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12章 内外夹击2(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着自己弟兄们嚣张的怒骂与挑衅的叫嚣声,爱吧特朗斜眼看着王浩哈哈大笑,并且极度蔑视得警告着说。

    “小子,听见没,一会我兄弟们真要是冲了上来,可不要说我没警告过你呀!一个副市长,你的得擞屁呀,老子打个电话,分分钟撸了你!”

    王浩一听这话,不禁斜着眼认真地看了看爱吧特朗。听他这意思,这小子来头不小。自己常务副市长的身份,他打个电话,想撸就撸了。

    一个很不好的念头顿时在王浩的脑子中冒了出来,难道这小子和上面某个大佬有什么关系?

    但这样的想法也只是短短的一冒而已,王浩不是惧怕,而是感叹。

    现在怎么看身前的爱吧特朗细皮嫩肉的摸样,也不像个普通的乡民,单单身上的这身行头,就不下几万块。

    可他打扮的越是显得高贵,王浩却越是鄙夷。这明显就是个富二代,要不就是个官二代。

    而这年头,富二代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显得嚣张跋扈。他们仗着自己家世的显赫,仗着自己家比别人富有,凡事都喜欢强出头,高人一等。

    更有甚者,有那不着调的,天天无所事事。想的就是玩什么刺激,玩什么更带劲,更能使自己找到划时代的感觉。

    在听到爱吧特朗威胁的话语之后,王浩心中痛恨异常。这小子一看就属于凭空长了个脑袋,但脑子里却装着一包草的料。

    从他有事没事总是转头看向古木一沉的行为来看,这小子也许就是被古木一沉给利用了。

    但他却尤为不知自己被人利用,反而对这个古木一沉敬畏有加。

    王浩笃定,这个古木一沉一定是这件事的幕后操纵者和领导者,看他四十岁的摸样,目光却是沉稳有加,被战士们绑着,不见有任何惊慌之色 。

    而爱吧特朗警告自己的胡言乱语,却让古木一沉有些紧张,并对爱吧特朗有些失望。

    王浩嘿嘿一笑,人啊人,尤其是这些嚣张跋扈的富二代。在他们的思维里,总是认为自己比别人能,自己家比别人家有钱有势。

    他们认为凭自家的实力,可以摆平这世间的一切,凭自己家有钱,什么事都不害怕,什么东西都能用钱砸出一条路。

    殊不知越是他们这样的思维与想法,越是走向末路和死亡的开始。即使有权有势,即使关系多人脉广,可架不住没命的糟蹋和作死啊。

    王浩摆了摆手,对一直靠在自己身边的娄局长附耳说道“娄局,这小子有问题,让人把他两个分开,突击审讯,快,这小子身上,我相信两句话就能打开缺口!”

    王浩刚说完,对面急躁的人群终于忍不住了。他们骂也骂了,吼也吼了,可王浩这边既不回应,也没法应,所以他们忍不住又冲了上来。

    不过他们都学精了,战士们已经得到了命令,只要看见有人往上冲,就迎头对着他们头顶开枪。

    也不直接打人,专打他们头顶上的石块。石块被子弹撞裂,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这么大的石块,七八米的高度,砸在脑袋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一时,到时阻止了他们的几次进攻。但几次下来,这些人就学精了。他们也用猎枪朝王浩他们所在的头顶射击,于是王浩他们周边头顶上的石头,也霹雳啪啦啦的往下掉。

    好在战士们都带着一色的凯夫拉头盔,王浩他们也找到了有力的位置进行躲避,一时双方见竟然相持不下。

    不过王浩的喊话却没有放弃,他一直都在劝导,一直都在阐明政策,阐明这些人的行为已经触犯的法律,必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但同时,王浩又在拉拢,他的目的就是既要拉拢,还要打击,最好能造成分化。

    因为王浩看出来了,对面上千人中,不光有无所畏惧,什么也不怕的混混小子,可的确也有不明事情真相,纯属想占便宜跟风一起来的老百姓。

    老百姓穷怕了,跟着来就能得到些财宝。或许一小块金砖,就够一个小家过上一辈子的了,抱着这样的思想,想侥幸获得些好处的大有人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吗。

    老百姓和富二代不一样。爱吧特朗找的是一个刺激,寻求的是更为奢侈和贪婪的人生,相比之下,这些贫苦的百姓,才是真正受到愚弄的人。

    喊话的效果起到了一些作用,有些老实巴交的人,再看到战士们开枪了,再见到有当兵的在场,还有当官的,他们当时就怕了。

    只是仗着人多,没人表现出想要退却的意思。那是因为他们还不死心,一颗想要凭空获取更多财富的心里,总在劝导着他们自己,不要离开。

    或许这些贪官,还真有可能被打败了,被打死了,到时候真有可能趁机捞上一把。可此一时彼一时。

    此时他们都看到古木一沉与爱吧特朗被抓了,还有两人直接被枪击中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说开枪就开枪啊。

    并且人家还说了,打死白死,你们这是抢劫国家财物,开枪的还是个市长身边的干部(情急之下,谁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

    所以有不少老实巴交的人,借着相持不下的机会,又听到王浩一遍遍威胁的讲话,什么首恶必除,胁从不究的政策。

    便悄悄地往后面溜。他们怕了,相比金银财宝来说,他们明白,还是命值钱。

    命都没了,要钱干什么。

    自己手中是握着刀,是有猎枪土炮,但是比起对面威严的国家士兵来说,相对于他们手中的真家伙,微冲来说,这要真冲上去,说不定真是个死啊。

    谁也没有可怜你的,谁也没有在乎你的。谁知道你是谁呀,你是干什么的。真像哪个市长说的,人家是在维护正义,维护国家的法律。

    死了白死啊,只有自己人伤心。

    想想,也许自家人还巴不得你早点死,他们或许在等着继承点什么。继承了以后,他们还能改嫁的改嫁,续弦的续弦。

    老的都不是小孩子,也不是懵懂不知的年代。都有着自己的思维和想法,有着自己的追求和判定标准。

    所以再又一次冲击无果的情形之下,一些人已经开始选择转身离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