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43章 有种感觉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其实哈萨克?买买提心中,总是有种感觉。他是任老爷子的门生,所以,他总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任老爷子给予的。

    其实在他自己心中,总有一种不了的情愫。他自己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回尔满栖市。

    到了回尔满栖,他总觉得有一种很大的憧憬,很美丽的希望。

    还有一种让他说不出来的原因,就是在这里。总让她有一种被关怀,被拥护的质感。

    果不其然,车行道千里桥外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开始莫名其妙的产生了。孤单的省政府一号车周边,开始慢慢的聚拢了很多从其他的房汇集而来的车辆。

    这些车辆很规矩的尾随在一号车的身后。紧紧的排成了长龙,越聚越多,越来越长。

    等哈萨克?买买提赶到市中心的时候,醒目的一号车不得不在哈萨克?买买提无奈吩咐下赶到市委。

    因为后面的车早已形成了车队,莫名其妙的说,其实谁都知道他来了。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身居上位,自然而然被人敬畏与拥护的感觉。哈萨克?买买提心中很喜欢这种感觉。

    先前的憋屈与幽闷此时此刻几乎一扫而光。

    到了市委,才发现市委书记阿拉莫汉与市长木里珙从后车上下来,疾步的跑了过来。

    这两人全是哈萨克?买买提的老部下,作as为他们的老领导哈萨克?买买提对此二人还是非常欣赏的。

    进入小会客厅后,哈萨克?买买提例行的说了几句勉励的话。回尔满栖市的小会客厅是一座单独的三层小楼。

    说起这座小楼,一直可以追逆到任康年时期。这还是任康年当时仿造苏式的建造模式,为当时身在回尔满栖市地委办公的首长们专门建造的专用招待用房。

    当时首长特别满意这座楼的建造布局,雅兴来了,取名为观涛海。关涛其实暗合官运亨通之意,有官运涛涛之说。

    其实别人不说,谁到知道。无论是当官的,还是乡野士绅都愿意图个吉利。

    并且国人对于吉利、喜庆,凡是代表着蒸蒸日上,美好愿望的东西,还是很向往的,更是很在乎的。

    哈萨克?买买提一进入观涛海,心中豁然开朗了,仿佛一下子看懂了什么,也想明白了什么。

    观涛海,哈萨克?买买提更在乎这个三个字。其实想想,他更在乎自己是否官运亨通,是否还能步步高升!

    他来这的意思,其实就是想找到眼前的这种感觉。观涛海修建在回尔满栖市委的半山腰上。

    这座山是市里最高的一座山,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看去,特别是傍晚时分,山下茫茫的一片,特别像蒙蒙的沧海哦。

    谢绝了阿拉莫汉与市长木里珙的热情招待,哈萨克?买买提决定今晚就留宿在此。在这让他有种靠近老领导的感觉,这里的一草一木,现在早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而自己现在也是正省级的领导了,想起先前给任康年做警卫员的时候,哈萨克?买买提不由得感慨不已。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哈萨克?买买提一点睡意也没有,近来他总感觉他的腰有些隐隐的作疼。

    那里是原本的枪伤,当年为了保护自己的老领导。他毅然的以身做盾,为任康年挡下了那一枪。

    旧病复发,使他心情更加郁闷。争斗,看来对自己有些不利。原本一面倒的局势,使哈拉汗很被动,但现在,恰恰反了过来。

    又是王浩,又是这个小子。哈萨克?买买提想要对付的其实不禁使哈拉汗,最为重要的还是王浩。

    是王浩的到来,让他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之中,一开始就使他多年提倡的以发展农村经济为主的富省之路,遭到有史以来最为强烈的一次排斥。

    门轻轻的被敲响了,市委书记阿拉莫汉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哈萨克?买买提依然坐在阳台上,他拿了一床小毛毯,慢慢的搭在哈萨克?买买提的肩头,随即轻轻地为他揉捏着肩膀。

    哈萨克?买买提没有作声,这种感觉早已经习惯了。他只是慢慢地闭上了眼,很享受的趴在了躺椅上。

    二十几分钟过后,哈萨克?买买提才睁开了眼睛,慢悠悠的问道“莫得登给你做下手吧,帮我看严点。他有些自大,这是他最大的缺点,其实也是这些年来,我的责任啊!”

    听到哈萨克?买买提突然这么一说,完全没有准备的阿拉莫汉一愣,随即有些很不理解的问道“领导,那木里珙?他可是名很尽责的市长啊!”

    问出这句话,其实阿拉莫汉真是很纳闷,哈萨克?买买提这个老领导让他越来越有些看不透。

    身为正省级的高官,他是这么的坚持己见,甚至有些给人感觉很武断了。但有时候又显得格外的平易近人,谦和的就像一个区委小吏。

    阿拉莫汉看不懂,更不明白现在外界的那些关于他的传闻。有传闻说,哈萨克?买买提正在与哈拉汗争夺xj自治区的主导权。

    无论谁胜谁败,到最后,有可能两名大佬最终能离开一人。有可能调离xj省委自治区,至于具体上哪的风声都传了出来,并且传的有鼻子有眼。

    究竟是真是假?阿拉莫汉不知道,也不敢去猜测。看到哈萨克?买买提指了指自己的腰部,阿拉莫汉赶紧把手缓缓地移到了哈萨克?买买提的腰门上,手上加劲的揉着。

    “怎么,很惊讶?”

    阿拉莫汉一边揉着,一边手上加劲的点了点头。即使哈萨克?买买提看不到他点头,但是多年来的默契,使哈萨克?买买提早就知道了阿拉莫汉此时在想些什么。

    “不用惊讶,木里珙是个好干部,我想把他调到东南省,那利空出一名副省。其实原想让你去的,但是我心在需要你在回尔满栖坐镇,因为这里只有你才能镇得住这些人啊!”

    听哈萨克?买买提这么一说,阿拉莫汉即使再淡定,也不由得顿时手抖了一下。调木里珙去东南省。

    那里可是东南省啊,全国的沿海开放特区。不要提这是多么好的前途了,自己足足跟在哈萨克?买买提手下二十多年了,为什么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又不是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