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18章 国之精英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想烧烤大叔脸上此时露出了一抹让人非常不解的微笑,眼神怪怪的盯着李常山,突然哈哈大笑不已。

    “你别逗我,我不是兵,更不归你管。得了,你也别跟我来这一套,你害得我还不够吗,你最好离我远点,我惹不起你也不想认识你!”

    这几句话,嘁叱钪錩,干净利落。李常山当场被噎在那里,久久没能出声,他的思绪顿时开始模糊,无端的飘向了刃年之前。

    李常山清楚的记得,那是十五年之前。十五年前的一个风雪之夜,李常山被困在雪窝子里,一车四人,茫茫大雪,前后上下左右空无一人。

    漫天的飞雪,让军中最好的座驾也趴窝了,汽车拱进了雪窝子里。茫茫的戈壁,一望无垠的白雪。

    车是再也开不出来了,大雪连车带人一块把大家埋在了雪中。零下四五十度,李常山只感觉老天弄人,随行的干事们也是心情郁闷到了极致。

    那次大雪也怪,下起来就不停,就在大家拼命地裹紧了大衣,又冷又饿的全身哆嗦不已的扛了一天一夜的时候。

    玛朗出现了!

    话说,谁是玛朗?

    玛朗不是别人,正是现在坐在沙发之上的的烧烤大叔。

    那时候的玛朗才刚刚十六岁,不过长得却是虎头虎脑,阔背熊腰。

    那时候的玛朗,只身一人,在雪地里骑着一匹纯白色的高头大马,已经在茫茫的大雪戈壁中,驰聘了整整四五个夜晚了。

    他发现汽车的时候,是因为他当时正在追赶着一头野骆驼。那头野骆驼周身雪白,跑在一望无垠的白雪之中,让人根本就辨别不出它的身影。

    雪下得又大又急,不要说骆驼的脚印,就连茫茫无垠的戈壁原貌,也改变了它本来的姿态!

    终究玛朗也在戈壁中几乎迷失了方向,他凭藉着近乎于模糊的记忆,通过打小就在隔壁滩上长大的丰富经验,这才好不容易摸索到了大戈壁的边缘。

    不想在他即将找到了路,想要回家之时,他掉进了雪窝中,而此时的雪窝中,却趴着一辆汽车。

    在玛朗发现了汽车之时,车内的人几乎已经快要冻僵了。玛朗拼命地扒开了积雪,露出了车顶,用烈酒灌醒了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驾驶员,这才点火启动了汽车,打开了暖风,解救了这一车四人。

    而当时的李常山和战士们都是刚来大西北,哪遇到过这种情况。

    看到他们一个个都醒了,也都恢复了精气神,玛朗这才掏出了馕饼和肉干,让他们吃,吃完后劝解他们放弃汽车,跟着玛朗徒步走出戈壁滩。

    茫茫的戈壁,一望无垠的白雪。看似已经是边缘地带了,其实离驻地还有很远很远。

    玛朗只有一匹马,他们五个人轮流骑。饿了啃一口硬邦邦的馕饼,咬一块根本就咬不动的肉干,抓起一口白雪塞进嘴里当水喝。

    他们就那么坚持着,实在坚持不了,玛朗才给大家灌上几口酒。

    再坚持不住了的时候,玛朗竟会对着每个人,把他手掌贴在这人的头顶,于是一袋烟的时间,原本还感觉虚脱无力的人,只觉得有一股暖流自头顶之处游遍全身。

    不一会儿的时间,就会觉得自己全身舒泰,仿若像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疲劳感顿失,浑身是劲。

    玛朗的这一手,让李常山羡慕不已。当时李常山就猜想这是一种功夫,有可能是气功。

    他就想拉拢玛朗,于是得救了以后,竟然鬼使神差的升了官了的李常山,先是引诱玛朗参军,后来又引诱玛朗把这手气功绝学献给国家。

    玛朗一开始百般的不同意,可架不住李常山的苦苦劝导,终于还是把家传绝学秘籍贡献出来了。

    可不想后来李常山竟把他调进了部队之中的部队——t部队。

    t部队是所有部队之中的王牌,是军中之王,作为t部队的战士,每一个人,都想成为王中之王。

    于是在t部队,玛朗尝尽了其中的酸甜苦辣。可玛朗太优秀了,竟然优秀到完全通过了t部队的任何课程,并且艰难的胜出了所有的战友,乃至一些教官。

    为此是为李常山挣足了脸面。

    不想最后因为玛朗爱上了同为t部队的一名女上尉,再求欢无果的情形之下,致使他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导致了他不得不离开t部队。

    他离开t部队的时候才刚刚二十二岁,二十二岁的玛朗死死地哀求着当时已经是全军司令了的李常山,可李常山并没有伸手帮助玛朗。

    李常山最恨伤害女人的男人,那是因为李常山深深地爱着他的妻子婉儿。而他的婉儿,却在女儿李钰的诞生之日,离开了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即使他为玛朗的冲动感到心痛,为这个孩子的失误感到不忍。但他却没有帮玛朗说过一句好话,致使玛朗入狱五年,释放后沦落街头,以卖羊肉串为生!

    这么多年了,玛朗哪一次所立的战功不是显赫异常,哪一次取得的成绩不是都让他脸上也有光。

    这么多年了,其实那个女上尉一直都在等着玛朗,只可惜,李常山无端的恨玛朗不争气,竟然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告诉这小子。

    其实也是因为上尉还不想让李常山告诉玛朗,她其实经常在暗中观察着玛朗,看着玛朗默默的烤肉,看着他在炎炎的烈日之下,汗流浃背。

    这时女上尉的心是沉痛的,可同时也有着一丝丝的快乐。她沉痛是因为她觉得,这种惩罚对玛朗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相比在那一夜,玛朗所带给他的伤害来说,相比那一夜,玛朗所给她的沉痛来说,这算得了什么!

    但同时让女上尉感到的那一丝丝快乐,是因为,她感觉玛朗长大了,现在长得更结实,更加魁梧有型了。

    看他那黝黑的肩膀,有型的面孔,看他现在对待别人的态度和方式,即使有小姑娘上前搭讪,玛朗也是很理智的有一说一。

    虽然他还改不了那个臭毛病,在人姑娘转身之时,他会偷偷地打量人家的屁股。但是女上尉却发现,玛朗一直都在存钱攒钱,从不乱花一分钱,更不会去烟花柳地逍遥买醉。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玛朗竟然一直没有谈女朋友,不但没谈,从小就没了娘的玛朗,还断然拒绝了父亲,乃至亲友们为他介绍的女人。

    直到有一天,女上尉突然接到了军事法庭给她的一笔巨额存款,女上尉才明白了,原来他一直都在想着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