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36章 敲个话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决不能连累到自己,哈萨克?买买提脑中的第一想法就是一定要想办法给希力娅蒂传个话。

    说实话,这么多年了,哈萨克?买买提并不知道希力娅蒂,对自己究竟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但是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如果自己不认识希力娅蒂的话,那么,现在的希力娅蒂,也许正过着平庸无为的碌碌小市民生活。

    充其量,她就是个小科员,哪怕再努力,也不过一个正科级的科员而已。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希力娅蒂,早已超出了正科的范畴,如今已是位高权重,执掌全省喉舌的至高女皇。

    不仅是她,就连她的丈夫,西北阿拉望县的县长——爱吧马迪,也绝不会一路升的这么快,已经成了主掌一方的封疆小吏。

    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那一次的邂逅,只因为自己松了!

    是的,松了,裤腰松了!

    任康年说的没错,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放松!

    但是既然已经松了,哈萨克?买买提就要想办法勒紧。更何况老爷子还交代说,蒙书记下来了,让自己好生接待。

    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那就是代表任家,代表任康年,在大西北,在这千里之外的xj自治区,让自己为任家尽地主之谊。

    话里话外,再清楚不过了。老爷子或多或少现在对自己不满意,但是即使不满意,老爷子也没把他当外人。

    以哈萨克?买买提对任康年的了解,如果是老爷子不待见的人,或者说,自己进不得老爷子的法眼,恐怕,任康年绝不会这样对自己交代什么。

    是的,人有时候都是这样想。特别是在有了错误之后,总会想自己能找到解决事情的办法。

    他会想自己有人脉,哪怕就是事情败露了,自己做的错事被人发现了,那他也有解决的办法,有可以回旋的余地。

    最起码,哪怕到了最后,就是无法挽回了,那相比较起来,处理的147方式也会和平常人不一样,绝对不一样。

    哈萨克?买买提匆忙的按下了传唤键,秘书莫得登应答,轻轻地敲门走了进来。

    “小莫啊,中纪委的蒙书记要来,怎么你没有向我汇报啊!”

    莫得登眼神不由轻微的闪烁了,他心中暗叹糟糕。没接到通知啊!

    但是哈萨克?买买提说有,那就是一定有。可是省政府没接到通知,难道是省委那边接到了通知不成?

    想到着,莫得登皱了皱眉头吗,轻轻地摇了摇头,小心的回答道“老板,我没接到通知啊,我打听一下,是不是那边?”

    哈萨克?买买提严肃的点了点头,莫得登一看,便知道自己老板的意思。看来自己没说错话,于是他对着哈萨克?买买提微微点头鞠躬,快速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莫得登跟在哈萨克?买买提身边六年了,六年来把哈萨克?买买提的性子摸了个一清二楚。

    自己老板这样问自己,不用说,中纪委蒙书记一定是来了。但是来了,风声这么紧,连自己这个自治区主席的秘书都不知道,那就说明自己的工作白干了。

    身为省政府一把手的秘书,这么大的事都搞不明白,即使哈萨克?买买提不批评他,他自己也认识到了自己绝对的不称职。

    什么是秘书,什么是大佬的秘书,什么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连这你都都搞不明白,你做的什么秘书。

    莫得登第一时间抓起了电话,思来想去,这事不能问别人。省委那,想都别想。既然蒙书记是秘密前来,料想,省委那边的小喽啰也不会知道消息。

    听筒中传来一声低媚的问候“哎呀,莫大秘,我这刚想给你电话。你嫂子昨天回老家,家里弄了头野麋鹿。

    这不,刚剥了,带回来一块肉,正想叫你一块打打牙祭呢,你呀你,有福之人不用忙啊,难不成你会占卜?真就算到了我这有好东西?”

    电话那头乌市国际机场航站经理伊利巴郎,声音无比低媚的奉承着。那种真心巴结的味道,哪怕远隔十几里地,也能让人闻到。

    而此时的莫得登、却是一张脸冷的近乎于能滴出水来。说实话,莫得登本就是一个低媚之人,只是莫得登给自己的定位很高。

    相比来说,他的低媚,仅对于哈萨克?买买提,再者就是,省委,省政府中几名数得着的大佬。

    而除此以外,哪怕那几名排位相对于末尾的常委来说,莫得登也会不将人放在眼中,如此一来,就别提他人了。

    莫得登的强势,在自治区是出了名的。可偏偏,这人见不得虚伪奉承之流的低媚之徒。

    他自认清高,绝瞧不起阿谀奉承之辈!本来莫得登是非常不待见伊利巴郎的,以前要是没事,他绝不会给伊利巴郎打上一个电话。

    除了公事以外,可以说,对于伊利巴郎几次对自己的宴请与奉承。莫得登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

    但今个不一样了,今个莫得登有大事需要伊利巴郎的帮忙。那就是他想套个话,假如说蒙书记来xj省自治区,必须要乘坐飞往乌市的航班。

    而想要知道蒙书记究竟来了没有,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查阅机场出入登记。

    但是这时还不能明着问,蒙书记是谁。中纪委的头号老大,随随便便打听蒙书记的行踪,开玩笑,你问问机场方面敢泄露吗?

    除非蒙书记高调出场,否则,机场必须要对像蒙书记这样的大佬们的行踪做到严格的保密。

    莫得登对着话筒面笑皮不笑的嘿嘿了两声,眼珠子一转,接话说道“哎呀,麋鹿好啊,可惜啊可惜。伊利巴郎大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呀,那可是受保护的吆,吃不得!

    哎,你看我这人,刚在赶着一篇领导讲话的稿子。忘了时间了,我记得中纪委蒙书记到了。

    到了吗?你可别在那吃麋鹿,正好被大佬抓住啊,哈哈哈,那可是天下第一纪,绝对不跟你玩二五眼!”

    伊利巴郎突然间拿着听筒的手就是一抖,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莫得登竟然称呼自己叫哥。

    这可是绝无仅有啊,认识莫得登以来。这还是私下里,电话中,莫得登第一次这样称呼自己。

    正乐着,不想又听莫得登提到了蒙书记。伊利巴郎不禁轻轻擦了一把头上冒出的细汗,继而哈哈大笑,爽朗的说道。

    “哎呀,你吓死我了,还没到呢,预计还有五十多分钟,我正琢磨着要不要迎接,因为我接到的命令,好像是说,蒙书记因私前来,我们机场方面只负责临时安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