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14章 消失了踪影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没等王浩发话,阿努望对押解着爱吧特朗的内卫战士们喊道“放了他!”

    喊出这句话,阿努望很无奈,但是听到古木一沉威胁的口气,现在阿努望不敢有什么想法。

    长年累月与犯罪分子斗争的残酷经验告诉他,面前的这十几个人,绝对是一伙穷凶极恶的暴力分子。

    这样的人,都是自成团体,有着自己的组织,他们已经被暴力犯罪给洗了脑了,早就把生死置之在外。

    这样的人,绝对不要当场激怒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忍耐和等待随机应变。

    他们绝对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得出来的!

    爱吧特朗得到了自由,挑衅的看了一眼原先审讯自己的两名内卫战士,并对两人伸出了中指,这才转身走到了古木一沉的身边。

    不过他却是不敢与王浩对视,也不敢看阿努望与卢望提。古木一沉一挥手,这十几个人刚想走,不料阿努望大吼一声说道。

    “慢着!我有个问题要问问你!”

    古木一沉冷冷的看着阿努望,傲视的说道“可以,趁着我还有耐性!”

    阿努望笑了笑“爱吧特朗,叔叔伯伯都在这,你也不打个招呼?就这么走了,难道你要一条路走到黑不成?”

    爱吧特朗本来就不想与阿努望对视,爱吧特朗毕竟刚毕业,才踏上社会。至于对今天这件事来说,他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

    无需置疑,今天这件事很大,大到都惊动了阿努望与卢望提。这可是省城的两位大佬,与自己母亲同级别的存在。

    他早先没少叔叔伯伯的叫着,在这种情形之下见面,确实让他感觉不太好。不过听到阿努望问自己,爱吧特朗感觉多是躲不过去了,于是抬起头,竟然嘻笑着说。

    “有我什么事,我就是来玩的,我走了啊,阿努望叔叔拜拜,卢望提伯伯拜拜!”

    阿努望这个气呀,他本是想借此一问,让爱吧特朗这孩子主动留下。爱吧特朗自己看不出来,其实谁都能看出来,古木一沉是在利用这个孩子。

    利用的不仅仅是他的年少无知,还有他于众不同的身份背景。古木一沉劫持了王浩,已经很让人头痛了,这再加上个爱吧特朗,情形可想而知。

    虽然,现在爱吧特朗看样子也是个嫌犯,但毕竟,从心底下说,他是这些叔叔伯伯们所认识与关心的,自己同事的孩子。

    王浩被暴徒们用刀架着向外走去,耳唇下面的血依旧不断地向外流着。不过王浩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

    刚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安琪儿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这小妮子被人拦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喊道。

    “你们给我站住,我警告你们。我是安琪儿!我是福尔斯家族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你们谁要是胆敢伤害他一根毫毛,我绝对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以上帝,和全世界的猪,还有全世界的神,还有什么仙的佛祖的发誓,我绝对会灭了你们家一万万代!”

    安琪儿的警告,每一名暴徒都听得明明白白,可惜这些匪徒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福尔斯家族。

    即使他们平常也会玩电脑,也会看电视,也用家电和一些日用品。但它们真心不知道,其实在他们这些常用的日用品中,有很大一部分,其实都是福尔斯家族生产出来的。

    福尔斯家族,小到生产日常用品,大到生产军工科技,卫星火箭,在各地有着众多的品牌,在全世界都早已涔入在了不同的产业之中。

    可以这么说,我们花一毛钱,就可能有一分被福尔斯家族赚取了。

    王浩深深的一震,他真心感受到了安琪儿的心伤与无奈。但此时的他,又何尝不是无奈。

    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耳唇下面还被划了一刀。血水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流,现在弄得半个身子腻腻的,别提多难受了。

    王浩面色沉静的往后看了一眼,勉强的对安琪儿笑了笑,刚想说话,胳膊便被古木一沉一带,往外拖去。

    古木一沉有些心中发冷,说实话。他现在不想让王浩说话。他有些害怕,要不是自己一伙浑身上下都是雷管,他自信绝没有能力闯出去。

    但现在苍茫的大地,自己将何去何从。安琪儿的警告让他心中很是不安。说实话,他对阿努望不惧怕,更不会怕什么警察于军队。

    但是安琪儿的警告他怕了,古木一沉知道什么是福尔斯集团,别的不说,单单每年福尔斯投巨资在沙漠中栽种胡杨,就令古木一沉感到心中发冷。

    这是完全不计任何利益的,完全为了改善沙哈拉沙漠地区的环境,无偿捐赠出来的一笔巨款,用来栽种胡杨啊。

    不仅如此,古木一沉在xj地区蛰伏之前,在上面培训之时,组织里的人就专门对他讲过有关福尔斯集团的情况。

    表面上看福尔斯集团是个民用集团,是个排行世界第一的私人财团。

    实际上福尔斯家族有着强劲的军方背景,甚至明着向其他国家出售大量的军火物资,导弹火箭,甚至航天器材,无所不有。

    他机械的让人挟持着王浩向外走去,外面停着几十架军用大型直升运输机。但是古木一沉无法选择飞机,选择飞机,古木一沉知道,他们立刻就能查出自己的行踪。

    他依旧选择来时的马匹,不过上马以后,行走的方向却不是沙哈拉边缘的阿拉望县,而是反其道而行之,竟然向沙哈拉腹地中心走去。

    骏马走得很快,虽然跑不起来,但还是一会就在阿努望的眼中消失了踪影。

    他不敢让人跟随,因为古木一沉严肃的警告,只要发现有人跟随,立刻刺瞎王浩的一只眼,再就是第二只,直到生命的终结。

    阿努望无奈的拿起电话,拨通了省委书记哈拉汗的私人专线。哈拉汗正在军团和军团政委噶尔古望与军区司令李常山进行会晤。

    哈拉汗一听王浩又出现了问题,当时就僵持在沙发中,久久的没有出声。

    在阿努望的声声哈书记、哈书记的叫唤之中,最后还是李常山发现情形不对,过去推了一把哈拉汗,哈拉汗这才猛然间,一下站了起来,失声叫道。

    “大事不好啊,大事不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