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05章 他的理念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她不只一次在噩梦中惊醒,醒来后看着他给她的珍藏,她释然了,看到他为她做出的一切,她妥协了。

    一次又一次的在内心中妥协,一次又一次无奈的自我劝导。她对自己说,他坏,他贪污受贿,也是为了我,也是为了爱我。

    但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恋呢,希力娅蒂直到现在,也无法对自己解释的清楚。

    看到希力娅蒂关门离开的一瞬间,哈萨克?买买提抓起茶几上的水杯,大力的摔向了门口,嘴里狠狠的嘟噜了一句。

    “滚,啊囊斯噶!给老子滚!”

    随即颓废的又坐在了沙发之上。

    一阵滚滚的春雷震响,天际间划过一道诡异的闪电,闪电像一条光芒四射的游龙,就这样在乌江上空挥舞着他的巨爪。

    哈萨克?买买提只感觉这座乌江河畔的整座华锦苑别墅区,都要被这条游龙儿整个的撕裂开来了一般。

    天,瞬间,阴沉压抑的彷如傍晚。连带着他愤怒的情绪更加高涨。随着又一声春雷的炸响,哈萨克?买买提猛的打了一个惊颤。

    他冷冷的拧着双眸,皱眉,使他额头的皱纹显得更加深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在常委会议上占据主导地位。

    一阵风,带着无端的湿冷,透过半开的窗户吹了进来。冷,阴冷无比的气息,让哈萨克?买买提愤然起身,走向了窗边。

    刚想关窗,他抬眼看到,乌江水竟然大浪滔滔。这在乌市是绝无仅有的,这对乌江来说太不正常了。

    小小的乌江,虽然看似有几百米宽,但相对于整个z国的江河来说,他只是上千万条大江大河中一条浅浅的溪流。

    哈萨克?买买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的双眸充满了疑惑不解的神情。阴冷的风带着潮湿的气息,吹进了他的脖领。

    哈萨克?买买提猛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狠狠地双手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脖颈。他诧异的自言自语,失神的说道

    “望乌市内外,大河上下,千里大漠,巨浪涛涛!

    对,这是上天的警示,是胡大的警示。自然反常必有妖!”

    哈萨克?买买提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不是说发现了地下王宫吗,不是说要抽取地下精油,那样就会引起胡大的震怒吗。

    老百姓们说的没错,事实往往证实,服从大多数人的决议,才是真理!

    在xj自治区,只有发展农业才是根本。什么乱七八糟的地下油,油城建设那是上面规划的事情,是对沙哈拉市来说的,怎么整个xj地区,为什么要整个大西北都要围着油城转。

    这就是瞎胡闹吗,你一个沙哈拉,难不成现在能代表整个大西北不成。

    想到这的哈萨克?买买提,仰头大笑。笑完掏出电话,拨给了那个一直都在力挺着他的大佬。

    一阵低媚的汇报下来,哈萨克?买买提顿时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改变了。

    去你妈的沙哈拉,老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油城建设是你的油城建设,我的农业发展是带动全省走向富强的as宽广道路。

    发展农业,走经济作物的发展,才是人心所向,才是xj自治区亿万民众最真挚的心声!

    得到了大力的赞扬,得到了大力的支持的哈萨克?买买提精神抖擞。他绝想不到,上面那位大佬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大佬说,发展农业是立国之根本,不开田地,哪来的粮食。没有粮食,何谈工业振兴!

    得到了肯定的哈萨克?买买提,微笑着关紧身前的窗户,惬意的整了整自己的外套。

    随即想了想,又用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接通后他感觉自己瞬间恢复了自信,用他那特有的低沉嗓音说道。

    “阿努望走了吗?”

    “报告主席,刚刚乘坐省委救援大队的直升机与纪委书记卢望提一起赶赴沙哈拉,随队的还有省司法干事若干!”

    “随他去吧,天要变了,你该怎么办怎么办。各地详细的水利发展计划都要汇报给我,深水井和大棚建设要马上跟进”

    哈萨克?买买提挂上了电话,极其缓慢的转身,转过身后,却发现在自己身旁,希力娅蒂正默默的站着,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她的目光是那样的胆怯,是那样的不自信还带着一种无端的恐惧。哈萨克?买买提明显的怔了怔,随即威严的双目忽然变得明亮起来。

    他一把抓紧希力娅蒂,将这个半老徐娘紧紧地拥入怀中。

    令希力娅蒂诧然的,惊恐不已的是,哈萨克?买买提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而是轻轻地伸出了他的右手,为她细心地拢了拢额头的细发。

    “刮风了,是不是下雨了?”

    希力娅蒂的身子莫名的抖了一下,轻微的颤栗着,有些结结巴巴的回答道“下,下雨了,好,好大。我担心你不知道吃,吃饭,所以,所啊!”

    希力娅蒂突然惊声尖叫,就在她说话的时间,哈萨克?买买提毫无意识的咬向了她的肩膀。

    不知何时,自己的外套已经被哈萨克?买买提给脱落了。露出紫红色的羊绒衫,哈萨克?买买提就那样张嘴咬着羊毛衫,咬疼了希力娅蒂。

    “别,哈萨克、不,不要,啊!上次也是这个地方,啊!哈、又要破了!”

    此时的哈萨克?买买提意气风发,气宇轩昂的张嘴咬着希力娅蒂圆润的肩膀。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

    入嘴都是肉,非常绵软。柔柔的,惬意无比。

    此时的哈萨克?买买提感觉自己就像一头豹子,已经猎获到了自己喜欢的麋鹿一般。

    这头麋鹿是这么的肥,肥嫩多汁,一咬一包水。

    这是他的猎物,他不允许任何人涉渎,更不许任何人与他分享。所以他要吃掉她,只有吃掉她、他才会心安。

    他感觉这么做是自己的权利,在自己权利的范围之内,他是不允许别人过多干涉与阻挠的。

    他一直有着自己的理念,爱和权利一样,都是占有,决不能分享。

    你会把自己的爱人分享给别人吗,你会允许在单位里,你自己说了不算吗。

    答案是肯定的,谁也不允许,谁也不愿意分享!

    听到希力娅蒂的哀求,哈萨克?买买提更加兴奋,但他严肃阴郁的面孔此时露出的却是一抹温暖的笑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