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11章 内外夹击(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到王浩吃疼不已,爱吧特朗嘲笑着哈哈大叫“啊囊斯噶,到了老子这,你还敢给我狂,我踢死你!”

    说着刚想动脚,却被古木一沉挡下了,古木一沉看了一眼两个押解王浩过来的大个子,指着王浩问到。

    “你们为什么把他送过来?”

    野狼神色镇定的指着王浩说“你问我,你还是问他吧,这个傻逼,我早就看不下去了,你们是不知道呀,下面有着一堆堆的金条呀。

    这还他妈的市长,一看见金条,就指挥我们这些干活的,把金条全部封存起来。

    说什么,以后等他,派他自己的人来了,让专人押运,还不允许我们再靠近。

    他这是摆明了想据为已有啊!我们哥两个气不过。凭什么,我们一年到头的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大漠中考古探险。

    你倒好,仗着自己是市长,说什么就是什么,想拿就拿,还套个名词叫保护。哥哥我不干了,我说,你行不行,你能行,我们把他押起来。

    我带你们下去找到财宝,哥几个分了,我们也不受这窝囊气,拿着财宝出国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

    一听这话,古木一沉不由信了三分。当官的可不就这样吗,见什么都想搂一把,见什么拿什么,看到了就想占为己有。

    他想想,真怒了,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枪,对着王浩便狠狠地踢去,同时嘴里还嘟噜着。

    “我让你贪,我让你拿,只许你自己拿,他妈的,老子们想搞点,就是犯法,就是聚众抢劫,你他妈的还挺会整词啊!”

    王浩作势躲避着,坐在地上嗷嗷大叫。野狼此番又配合着说道。

    “不修理你们,修理谁。他们那叫拿,啊?对,我们这就叫抢。踢死你这丫的,你还别说,他要是抓到了我们,说不上还是立了一功,这可是又拿又立功啊!”

    野狼这么一说,不仅古木一沉在踢王浩,爱吧特朗也开始踢。

    一看两个人都动了手了,野狼和毒牙也坐势去踢,不过他们两个踢得方向却变了,踢得不是王浩,而是分别踢向了古木一沉与爱吧特朗。

    这两人可是专业的雇佣兵出身,那可是作战精英中的精英,天天练就的就是怎么杀人,怎么踢人。

    一人一脚下去,古木一沉和爱吧特朗没等反应过来,便被两人踹倒在地。

    随即一人一个擒在手中,王浩顺势下了他们身上的枪,拎在手中,警戒的对着周围想要扑上来的人,毒牙趁机大声地吼道。

    “都不要动,站住,再动,我就打死他!”

    一看自己的老大被人擒了,这伙人这才意识到上当了。但是王浩与野狼,毒牙还是小嘘了这些人。

    上千名群众,顿时乌压压的一片将王浩三人围了起来,警卫局娄局长一看不好,立刻召集战士们顶头迎了上去。

    可想而知,区区四十几名战士,面对上千人。相比之下,劣势尽显。战士们端着枪,尽管枪中子弹富裕,也是不敢开枪。

    王浩三人被怒火朝天的群众们给围着,此刻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想古木一沉此时却并不感到害怕,而是非常嚣张的怒吼谩骂着,要求身前的弟兄们上前揍死这三个王八蛋。

    这是一伙暴徒,狂怒的暴徒。暴突是不计较后果的,跟随在古木一沉身边的一些小兄弟们,终于忍不住了。

    有几名上来,对着野狼与毒牙举刀就剁。王浩没有忍耐,也没有等待,令所有人感到震惊的是,王浩手中的枪响了。

    随着枪声的响起,两名147暴徒应声倒地。王浩冷冷的举着枪,仿佛刚才的两枪并不是他开出去的。

    “上啊,谁还上!你们这是杀人,我明确地告诉你们,打死也算白死。”

    不想这句话真心没起到多大的作用,王浩的确不了解阿拉望县和回尔满栖市的民众们。

    这些人野性大,脾气急,话不投机拔刀相向,几近家常便饭。他们听王浩这么一说,又看到两名兄弟被王浩当场开枪打倒在地,于是都怒了。

    西北汉子的血性,是不容调谐的。他们不惧怕狠,更不惧怕威胁。看到了王浩的冷酷与残暴,这些人反而变得更加疯狂。

    他们谩骂着,举起了手中的刀,端起了猎枪,没头没脑的向王浩三人劈砍着。

    王浩傻了,野狼和毒牙也有些懵。自己手中有人质啊,但看来这些人是不管不顾了。

    野狼大吼一声,蛮劲上来,硬是一手拎起了古木一沉,举过肩头,抡着砸向了冲了过来的暴徒们。

    王浩和毒牙也不甘示弱,两个人不敢再开枪,恐怕枪声会引起更大的暴乱,只能抡起拳头招架着。

    还好,省内卫局的战士们拼着死命,挥舞着冲锋枪,生生在人群中砸出了一条路,闯进来将王浩等人抢了回去。

    于是双方又开始紧张的对持着,不过这次的对持,和上次的对持已经有所不同。王浩他们已经把这些暴徒们的头头给掠了过来,对方明显的看出有群龙无首的架势。

    王浩也不再客气,下了死命令,并且在地上划了一条杠,对着对面的群众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解着,警告着。

    “乡亲们,我知道,你们都是一个村,一个镇,甚至是亲戚朋友。你们受到了迷惑,听信了谗言,所以才来到了这里。

    但是你们想过吗?这里是国家的财产,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受国家法律的保护。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是犯罪的。

    我现在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就此回去。我既往不咎,但是,被我逮捕的这两个人,是一定要受到法律的严办的。”

    王浩话没喊完,对方人群中就传来一阵嘲笑“闭上你的嘴巴,你这个贪官,你这个狗官。你们打定主意要偷取胡大的财宝。这些财宝是胡大老人家珍藏了上千年的。

    岂是你们想偷走就能偷的走的。说什么你们保护财宝,我看是想贪污占为己有吧。”

    “对,他们才是最不要脸的,最贪婪的强盗!”

    “打死他们,他们是来抽取沙漠地下的精油的,这是胡大老爷的神灵,这是不允许任何人涉毒的!”

    “乡亲们,我们不能听这个狗官的,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真神胡大老爷的。所有的财富都是不允许这些贪婪的贼人拿走的。”

    “对,为了沙哈拉,为了胡大老爷,我们不要惧怕他们,大家冲过去,打死这帮畜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