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51章 王进喜卖萌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到王浩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王进喜竟然出乎意料的对王浩来了个很萌的微笑。他这是当众对王浩示好,完全不顾忌一干常委们的反应。

    其实王进喜在心中对王浩是颇为欣喜的。他来沙哈拉之前,研究过所有常委们资资料,而王浩这个自己的副手,让他颇费心神的研究了很久。

    在研究中他发现,凡是能正确对待王浩的人,能在工作以及生活之中与王浩结交成为朋友,那不禁好处多多,反而会快速的让自己如同坐了火箭般的升迁。

    当然,王进喜是名共和国的知识分子出身。身上环绕着博士后的光环,国务院院士,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一名副省级待遇的干部。

    他的心,实话说来,并不在升官发财上,而是实实在在的做出些成绩,想的是依靠科技,依靠石油重工富民强国!

    这是他的基本原则,也是他的坐标与人生准则。

    而说句实在话,知识分子对知识分子,其实骨子里都是惺惺相惜的。他是名石油博士,而王浩是名医学研究生。

    这也是沙哈拉目前为止,两名学历最高的党政干部。

    王浩请教的眼神,使他看到了希望,更让他欣喜的意识到了,王浩有想法,并且这个想法绝对是在目前来说,对沙哈拉有力的,关乎水泥的。

    “说起水泥,首先我们就要知道,水泥是什么,是怎么制成的,生产水泥所需要的主要原料有哪些。

    水泥,说实话,我国很早以前就有。具体我们可以追逆到先秦时期。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再这啰嗦了。”

    王进喜说道这,不想龙江接话说道“王市长,捡重点说,时间紧迫,我们的战士们还在外面工作呢!”

    这句话说得,顿时使王进喜非常的不爽。啊,就你知道时间紧,这是在开会。群众们在外面工作,我就不知道。

    这算哪门子市委书记啊,怎么感觉处处制约自己,处处好像都想拿捏一下自己一样。

    你是书记,我是市长,即使你摆什么书记的架子,也不要太过。老话说得好,穷酸秀才节气高,倒驴不倒架,木妖欺人太甚!

    想到这王进喜竟然奇怪的对着龙江笑了笑,转而扭回头看着王浩,理也不理龙江,继续说道。

    “秦时的水泥,那其实不是水泥,按我们现在的看法来说,就是石膏灰砂浆。他是将一份调和与水的石灰,混合砂子、石子按比例混合而成的。

    其实相比较来说,这就是我们现代的混凝土,可惜那是的混凝土,是经不起风雨侵袭的,不久就可以风化、坍塌。

    所以到现在为止,真正地秦代长城我们已经看不见了,见不到完整的秦长城了。

    至于水泥是什么,很简单,水泥是种我们建筑行业上必须要使用的,并且用途广泛的建筑粘性材料。

    水泥的制成工艺,也很简单,这就牵扯到水泥是由什么原料组成的。

    主要原料和制成方式是由石灰石、粘土、铁矿粉按比例磨细混合,混合成生料。然后进行煅烧,控制到适宜的温度,做成熟料。

    再与石膏混在一起磨细按比例混合,这才称之为水泥,而这样的水泥,也就是我们平时常见常用的普通硅酸盐水泥。

    但沙哈拉沙漠,想找到粘土不容易,石灰石也很难,铁矿粉相对来说还简单,因为在离此不远的,有一百二十里的西向就有一处地下蕴藏量很丰富的铁矿砂带。

    至于王副市长刚才问道,花岗岩可不可以作为石灰的主要生产原料,我回答说,理论上勉强可以的。

    因为花岗岩与石灰石相比较来说,相差太多。

    花岗岩属于火山岩,不同的是在岩浆喷发的时候花岗岩石地下部分,在高压下形成,质地要比喷出地表后形成的玄武岩严密的多,因此很坚硬。

    而石灰石是以氧化钙为主的石灰质原料。史上也有利用火山岩做石灰主要原料的一说。

    但使用花岗岩,还需要相当繁琐复杂的破碎与磨碎程序。但是茫茫千里,茫茫沙海之中,我们去哪找花岗岩?

    而水泥,根据用途和使用要求的不同,原材料制作方法的不同,又分很多种。

    比如矿渣水泥、火山灰质硅酸盐水泥、粉煤灰硅酸盐水泥、复合硅酸盐水泥等等。

    而如果我们真能找到花岗岩,我相信王市长一定是指的这地下王宫千米之下的那些地下岩石吧。

    可如此一来,你算算成本,把这些石头运上来,其实和采用直升机从阿拉望县与回尔满栖市直接采购水泥的话,在造价方面甚至只多不少。”

    王浩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有,王进喜说的很明白,能用,只是相对来说较为麻烦。在王进喜说了这么一大堆话中,王浩只关心两点。

    第一,勉强能用,第二,还有火山灰水泥!

    我肋了个去的,火山岩,火山灰!自己被劫持,遭受绑架的地方,不正是有着一座莫名其妙黑乎乎的大山吗。

    那里是什么,其中还有个狭窄的山中大洞,那其实不就是火山口吗。王浩这时候才想明白了,下面黑乎乎的粉末状物体,那是火山灰呀,并不是被手榴弹和炸药包炸出来的黑沙沫子!

    “我请求市委,龙书记,王市长,还有在座的常委们。大家马上上车,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在那里,其实就是我们沙哈拉市的天然水泥厂!

    到了地方,我相信!投入相当的机器设备与技术力量,我们沙哈拉市,就会有一座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水泥厂了!”

    龙江恍然模糊的瞪着王浩,这小子,天天给人不省心,动不动就来段传奇。这又是要干什么,还天然的水泥厂,能有这好事?

    “王浩啊,你不能瞎搞啊,现在一大堆的事可等着我们在座的常委们,一起拿主意呢。

    我们什么也不懂,就听了王市长的几句话,你就带着我们在千里的大荒漠中兜圈子,真要是再出点什么事,这责任谁能担得起?

    是你还是我?

    即使能担得起,但是我们沙哈拉市也耽误不起!我们需要搞建设,搞油田,可不是来大漠采风兜圈子,搞历险旅游来的!”

    龙江话说得轻巧,完全忘记了某人对他的嘱托。对于王浩,一定要力捧,一定要扶持,不仅如此,还要想尽办法与之交好。

    千万不要与王浩为敌,哪怕就是忍让或者避让,也不能与其发生任何正面的碰撞与交锋。

    这样的嘱托,使龙江很不屑。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市长而已,即使有点本领,有点来头,老子能怕他。

    大不了为了他能引来点资金神马的,老子让让他。可书记终究是书记,避让是不可能的,适当的敲打与驾驭还是要有的。

    龙江就是这样想的,其实他没想和王浩发生点什么,更何况是不愉快。但是骨子里非常强势的龙江,做惯了一旅之长的龙江,那容得自己内心中那真实的独断专横!

    他一直都认为,军人要有血性,该敲打,该驾驭的时候,决不能放纵。我这正开着常委会议呢,你说走就走,把我们全体常委当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