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60章 冲击疗法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书记不知所以然啊,一看,辨别出来是五楼。那不正是集团技术部新分来的研究生小王家吗。

    不对劲呀,小两口刚结婚。自己做的证婚人,没毛病啊。那可是老王的独子,书记二话不说就往上跑。

    五十多岁的人了,一边爬楼一边挨家挨户叫门,敲得全楼道大门蹦蹦的响。好在是个星期天,又是机关干部家属楼,家家户户都有人。

    这下可热闹了,上去一看,闹明白了。

    人家小子恐高——眩晕了!!!

    我累你二大爷的!

    也就因为这件事,王进喜在集团机关研究处搞了一辈子研究,多次外派和下放任务,王进喜都与之失之交臂。

    他这个恐高闹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油田钻井工作,又有很多高空作业,所以,王进喜是几次要求下到基层锻炼锻炼,可都被领导以委婉的理由驳回了。

    好在这次是来沙哈拉,架不住王进喜的苦磨硬缠。几个老领导也是在没人安排了。

    说实话,资历够了的,身为副省级的干部,谁愿意到沙哈拉来受这份穷罪,于是王进喜终于得愿以偿,来此当了名总工。

    现在倒好,王浩竟然要把他从几十米高的沟壑中用个绳子顺下去。王进喜的脸突然就白了,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顿时全身无力,不由自主的,软绵绵的就坐到了地上。

    “王市长,王市长,您怎么了?”

    王进喜哭笑不得,这么多年了,有点改善了,但没想到自己还是这么的恐高,他强忍着哆嗦着的嘴唇说道。

    “来,王浩,我恐高,你想个办法,把我打晕了,再把我绑了,顺下去就行。快,时间不等人,我恐高严重,不等下去,我就能晕了!”

    呃!

    见过恐高的,没见过这么恐高的。王浩知道,现在随着城市建设的日益加剧发展,不少人都存在有严重的恐高心理。

    恐高,其实是一种病,被称为恐高症。

    恐高的基本症状就是眩晕、恶心、食欲不振。有调查资料显示,现代城市人中有90以上的人曾经产生过恐高症状。

    其中可以断定为恐高症的占有10的比例,在临床上出现严重的恐高症状。这些人很痛苦,他们惧怕乘坐电梯,更不要说站在楼顶以及阳台上。

    更有甚者,假如他们不幸买到了高层住宅,那么让他们住在里面吗,他会每天寝食难安,还有的连坐飞机都不敢。

    其实恐高,不严重的话,可以认为是一种自我有意识地规避风险的一种自我保护。人站在悬崖的边缘,谁都会产生恐怕能掉下去的可怕感觉。

    这是一种情景压迫的感觉,你将会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以避免危险的发生。不但是人,小狗和动物都有这种感觉,本能的意识规避。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这是正常的心里行为反应。

    当然,过度的规避,甚至产生了恐慌的心里,这就不正常了,就是恐高症的表现。可现在,王浩要做的是,必需要让王进喜下到沟壑中去。

    王进喜所说的,将他打晕,王浩认为很不现实。恐高是可以治疗的,王浩又打开了卫星云图,仔细地看了看,突然对一旁脸色苍白的王进喜说道。

    “王市长,我们现在还有时间,我想试试治疗一下你的恐高症。沙哈拉要建设成为全国最大的油城。

    以后钻井铁塔林立,身为市长,恐怕您作为总工程师,很有可能亲临一下进行指导视察工作。”

    “王浩,你别说了,我做梦都想被治好,你真的能把我治好?在这里?那么来吧,治好了,我王进喜坚决送你一份大礼,这份大礼是你想都想不到的!”

    王进喜欣喜的看着王浩,眼神中一片渴望之色。就连虚弱的龙江也不住点头,神智一会清醒,一会迷糊的说道。

    “把,把他治好,沙哈拉需要他,他的亲力亲为!”

    看到龙江好像中毒不算太严重,王浩心中笃定。龙将体内的蛇毒,被自己撸出来不少,相信龙江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想到这,王浩伸手扯过朱风帆手中的大绳,用匕首截下来一段,捆住龙江的腰身,再沿背部打了个背结,把王进喜绑的如同装进了一个吊篓子一般摸样,这才向站在身边的朱风帆与两名警卫战士说道。

    “我和朱局长在前面,你们两个在后面抓紧大绳,在身上缠一圈。来。老朱,一起来,把他扔下去!”

    呃!

    王浩的一个扔字出口,王进喜顿时大叫“王浩,你,你敢!不要啊,你不要把我扔下去!”

    王浩有些憋不得住了,扑哧一声哈哈大笑“王书记,没办法了,这是帮你治病,你看,现场五名常委,可都听说你愿意的,你不能出尔反尔啊!”

    王浩说完,也不顾王进喜的大喊大叫,对傻愣愣的朱风帆一摆手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抬起来,扔出去!”

    我肋了个去的,朱风帆可没王浩那么大的胆子,愣是傻站着不敢动手,王浩竟然一个人,当即蹲下了身子,抱起了王进喜,快速向沟壑边缘走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王进喜大喊大骂,是的。

    王进喜现在疯了一般的,脏字都出来了,完全没了书记的形象。他张牙舞爪的抓着王浩,王浩尽量躲避着被王进喜抓到头脸,抱着他就向深达四五十米的深沟扔去。

    “啊!救救、救命,救命啊!王浩,你个王八蛋,兔崽子。我绝不会放过你的!王”

    随着刺棱一声衬衣被撕开的声音,王进喜就这么被王浩给扔下去了。耳边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吼声,是的,的确是哭吼的,还有哀求的声音。

    但再被扔下深沟的一刹那间,一切声音嘎然而止!

    仿佛一切都静止了,现场一片寂静。不但没了王进喜的吼叫声,也没了王进喜的哭闹声。

    难不成绳子断了,这丫的被摔死了?

    王浩顺着绳子看去,盛血酬在前,贺东来在后,朱风帆和另外领命警卫战士们死死地拽着绳子,绳子被绷得笔直。

    再往下一看,可怜的王书记,好像早就晕了过去,刚好被王浩扔在了悬崖边,正被吊在两米之处的山崖上。

    “都瞪着我干什么,又没死,他吓晕了,哈哈,我是在治病而已。这种治疗的方式,叫做恐高症的冲击疗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