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15章 城管与烧烤叔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李常山一听哈拉汗喊出大事不好,当时脑门上就冒汗了!

    哈拉汗贵为一省的省委书记,z国政治局委员。一个副国级干部,在两名副国级干部面前如此失态,喊出大事不好。

    不禁李常山脑门上冒汗了,就连噶尔古望也是大惊失色。

    什么事情严重到如此地步,要知道这可是边疆重地。李常山根本就没往别处想,他转身就对噶尔古望喊道。

    “政委,全军警戒,进入三级战备状态!”

    三级战备状态,哈拉汗没等噶尔古望点头,连连摆手。他是军人转业复员到地方上以后,才一步步的迈入仕途的。

    三级战备,那是因为局势紧张,周边地区出现重大异常,有可能对z国构成直接军事威胁时,部队所处的战备状态。

    随随便便启动三级战备部署,那是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的。部队的一切工作都将打乱,将进入积极警戒状态。

    他勉强的叹了口气,对两位肩并肩的老同事说道。

    “同志们啊,我们xj自治区是出了名了,一个国家级计划单列市的常务副市长,竟然在大厅广众之下,在省内卫局,在军团的官兵面前,被人挟持,现在竟然去向不明。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我更不知道怎么和上面去解释。这是非常严重的,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我们全体的失职啊!”

    呃!

    大发了!

    哈拉汗话音刚落,李常山手中的茶杯哗啦一下从手里滑出,咣当一声掉在地下,跌得粉碎。

    王浩是谁,王浩的身份,那是不能说的存在!

    现在全国的目光可以说都盯着这个人,他身份的特殊,他官职的特殊,他生活的特殊!

    可以说,明里暗里,几大势力纷纷扰扰。王浩为什么被安排来到了沙哈拉,那就是为了平衡,为了妥协,同时也是为了堵人口实。

    然后才是王浩的个人能力和工作的需要。

    国家真想建设一个项目,难道除了你王浩能抗的起来,再就无人可用了吗!不,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z国有三大特色,而第一大特色就是人多,人多导致的储备干部更多!

    总理明显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为了调和各派系之间的势力与心理平衡,所以宁肯不顾姚老的年迈,也要说服姚老爷子,让王浩来沙哈拉接受锻炼,争取政绩。

    而王浩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这小子无意识之中,其实联合了几家的势力,从而让他们互相牵制,相互制约,使得各派系的利益相对的均衡。

    这其实是一个微妙的平衡,王浩与宫芳的关系,直接导致了宫老爷子,宫副总理现在凡事对关乎到许向东提出的方案,全力的支持。

    而本来一直与任康年走近的sc唐家,由于唐可可的关系,现在是离任康年越来越远,反而有聚集了各个中小派系,有依附宫家之势。

    利益!必须要均衡!

    而牵扯到利益的,能使利益达到均衡的,从而引发不起什么矛盾,暂时没有争端的,现在只有王浩一人能够牵制与制约数家之力。

    李老爷子,那就更不用说了。李家现在一心从商,几个大宝贝孙子,无论是亲的,还是没出五福的,现在都在王浩的麾下齐心协力的搞经济,建设祖国。

    如果王浩真出事了,真要是在沙哈拉消失了。

    不禁是哈拉汗无法向上级交代,李常山后背也被冷汗沁湿了一片,他看了看政委噶尔古望,恐怕,老了老了,他两个老不死的,也要挪挪地方了!

    李常山的脸色越来越低沉,越来越难看。他突然起身,抓起了桌子上的保密电话,颤抖着双手拨通了一个只有他和政委两个人知道的号码。

    噶尔古望脸色凝重的看着李常山,从李常山手指按向的方向,最终落到拨号键的位置上,噶尔古望就明白李常山要干什么。

    但是他仅仅是无奈的抿了抿嘴唇,终于还是放弃了劝阻的意思。

    电话只有一声忙音,随即便被接听。听筒中一个浑厚的、带着xj地区、地道的xj味的口音,传进了话筒。

    “羊肉串,羊肉串,地道的羊肉串,朋友,来几串啊!”

    李常山强忍着自己的心酸,声音有些哽咽的清了清自己的喉咙,这才说道“小巴郎,送货吗?”

    “我送,送,为什么不送呢,只要你给钱,地道的羊肉串,保证马上送到,要吗,要多少?”

    “要,地址是新宁一号,请你马上送到,我要一串!”

    嘭!

    乌市一处繁华的大街上,在临街的商场门口,一个带着民族特色小帽的,年仅三十多岁的小伙,一脚把自己的烧烤炉子给踢翻了。

    随即抡起自己手中的手机张口大声的对着话筒说道“我送,我马上去,我送你大爷,我送给你妹妹我,我送不死你!”

    周围围着小伙烧烤炉子吃肉串的年轻小伙和妹子们都愣了。这怎么了这是,没事自己把自己炉子给踹翻了,炙热的焦炭和烤得半生不熟的羊肉撒了一地。

    刚想问,听烤羊肉串的对着电话大声的吼叫,这才明白这个牛人烤肉大叔生气了。有人戏弄他,让他送一根羊肉串上门服务。

    这能不气人吗,这简直就是牲口,就是消遣人。

    不过就在大家还没来得及对这个三十来岁的大叔进行劝解的时候。斜刺里冲出来一辆城管皮卡,从车上呼啦啦下来三个一身制服的壮小伙。

    “来来来,买卖提,来来来,上车上车,去队里接受罚款处理。你看看,这么多的炭,你直接弄在马路上,你不要讲了,跟我们走吧!”

    男中音还欲争辩,不想几名城管上前拧住了男中音大叔的手,便给押上了皮卡车,开车便走。

    现场只留下一位城管拿着铁簸箕,在收拾遍地的炭火垃圾。

    围观的群众和吃羊肉串的小青年们,刚想指责城管们随便抓人。不过看到留下来的这名打扫卫生的城管那认真地摸样,只好摇头作罢,转身想走。

    不想刚走出几步,这位城管说话了“那什么,都吃完了再走,把铁钎子给我扔铁簸箕里,不许随便丢啊,否则我可是要罚款的。”

    几名年轻人赶紧把铁钎子丢进铁簸萁里,转身愤怒的离开了。而这位城管却对,对面一直看热闹、扫卫生的大叔招了招手,大叔急忙跑了过来。

    “大叔,这个你收拾一下,卖旧货吧,那小子犯事了,没几年回不来了。刚才抓他的,都是化妆装成的城管,就我自己是个真城管,就这样,再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