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37章 主席与秘书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还有五十分钟,还有五十分钟落地。唉呀妈呀,我去年买了个表!

    莫得登随便应付了伊利巴郎几句,断然挂了电话。至于以后,还是让以后去说吧,总之莫得登得到了他所想要的消息,现在最重要的是马上向自己的主子进行汇报。

    莫得登料到哈萨克?买买提一定是得到了蒙书记要来xj自治区的消息,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间来。

    联系到希力娅蒂刚刚被秘密带走,莫得登知道,自己的主子现在遇到槛了。主子的槛必须要自己去分担,关键时刻,自己不顶上去谁顶。

    莫得登相信,哈萨克?买买提绝不会因为一个希力娅蒂而倒下。开玩笑,已经到到了这个高度,一个是自治区的主席,一个是宣春部的部长。

    上面怎么也得斟酌一下,绝不会仅仅为了这么点小事而无端的放大。

    那样就会变成一个笑话,加剧了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样一搞,那会对方方面面的工作,均造成不利的影响。

    自己跟着主子这么多年,对于哈萨克?买买提的人品,莫得登还是了解的。哈萨克?买买提除了和希力娅蒂之间有点什么以外,可以说,还是名很尽职的领导的。

    尽管哈萨克?买买提对于xj地区的经济工作做的并不出色,但是,莫得登认为,那是因为xj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所制约而造就的。

    来到了办公室,哈萨克?买买提得到了莫得登的精确汇报,顿时喜上眉梢。他认真的打量着自己的这名秘书。

    说实话,哈萨克?买买提对莫得登是满意的。其实他一直都想把莫得登放下去,放下去,对自己绝对是一大助力。

    但是哈萨克?买买提现在还不能放,因为,他已经适应了凡事有莫得登为他忙前忙后。

    说句简单的,哈萨克?买买提习惯了莫得登的服侍。真要是从新给他换个秘书,哈萨克?买买提相信,自己用着绝不习惯。

    这也是因为其中有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关于自己和希力娅蒂的那点事,哈萨克?买买提并没有避讳自己的秘书——莫得登。

    “小莫啊,回尔满栖市是个好地方啊,在整个大西北,除了乌市,西河子市,依琳市,再就是回尔满栖市了。

    那里是老首长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啊,老首长说不上,今年或许就能回来看一看,人老了,尤其喜欢回忆!

    你记住,去了以后,一定要注意紧抓回尔满栖市的市政建设。除此以外,多拉些外资,搞点大型的厂企。

    也让老首长看看吗,他战斗过的地方,现如今正在快马扬鞭的大力发展,不要看是内陆,但也绝不输于沿海吗!”

    噗!

    呃!

    唉呀妈呀!

    莫得登站在哈萨克?买买提身前,就这么抬着头,傻傻的愣了能有五六分钟。直到哈萨克?买买提微微一咳,他方才缓过神来。

    但这小子,还是没完全弄明白哈萨克?买买提什么意思,他呶呶的张着嘴,喏喏的看着哈萨克?买买提,声音有些哽咽的问道。

    “领、领导,您是说,是说让我去回尔满栖市?您,您不要我了,领,领导,我哪做错了吗,我错了您批评我啊,但是您,您可不能不要我啊!”

    哈萨克?买买提脸上的肌肉抖了抖,心神一晃。不由得爽朗的笑了笑,但声音也有些发涩的说道。

    “小莫啊,犯傻了不是,你看谁有给领导一直当秘书的。秘书不是个官,现在有这个机会,你要是不下去,说不上,哎,说不上啊!”

    哈萨克?买买提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心中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一闪即逝,很轻,让他摇了摇头,并没怎么在意。

    但是莫得登却是心中一紧,领导一连说了两个说不上,说不上什么,难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难道领导真会在这次沉戈在这万里的大漠之中吗?

    不会,绝不会,身为领导,都会考验自己的手下。莫得登坚信,这是哈萨克?买买提对他的一次考验。

    莫得登几次陪哈萨克?买买提进京,对于自己主子身后的实力,莫得登是再清楚不过了。

    开玩笑,有当今跺跺脚,z国抖三抖的任家在身后罩着自己的主子,主子能有什么事。

    不要说区区一个女人,哪怕主子就是伸手了,动了点什么,相信也不会被人轻易的扳倒!

    “我不去,我哪也不去,领导,我就在您身边伺候您,照顾您一辈子。什么回尔满栖,去了还不是个拉车的。

    我喜欢给你做秘书,我哪也不去。做秘书,总比拉车要好!”

    “胡闹!你呀你,你懂什么,就没一点进取心,就没一点野心?做秘书,做秘书能做到我这个级别吗?

    你跟了我六年了,按理说我早就该把你放下去了。但是就因为你这个性子,就因为你不懂的进取。

    拉车,拉车怎么了,哪个市长不拉车,不做火车头的市长,不为城市创造经济利益的市长,还叫市长吗?

    现在是个机会,我不怕明确地告诉你,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个机会就没有了。一纵即逝,到时候,你后悔,哭掉鼻子,你都没地方捞!”

    莫得登听得心中哑然,胸中激浪翻滚。他隐隐的明白了哈萨克?买买提的意思。再过几天,机会一纵即逝。

    难道说,领导有什么预感不成?

    他还想辩解,还想说什么,但是哈萨克?买买提没有给莫得登说话的机会。他看着莫得登,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禁长叹一声。

    “你放心,让你下去,我也是想做个试验。有你在下面配合我,我就不相信我们xj自治区就找不出一条,适合我们自己的经济发展之路。

    好了,你晚上回去好好想想。想想究竟以后怎么配合我,想想,我把回尔满栖交到了你的手上,你怎么来报答我。

    我要的是成绩,是发展,是一条康庄大道。而不是全省都围绕一个什么油城的建设,全省都要给人家做嫁衣,你能想明白这一点,那你才是真正明白了我的用心。

    让司机备车,我们去机场,不要通知任何人。”

    莫得登赶紧点头,转身而去。不过他并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亲自跑到了停车场,和哈萨克?买买提的司机要来车钥匙。

    他要亲自开车,他知道蒙书记这次到来的绝对不正常。将车停到了省自治区政府的回廊下,莫得登这才给哈萨克?买买提响了一声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