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46章 大帅的怒吼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话说一个调查,的确令阿努望非常被动。被动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人言可畏。试想身居高位,谁能保证自己一身清廉如水,出污泥而不染。

    这就等同于三人市虎,诺大的西北,顿时惊呼如雷。好在阿努望从事政法工作多年,自己早就意识到伸手必被捉的道理,所以,他历来便克制着自己。

    查来查去,并无什么可查的,你总不能把一个身居副省级高位的政法委书记,昨天收了人家一条烟,今天收了谁一瓶酒的事实,拿出来说事吧!

    但是查不出来,这些人还不愿意放手。就连哈拉汗书记的面子也不买,哈拉汗书记自知这是一场政治秀,也根本不去过问。

    但却惹怒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劫后余生的沙哈拉常务副市长,王大官人——王浩。

    王浩的恼火,其实绝对是一种借题发挥。说实话,这小子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

    先是听说亲自带队,不惧艰险勇救自己的玛朗,被上层军区的人直接给带走了。这还没等他心思过来,随后又听说,投入哈拉汗麾下的阿努望被中纪委的人进行问话。

    王浩是谁,可以说精明的像个猴子。立刻就看清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所在。

    结合省委先前争执不下,好不容易才确定下来了,依靠石油项目的配套建设,走石油行业的兴省之路的决策。

    他瞬间分析出了关键的所在!

    那就是,也许不知道谁动了谁的奶酪。

    蛋糕就这么大,奶酪就这么多。看是分乱遭杂,地大物博的大西北,其实真要算起来,资源就那么多。

    搞石油配套产业,那就是支持自己,而别的,不用想,即使人家不说反对,其实大家都明白。

    想到这,王浩一个电话打给了肖振国。好久没有和肖振国进行联系了,自己这个侄子,说实话,做的有些过分。

    从他踏入官场,接触到仕途,直到今天,其实每一步,都离不开肖振国的指引与教导。

    老肖,可以说,是他踏入官场之路的永远无悔的领路人。

    初夏,总是令人心情愉悦的。年已六十多了的肖振国一身夏常服,新版的军事常服,元帅的肩章显得分外扎眼。

    他身姿挺拔的端坐在自己的办工桌前,手中拿着一份绝密文件,眉头越皱越紧。

    突然桌上他的私人电话叮咚的响起,一首《泉水响叮当》唱起。肖振国拿起电话,看到那个使他天天记挂着的熟系号码,顿时令他紧皱的眉头慢慢的舒缓开来。

    “臭小子,你咋没死在沙哈拉!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这是报平安呢,还是有事求我?

    告诉你,你要是敢说有事,我立刻让我的勤务兵赶到沙哈拉去毙了你!老子是你伯伯,不是你的保姆!”

    一阵炸雷般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王浩赶紧将电话远远地离开耳边,右手抓着电话能有两里地的回答道。

    “好啊,肖伯伯,我想你了,你来毙了我吧,格老子的。没被古木一沉和爱吧特朗把我毙了,就是专门留给你的!”

    “兔崽子,还敢贫嘴。龟孙子,敢动我的人,简直就是不要命了。你放心,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我要告诉全天下,我肖振国觉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王浩心中暗笑,得了,这还没说事呢,火已经点着了。我说我那个大伯伯啊,这可不是我求你,你是上赶着去修理人家呀。

    “哼,肖伯伯,你的名头很大吗,人家才不怕你呢,不但欺负我,还欺负薇儿。我可跟你说,我要是死了,你侄女就得守寡!”

    “我呸,你个乌鸦嘴,你敢死,死了我他奶奶的带着兵,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杀到凌霄宝殿,问阎君讨个说法。

    你这样的人要是死了,那可是我们国家的一大损失。不行,绝对不行,我可不能答应啊。

    哈哈哈,给我长脸了,仅仅三年,你把牡丹市建成了个三线城市不说,还被评为全国卫生城,全国旅游城。

    利用外资达到了国家先进城市的前列,好,好,好,好啊!”

    “好,好什么好啊。我可跟你说,那个拼死救我的玛朗被你们军队的人带走了。不禁把官给撸了,听说还得吃官司,人家马上就要结婚了,新娘子就要守空房了。

    还有啊,xj地区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听说好端端的政法委书记阿努望,非得说人家搞贪污腐化,被中纪委抓着不放,帽是有人在做小动作,而这一切都是冲着我来的,要搞事啊!”

    电话那边突然听到一声沉重的轰响,紧接着传来了一声威严的怒吼“放屁!谁这么大的胆子,老子毙了他!”

    怒吼如暮鼓晨钟,激荡不已,幸亏王浩早有准备,没把听筒靠在自己的耳边,相信,他要是和平时一样,把电话放在耳边与肖振国对话的话,相信,此时恐怕他那娇贵嫩小的耳膜,能被瞬间击穿!

    怒吼过后,是长长的一阵平静。王浩与肖振国都没有继续说话。电话那端的肖振国已经起身,走在窗前,抬头直直的眺望着远方。

    窗外一片碧绿,嫩嫩的柳枝随风轻扬,有那么一两根长条荡在小湖边,顿时在一湖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的涟漪。

    147而此刻肖振国的心情也正如涟漪般的开始了激荡。他明白,莫名其妙的说,玛朗被带走进行问询,这是一个风向。

    这不仅仅是有人想搞事那么的简单,其实这是一个信号,怎么说,也就是别有用心之人的挥刀挑衅。

    开玩笑,风萧萧兮,千里大漠。我的儿郎驰聘于千里之外,乃个熊的,你有本事怎么不去,我去你还不愿意,还想搞事。

    老子就是想低调,假如不想,直接提个副省你们又能怎么样!

    可想归想,做归做,肖振国知道,自己正在接任之时。明年就是大选之年,其实王浩此番前往沙哈拉,何尝不是有避嫌替自己增脸面之意。

    其实这都是姚老爷子与许向东千番考虑之后才下的决定。其中更不乏总理的大手笔,说来说去,意义重大。

    玛朗的问题好说,本就是军队的内部事物,自己插手的话,怎么都能说得过去。但是阿努望,那属于政府事物,自己身为三军大帅,直接插手政府事务,哎!总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