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61章 哎妈呀,疗法!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面对王浩可爱的疗法,真是让人大跌眼镜,盛血酬实在无语,但又不能不说话,看着王浩哭笑不得的说道。

    “你这是啥,冲击疗法?开什么玩笑,就是把人给直接扔下去吗!王浩,王书记虽然说有些知识份子气息严重了点,但你有意见可不能借题发挥呀!

    他是搞研究的,在有些事情上,我们是需要原谅他的吗!王浩,你可不能公报私仇啊!”

    盛血酬说完,是再也忍不住了,任他五十多岁的人了,也不得不哈哈大笑。说实话,王浩这哪是什么治病,这简直叫折腾人啊!

    王浩把王进喜用根大绳绑得结结实实,吊在深沟中,让贺东来与朱风帆不住的上下拉拽着。

    往往在刚刚被拉上来,靠近了石岩,看似昏昏然有些清醒了的王进喜,就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的伸手要抓住岩石之时,王浩有时一声令下!

    “放下去!”

    紧接着一阵哈哈大笑,王进喜就又被这伙人嘻嘻哈哈的给扔进山沟中了!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盛血酬笑的肚子都疼。说实话,这算个鸟毛的治疗,这就是吓唬人啊!

    王浩见大家很是瞧不起这种治疗的方式,只得解释说道“其实真没别的好办法,目前我们治疗恐高症表现较为严重的患者,只能选用这种冲击的方式来进行治疗。

    多次采用这种方式以后,使他们的心理遭受到巨大的压力。大家都知道,人的心理压力有一个峰值,只要达到了这个峰值,就是临界点了。

    总是让患者处于在临界点的风之状况之下,他就会产生严重的心里压抑疲劳。疲劳后谁都知道,极度疲劳的人,只会有一种表现方式,那就是,什么也不如睡觉重要,什么也无所谓了,我只需要休息!”

    王浩的解释,大家说实话,不怎么赞同,虽然都知道有点理论观念,但却较为牵强。

    但要说王浩针对王进喜,故意折腾王进喜,谁也不相信。说实话,王浩与王进喜素不相识,两个人以前根本就没见过面,要说有什么隔阂与仇恨,那就更不可能了。

    来沙哈拉履新,大家都是新干部,除了装甲旅原来的老同志,新来的,很多听所未说,见所未见。

    虽然早就相互熟系过各自的资料,但以前确实没有过交集,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针对于宿怨的说法。

    而被吊在深沟之中的王进喜,现在是真吓得要死,他几乎要毛了!

    我们可怜的沙哈拉市大市长,现在张牙舞爪的大声地吆喝着,歇斯底里的惊叫着。

    那声音,如果能相互比较的话,真是胜过杀猪场的老母猪,高过爬不动崇高峻岭被主人百般拿皮鞭抽打的小叫驴!

    “王浩,你这个王八蛋,你是个骗子,王八蛋,王浩,我问候你八辈子族中!

    你千万别放我下来!我要去省委,不,我要我要去中央投诉,不,恐高控告你!

    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这个骗子,我绝饶不过你!啊!救啊!救我命啊!”

    王进喜在下面的喊声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焦急,也越来越尖。

    这一便便令人发指,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喊声,直透人脊背生寒,就连意识不太清醒的龙江都一咕噜身子,勉强的坐了起来!

    龙江看着大伙,很是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杀猪了?我这是到了人曹地府了吗,奶奶个熊,老子还没建好沙哈拉呢。

    这就死了,呜呜,呜呜呜呜!”

    呃!

    被龙江这一搅合,大伙只笑的前气不接后气。贺东来与朱风帆差点连大绳都有些抓不稳了。

    他两个这一疏忽,本来刚刚被拉了上来,想喘一口气的王进喜这下又是‘啊’的一声惨叫,摔入了深沟之内!

    只是这下摔下去,这可是一次真摔。因为王浩没喊“往下放!”也没有给王进喜任何暗示,这次是实实在在的往下摔。

    绳子一沉,就连贺东来与朱风帆也是着实吓了一跳。两人想要抓住绳子的时候,感觉已经来不及了。

    王进喜自身的重量,加上大绳本身的自重。就像一块几百斤的大石头一样,王进喜瞬间就被扔到了半山沟了!

    可怜的市长大人‘啊’了一声以后,这下倒好,直接没声了!这把贺东来与朱风帆吓得,两个人大叫着。

    “不好,绳子脱了,王市长小心!”喊着就趴在了深沟边缘上,伸手抓绳子。这哪抓得住啊,惯性使然,绳子被贺东来一把抓紧了,却连他一起给带进了沟里。

    我咔!

    惨了!

    “王市长小心,贺东来!小心啊!”

    “我靠!”

    王浩也是吓了一跳,两步上前,就在贺东来双脚倒着跌进了深沟之时,一把抓住了贺东来的裤腿子。

    还好,贺东来得救了,不过王进喜也没摔死。幸亏王浩事先有安排,让两名警卫战士把绳子在腰间死死地缠了几圈。

    不过这一顿猛拉,倒是差点闪了两名战士的腰。因为两个人是一点准备也没有,那架得住这几百斤的力量突然一晃啊,两个人是被拖得,直接拽到在地。

    就在大伙暗舒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的枪栓声,就听十几个威严的声音突然地一同喊道。

    “都给我举起手来,妈的,谁要是敢随便动一动,老子打死你们!”

    而王浩此刻趴在地上,紧紧地拽着贺东来的裤腿子,能非常清楚的看到。可怜的市长大人王进喜,现在是因为彻底过份的惊吓与紧张,已经脸色蜡白。

    凭经验王浩判定,王进喜已经进入了临界的激发点。他此时应该是出现了心跳加快、呼吸困难、四肢发冷等植物性神经系统的反应,此时应该是被再次吓昏迷!

    这正是王浩所要追求的“冲击法”所需要达到的临界效果!

    对于这种恐高症的治疗,必须要使患者自发的矫正自己的心里承受点。让他自身对恐惧的接受,自我的启发矫正到一个正常的相应高度。

    因为他们的想象,他们的心里原本接受的境幻是一点点的危险,便会让他们产生非常恐怖的恐惧感。

    只有这样强迫的,硬性强加给他们多次的,让他们被动的接受多次在极度的危险中,极度的被多次抛下深沟,大楼之时的感觉之后。

    使他们认识到,咦!我没死啊!使他们清楚地感受到,嗷!原来我是安全的。

    这样才会让他们本能心理中出现的焦虑、恐惧、惊吓越来越少,这才能治好他们的恐高症。

    也就是说,他们对恐高的接受能力,前进了一步,对于危险的识别能力,放松,也是减退了一步,这才是治疗的目的和效果。

    但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可正是这个关键的时刻,需要弄醒王进喜,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没死的时候,但偏偏不知哪来了一伙人,用枪顶住了他们的头!

    nnd,难不成是那些搞破坏的,故意在沙漠之虎上动了手脚的人不成?难道是敌对份子,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