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63章 谁说我恐高(爆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一瘸一拐的坚持着走向了悬崖边,一把扒拉开贺东来说道“喊什么喊,王市长现在昏迷,你这么喊他就能醒,赶紧帮我把他拉上来!”

    贺东来看了眼盛血酬,盛血酬赶紧点头。王浩刚才漂亮的腿法,真是把两个人给震傻啦。

    贺东来是见识过王浩的功夫的,也知道这小子能打。但是顷刻之间,在一霎那的功夫,几个连环腿下来,直接劈倒十几名手拿微冲的棒小伙,这可真是闻所未闻,听所未说。

    这哪是个常务副市长,这简直就是斯瓦辛格,李小龙他师父!所以现在王浩即使是态度很蛮横的将他扒拉开,贺东来也只是尴尬的小小,不敢有丝毫怨言。

    是的,是不敢,绝对的服从。

    我们不能不说强者的威慑力,面对党内排名在自己之下的王浩,给贺东来的感觉,就是服从,以后绝对的服从和力挺。

    这其实就是强者的力量,当一个强者,被另一个强者下意识的征服了以后,那他心中有的,除了尊敬以外,只有服从,绝对死心塌地的服从!

    两个人一起努力,那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王进喜勉强的拉到了悬崖上方。说实话,昏迷后的王进喜,现在绝不亚如一头死猪的份量。

    当站在高处,往上拔将近二百来斤的一堆肉的时候,大家可以去试试,你要费多大的劲!

    王浩伸手抓起大绳,俯身蹲下,对着王进喜的人中轻轻地一按,能有十几秒钟的时间,这才见王进喜软弱无比的呼出了一口长气,有些艰难的长叹一声,王浩赶紧吩咐让把大绳放下去。

    盛血酬慢慢地往下送着大绳,王进喜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转着脑袋往四周看着。他此时非常的迷惑,好像忘记了自己是在接受王浩给他的治疗。

    “这是哪?我说,盛书记吗,上面那个,贺东来啊。这是要送我下去吗,你们能快点吗,也不看看几点了,不是说有飓风沙尘暴吗?

    这么慢的速度,什么时候能下到底。上面还有那么多的同志,快点,赶紧的,速度再快点啊!”

    噗!

    呃!

    这还是那个具有恐高症的王进喜吗?

    愣了,上面的,无论是盛血酬还是贺东来,就连绑完人的朱风帆和另外两名警卫战士也是感到极度的莫名其妙。

    盛血酬最终看了王浩一眼,终于是忍不住了,他非常疑惑的,很认真的看着下面的王进喜说道。

    “王市长,你叫王进喜,你是沙哈拉市的市长,我是沙哈拉市的市委副书记,这个人叫贺东来,是我们沙哈拉市的组织部部长,他叫”

    王进喜没等盛血酬说完,便打断了盛血酬的话说道“他是常务副市长王浩,怎么了老盛,你糊涂了,你在说什么啊?”

    “啊,你,你知道啊,王市长,难道你不怕?你可是身在半山腰啊!”

    盛血酬非常无奈,极度疑惑的问道。

    “半山腰,是啊,半山腰怎么了,难道这半山腰上长了灵芝仙草了不成,你想让我帮你采啊?”

    呃!

    盛血酬赶紧摇头,贺东来急忙接话说道“王市长,不是这样的,你好好想想,你不是有恐高症吗,我盟as刚才帮你治病来着,难道你忘了,你刚才大喊大叫,就差没把老天也给吼下来!”

    一听这话,王进喜突然板起了脸。那一看就是典型知识分子所拥有的俊俏小白脸形象的摸样,现在配合着半个金丝眼镜,显得是愈加的严肃和萧瑟。

    “胡说八道,我有恐高症,开什么玩笑,我堂堂沙哈拉市的一市之长,我能有恐高症吗,莫名其妙,我说贺东来啊,你这是欲加之罪吗!”

    咦?

    这是王进喜?

    不会吧!可为什么他不承认呢?

    贺东来脑中仅仅一转,似乎就明白了点什么,他和盛血酬急忙的对视了一眼,盛血酬也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王进喜——沙哈拉市的一市之长。

    这被王浩折腾的,是上上下下,是哭天喊地。太没形象了,太丢人了。这哪像个市长,传出去,哪还有半点威信可言?

    人家好歹是个知识分子出身,是堂堂正正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石油博士。对啊,自己怎么就这么糊涂,看来一定是王进喜装作忘记了,忘记了自己刚才的那番极度皲破的状态。

    是啊,人家不愿意承认,这搁谁身上,谁也不愿意承认啊。啊,你们耍猴呢,玩人不是。

    哪有这么治病的,存数瞎胡闹吗!想到这,没等王浩开口,盛血酬突然大手一挥,对把绳子接在手中的朱风帆喊道“往下放啊,放大绳!”

    朱风帆傻啦吧唧的紧紧地拽着大绳,疑惑的想要放绳子,却又有些不敢。说实话,先前王进喜的大吼大叫,那发自内心的恐惧,歇斯底里的呐喊,真的让他心存余悸。

    他不禁低下头,看着半山腰的王进喜询问道“王市长,你的恐高症好了吗,是王浩市长给你治疗的,真的治好了?”

    “恐高症,朱风帆啊,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说我有什么恐高症啊。我看你们是不是被大风给吹傻了?

    哎,我说,这不对劲啊,风还没刮起来呢,这才刚刚有点刮风的苗头,你们看天边,这天空的颜色很奇怪呀!”

    听王进喜这么一说,盛血酬赶紧偷偷踢了一脚朱风帆,小声地说道“都他妈被大风吓着了,赶紧往下给我送大绳。也不看看,天都变了颜色了,你看天边,昏黄一片,在等,恐怕真要来不及了!”

    被盛血酬这么一踢,朱风帆这才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似得。这小子不愧为警卫营的营长。

    常年跟在领导的屁股后面,领会问题的能力就是强。盛血酬只一脚,便把朱风帆给踢明白了。

    他赶紧一边点头,一边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咧着嘴勉强的笑着说道“是,首长,不,盛书记,坚决完成任务!”

    朱风帆一边笑着,一边回头看看那自己的两名战士,对他们点了点头,这才认真地命令道。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只手一只手的往下送,一定要小心,控制节奏与速度,小马,你把大绳还是缠到腰上,我们往下送,你就转身往外放绳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