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35章 裤腰松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暂不提王浩几人又返回了山洞之中,单说接到了消息的李常山,听说王浩获救了,这才算安下了心。

    不过听说号称神马自由组织的头儿跑了,不由得心中暗叹不妙。他十分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出动了t部队的精英,还是没能抓住这个东西。

    恼火的李常山大发脾气,一直等待着的哈拉汗也颇为遗憾。这些一味的鼓吹什么西方自由的家伙们,经常给xj省造成了很多的麻烦。

    听说竟然有希力娅蒂的的儿子爱吧特朗参与在其中,哈拉汗想也没想,一个电话打给省纪委,要求纪委书记卢望提亲自请希力娅蒂去问话,先控制起来,等待中纪委的到达。

    可怜的希力娅蒂,莫名其妙的被卢望提请走喝茶。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希力娅蒂被带走的消息,立刻便被哈萨克?买买提知道了。

    话说哈萨克?买买提一直都在等待着,等待着王浩的消息。当他听说王浩被爆匪们劫持以后,不要提哈萨克?买买提有多高兴了。

    自己一味的发展农业,大搞农田水利渠的灌溉与深水井的钻探工作。不想这小子区区一个常务副,人刚来,还没到沙哈拉市委报道,竟然能改变了自己一贯要求与强调的农业建设。

    你妹的,什么东西,全省都围着你们沙哈拉转,全省都要围着石油建设跑。

    搞什么,你沙哈拉是中央主导建设的计划单列市,你搞你的石油,打我农业资金的算盘,想都别想。

    可惜常委会上,还真响应的一片啊。哈萨克?买买提真心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仅仅一个常务副,妹的!

    想起自己上次进京,任海涛对他的交代。哈萨克?买买提这才真正地意识到了,王浩的和人两样,不好向隅啊。

    虽然他知道常委会上的提议,与王浩没关系。这只不过是哈拉汗一直想要发展经济,在他退休前,希望能出点彩,获得更大的民心而已。

    但哈萨克?买买提还是不能原谅,再加上任海涛先前就在他面前鼓说王浩的种种心机。

    致使哈萨克?买买提当前一听说希力娅蒂被带走了,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假如没有王浩。

    假如常委会上不提出围绕沙哈拉油城的建设,全省打造沙哈拉油城的外围基地,大搞油城配套建设。

    假如自己不是明确的表示,以发展农业经济为主。那哈拉汗绝对不会调查希力娅蒂。

    哈萨克?买买提现在彷如惊弓之鸟一般,他相信,这一定是哈拉汗的主意,一定是哈拉汗要搞自己。

    这些年来,他知道哈拉汗一直在对自己忍让。哪怕他几次提出加大对农业建设的投资,哪怕哈拉汗很不满意的情况下,他还是一味的孤行,哈萨克?买买提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的激怒了哈拉汗。

    其实自己与希力娅蒂之间的那点事,别人不知道,有心人不可能不知道。即使在隐蔽,他也是正部级的干部,也许上面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男欢女爱,两情所愿,又没造成多大的社会影响。哈萨克?买买提自信,他有任家罩着,还真没人能轻易的动的了他。

    再说,只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的问题吗。又没有什么贪污腐败,挪用公款,更不要提利用职权干什么的了。

    哈萨克?买买提轻轻地嘢了一口茶,思来想去,心情开始慢慢的放缓。放下了茶杯,他不仅随手抓起了桌上的保密电话。

    “老首长,您身子可好,我这发展的很不错,一切按部就班。今年还是准备深挖井,广修渠。

    与农业建设为主,大搞经济作物的种植,为农民们着想,设身处地的使他们富起来,家家户户达到小康的水平。

    请老首长放心,我是绝对不敢给您丢脸的。呵呵,嗯,正在努力。回尔满栖市的建设,一直都是走在全省前列的。

    还请老首长有时间,下来走走看看。看看回尔满栖市的几个小子们对您的孝心。他们把市区建的好啊,现在越来越有大城市的味道了。

    都知道这是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哪敢不尽心啊。您放心,您放心,其他地方也没放松,都一样,都在加紧发展,追加农业资金投入与扶持力度,绝对不敢放缓”

    哈萨克?买买提拿着电话,对着话筒一味的报喜不报忧,胡吹乱侃一通。电话那头的任康年面色越来越难看。

    王浩被劫持了,任康年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是这个消息并不是哈萨克?买买提汇报给他的,而是另有其人。

    当然,在希力娅蒂被请去纪委喝茶之时,任老爷子也是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同样,还不是哈萨克?买买提向他汇报的。

    而至于希力娅蒂与哈萨克?买买提之间的那点事,说实话,任老爷子更是心里和明镜似得。

    但是他不想去问什么,更不想去说什么。已经是正部级的大员了,这些事情,不是自己说了,某些人就能放下的。

    几十年了,已成腐局!

    但是他明白哈萨克?买买提现在为什么要给他打这个电话。这小子终于知道了怕,知道了什么是恐惧与威胁。

    这就好,一件小事吗。你既然紧靠着我任家,适时地时候,我还是有必要对你做出提醒的。

    想到这,任康年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和憎恶,话声一变,语气一扬,沉沉的说道。

    “蒙书记下去了,听说亲自到了自治区,你可要好好生接待呀。哈萨克?买买提,你怎么说也是xj自治区的主席吗,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讲究组织原则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放松!”

    哈萨克?买买提一听这句话,顿时就是一头的冷汗,呆了愣了半响,这才想起了回任老爷子的话,不想,刚想说话,这才发现,听筒中,早就是一片茫音。

    任老爷子什么意思,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放松。是啊,自己不是松了吗。原则没松,政策也不敢松,但是哪松了?

    腰带松了!

    裤腰松了,腿松了,脑子中的那根弦松了,并且松了很久了!

    一头冷汗的哈萨克?买买提再也坐不住了,他敏感的认为,这次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并且来势汹汹,看样子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难道哈拉汗是想在他即将退休之前搬到自己?

    不会?

    哈萨克?买买提,思来想去,也不明白哈拉汗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他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中纪委无论怎么查,拿出的是什么姿态,这件事到最后一定会牵扯到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