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06章 贪婪的人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乖!不要叫,让我吃掉你,我爱你,我需要拥有你,我不想你逃避,更不允许你的离开”

    “买买提!轻,轻点,轻”希力娅蒂的声音充满了惊恐,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上来,后悔自己的离开,又回头。

    她歇斯底里,痛苦地,感到自己肩头痛的几乎痉挛。这是一种本能的痛,一种被人咬住肩头撕裂般的痛楚。

    此时希力娅蒂拼命的忍受着,她感觉自己额头已经开始有如同黄豆大小的汗珠子从脸上掉落下来。

    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混合着,滑落到了嘴角,是那么的苦涩,那么的无奈。

    哈萨克?买买提体贴的用手臂紧紧地揽住希力娅蒂的腰身,抱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寝室

    希力娅蒂的回头,让哈萨克?买买提阴郁的妒忌,怒火中烧的心,总算出现了一抹阳光。

    在看到希力娅蒂的一刹那间,他便在一瞬间恢复了自信,恢复了那种,我已然拥有了的感觉

    这种自信,是十多年来形成的一种习惯。在常委会上,在省委,只要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权被压制的时候。

    他便会无端的升起一种强烈的占有欲,这种占有欲,随着他对权力的愈来愈渴望,而变得愈发不可收拾。

    希力娅蒂的哀求,让他越发的兴奋。只可惜,可怜的希力娅蒂,她的哀求,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欲拒还迎。

    也许是希力娅蒂认同了命运对她的捉弄,命运这种东西,在希力娅蒂看来很奇怪。

    她认为真主是公平的,真主满足了你的贪婪,满足了你对权利和物质的欲望,势必会让你在身心上受创。

    她现在总感觉,贫困,未尝不是一种幸福。贫困的人,也许生活得很健康,也许阖家欢乐,即使贫苦,也享受着精神上的富足。

    而富有,富有之后,便是无休无尽的烦恼。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儿子也好,还是女儿也罢,他们只会伸手向你要钱。

    她们不会去管那么多,他们只想着怎么去向你要钱,要了钱以后怎么花,花了以后再怎么要。

    在他们的思想中,觉得向你要钱理所应当。我是富二代,我是官二代,你不给我我怎么办,难道你看着我走向歧途,走向歪路。

    你不给我钱,总不希望我被逼急了,利用你们的名望去敛财吧,那样给你们造成的影响更大。

    希力娅蒂自认为不是一个好母亲,也不是一个好妻子。所以她的选择只是忍受与付出。

    她对丈夫,是极力的帮助跑官,跑人情,跑关系。

    对儿女,是一味的金钱补偿,给的钱越多,也许拟补的感情越深,你不信,你看儿女们离她越来越近,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到省里来看她。

    只是现在躺在床上,忍受着肩膀上撕裂般痛楚的希力娅蒂却不知道。他的儿子,爱吧特朗,正带着一伙比她还为贪婪的人。

    身骑骏马,手持猎枪,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赴在前往沙哈拉地宫的路上。

    希力娅蒂在床上痛苦的嚎叫着,在哈萨克?买买提的嘴下、身下委婉地承转着。而爱吧特朗与此同时也在大漠上疾驰着。

    眼看着向导越来越兴奋,爱吧特朗知道目的地就要到了。他大声的嚎叫着“沙哈拉的巴郎们(男儿们),这里的财富是属于我们的,不是那个神马小巴依(女孩子)的。

    大家给我跑起来,不要给我像个克斯巴朗(女孩子)一样,只会躺在汉子们的身下承欢。

    我的乌力安江(壮实的男子汉),幸福就在眼前,乌兰阿娅(妖娆的女子)是你们的,也会是我们的。

    我的乌力安江,都给我动起来,大量的金银玉器就在那里,她们在等候着我们的到来,谁先抢到手,那就是谁的喽!”

    阿努望与卢望提一直到了救援大队,直到坐上了直升飞机,心中还是非常的郁闷的。

    哈书记从没有这么慎重的,向他们这样交代过事情

    一定要确保王浩与投资商安琪儿的人身安全,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哪怕到了最为严重的时刻,你们明白吗?

    哈拉汗说得如此坚决,两个人就是再不明白,也不便细问什么。大佬的话不说透,那自有不说透的理由,问,就说明你的政治觉悟不够。

    即使心中十分的纳闷,但两个人也只能默默的猜想。哈拉汗的执政风格一向是十分平和、谨慎的。

    这么多年以来,省委很多干部私下里曾认为,哈拉汗有时甚至是有些优柔寡断的。

    而像今天这样,这么慎重,这么坚持的,决绝的认为沙哈拉市的重要性,那是绝对少见的。

    阿努望和卢望提这么多年以来,就很少见到哈拉汗会如此的坚决,如此的下命令,这么的对待沙哈拉事件。

    自古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干部们无论在处理什么问题,无论对待的是些什么样的事。

    都要记住,这里是xj省委自治区,这里是民族自治的区域。一定要遵守纪律,一定要团结当地民众,注意民族团结。

    上面三令五申,绝对不能和当地人民起冲突。团结绝大多数可以团结的力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处理当地群众的问题,要慎之又慎!

    阿努望和卢望提都是本地民族,一个是阿拉望县的,一个是回尔满栖市的。

    此番组织前往沙哈拉,围攻地下王宫,怀有不良企图的据说是阿拉望县的人为多。

    还有详细资料报告,有别有用心的其他势力份子也潜藏在其中,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蛊惑人心,争取扩大事态。

    阿努望明白,这看是个简单的事情,但现在已成演变成了两名大佬在暗中的角力。自己这次前往沙哈拉处理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态度问题。

    谁都知道自己以前是紧随着哈萨克?买买提的脚步的,是和哈萨克?买买提站在同一战线上的。

    但现在让自己去沙哈拉,还是和纪委的卢望提书记一起前往,目的性不言自喻。

    哈拉汗书记就是要通过这次对沙哈拉事件的处理,向大家宣布,他在省委绝对的地位与话语权,这是任何人都无需质疑和能够动摇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