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49章 乐观主义精神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由一个装甲旅的旅长,转变成为一名一无所有的开荒人,这般的起落,不由得他内心存在着多少惆怅。

    真可谓风风雨雨,人生几度春秋。但龙江明白,国家把这么艰巨的任务,压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可以说,对他存着多么大的希望!

    猛然想到了责任,龙江惊醒了,大步流行的走到用木头板子支起来的简易会议桌前,双手支撑着桌面说道。

    “同志们,现实是艰苦的!但是我们就是要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共产党员精神。我们共产党人最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浮夸与奢侈之风不能要。

    这在过去我们曾经深受其害,我可是听说,有不少同志们曾在下里议论。说什么国家给的资金很充裕,这生产建设还没搞起来,便先想着享受。

    当然,同志们干的都是体力活,重活、累活。与大自然作斗争,在沙漠风暴中抢黄金。

    我不是不赞同把生活搞好点,但是你们想想,顿顿羊肉呀,谁能比得上我们!所以我们就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xj自治区省委。

    国家把最好的给了我们,我们就要那出成绩,那出好成绩用以回报。其实这些话题,根本不用强调,但是我不希望大家放松思想!”

    龙江说完,会议室内是一片短暂的沉默,谁也没有出声。说实话,现实生活太艰苦,大家来沙哈拉已经三个月了。

    先前只是简单地支了个帐篷,或是建了批简易的彩钢板房,就这么临时住着。这就是沙哈拉市委市政府,沙哈拉石油开发筹建委员会的雏形。

    可一场大风,顿时把这仅仅的一点幸福——半夜醒来半屋沙的幸福也给刮走了。

    刮了个莫名其妙不说,最后一统计,牲畜与不少物资还被那场飓风刮走了不少。

    王进喜沉默了半天,将一直握在手中没舍得喝上一口的不锈钢保温水杯往桌子上轻轻地一放,抬头看着龙江说道。

    “龙书记,你说的,我们回去一定紧抓干部们的思想教育工作。

    我今天有三个议题,先前我已经向你汇报过。现在请大家看看手中的材料。

    第一,就是关于水源的问题。水源,大家知道哦,这是我们目前的重中之重,没有水,一切免谈。

    第二,是关于干部群众们的生产生活问题,我初来沙哈拉之时,好歹我们还有个铁皮屋。铁皮屋虽然简陋,冷热无法保障,但糙好可以避避风雨。

    群众们晚上下班之后,有个地方能歇息一下。可现在呢,与骡马牲畜住在一起直接用大帆布围了个圈,同志们不说什么,都是兵哥哥出身!

    但是家属呢,但是不远千里,前来支援我们沙哈拉建设的老百姓、大姑娘、小媳妇们呢?

    我身为沙哈拉市的一市之长,我是搞技术出身的,市里把研究室和市长办公室给我设在地下王宫之内。

    但是我住着,心里有愧。说实话,我晚上睡得踏实,但是真的踏实吗?

    第三,大型的机器设备远远的不够用。出现了一台机器连番赶场的严重情况。就是我们的沙漠之虎,也是疲于应付,即当座驾,又当工程车啊。

    沙漠之虎是我参与研究的,他有前扒后扒拉的功能。但现在倒好,那是汽车,不是工程车,这样的研究,是为了应付大风大雪的恶劣天气,不是用来扒沙子挖泥的!

    好在技术过硬,想不到这些家伙,还真顶事,关键时刻没一辆趴窝的。

    但是大伙想想,造价几百万的汽车,照我们这个用法,不用多久,我相信,这个夏天过去了,这些珍贵的车辆也该报废了。

    第四,我建议搞个竞争,搞个竞赛。原先建设大庆的时候,出了名铁状元。大家都知道,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

    我们生活在当今的好时代,但是我们是来建设沙哈拉的。现在的小伙子们,年轻的干部们,他们一样有热情,有想法,有冲劲,并且有创意。

    竞赛我们的改革必须要这样的搞起来,年轻人自己来发动自己的干劲,自己来激发自己的斗志。

    我相信,这比我们一个劲的进行宣传,去进行教育和鼓动,来的要好得多。做工作仅仅依靠一股热情的闯劲是不够的,我们还有给他们制造一种稳步向前的舒适环境。

    不但步子迈的要大,还要向前迈的稳健,走的科学!”

    龙江点头沉思,这些话他想说,但是被这个带着一条腿金丝眼镜的年轻市长给抢先了。

    他就隐隐的觉着王进喜是在有目的、功利性的引导着在坐的常委。沙哈拉现在是一无所有,就连简易房也没了。

    最新的先期规划筹划建设方案,国家选择用重牵引夯土万斤坠打地基,选用现场搭建钢模,浇筑混凝土墙板的方式,建设一批低于四层的欧式别墅楼。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沙子遍地都是,可石子需要从百米深的地下粉碎引取。至于水泥,只能就近从阿拉望县或者是回尔满栖市调取。

    可即使是阿拉望县也好,回尔满栖市的也罢,两相比较,离这里最短的距离也要三百多公里。

    想要卡车运输,想也别想。除非大型的运输机和大型的直升机。而当下最有可能的是直升机运输,至于运输用飞机,也不再考虑的范畴之内。

    别的不说,没跑道,没有跑道,哪来的飞机,不仅是跑道的问题,修建个停机坪都是妄想,今天修起来了as,不用到明天,晚上就是一阵大风吹起,给埋了个彻底。

    想到这,龙江直接说道“国家的筹建规划图纸已经放在柜子里快三个月了。现在我们需要克服的问题就是如何运输。

    大家都知道,盖房子搞建设,需要沙子石子与水泥。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两样都有,单单缺少一样,那就是水泥。

    水泥只能从邻近的县市就地购买,这大伙都知道,但是怎么往家里运!”

    噗!

    常委们顿时面面相觑,这个问题,怎么答复!

    你可能说,用卡车啊,算了吧大哥。

    公路在哪?

    修啊!

    别想了,千里黄沙,怎么修,时间也来不及呀,就是能修,第二天又被移动沙丘给覆盖了,这等于往沙海中扔钱。

    龙江的性情是极其沉稳的,他静静等待着常委们的回答,虽然他早就知道了答案,但是这唯一的答案,代价真是大得离谱。

    直升机运水泥,恐怕运过来,原本价值十块钱一包的水泥,顿时身价倍增,涨到了几十块甚至上百块一包!

    而搞基础建设,试想,整个沙哈拉市,需要多少包水泥,需要多少架直升机,整天来回不停地往这里进行运输?

    而关键的问题是,当前除了这个办法以外,竟然别无他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