刻刻忐忑而不安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