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68章 风刮的邪乎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顾不上回话,话说这会龙风刮得真是悬,旋转地飞着,和龙卷风真有些相似,不愧为又称为回旋风,弄不好真能把人给卷上天去。

    虽然风力已起,好在还不强劲,两人顾不上说话,加快速度滑向了半腰的山洞内。这里正是王浩上次被劫脱险的地方。

    二次的到来,令王浩不禁有些欣欣然之感。与盛血酬贺东来回合之后,王浩赶紧走到了王进喜的身前说道。

    “王市长,外面风刮的邪乎。这对沙哈拉市的生产建设很不利啊,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起了数次大风了,长久下去,恐怕会给我们的生产建设带来极大的隐患。”

    王进喜眉头皱了皱,他本以为王浩是要来问他恐高症治好了没有。他还在想,好小子,你要是问我,我就说没好。

    这被你玩的,像吊了只鸡在房梁上一般,好歹没被你给耍弄死。我堂堂一名市长,你还真敢折腾我,什么点子都有。

    想归这么想,不过王进喜心中说实话,却是真心有些兴奋与暴爽的。为毛,他的恐高症真的好了,在被王浩上下游荡了数次之后,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了无数次之后。

    王进喜发现,自己再回头看那深深地悬崖,心中竟然隐隐有一丝鄙视的意思。不就是条深沟吗,不就是几十米吗,有啥呀,又摔不死我!!!

    可以说,他现在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恐高症,好了!

    不过看到王浩竟不和自己提治疗恐高症的事,王进喜心中不禁有些惭愧。人家也是一片好心,看来恐高症,还得这么个治发。

    但是究竟好了没有,王进喜其实还有些怀疑。他在想,等哪天自己去省城时,爬上世贸大楼的楼顶站在那试试,看看还恐高不!

    所以听王浩说到外面起了大风,而话题又牵扯到了生产建设的范畴。王进喜干脆借题发挥,突然伸手握紧了王浩的手说道。

    “王浩啊,这个问题很严重。这个,这山洞中有水吗,能不能先救救龙书记,想法吧让他清醒过来,是不是还要冲洗伤口。

    现在盛书记贺部长都在,假如龙书记醒来后,我们是可以先进行一番探讨的!”

    王浩释然,看来王进喜的知识分子脸皮很薄。他从王进喜紧握住自己的双手就能意会出,王进喜对自己是心存感激的。

    这样给领导治病,要是传将出去,还真是令人不能接受。

    好吧,既然你王进喜不想说,那我就当没发生好了。但是,现场这么多人,我不说,你就敢保以后没人知道?

    让朱风帆背起龙江,在玛朗的带领下,急忙向山洞深处走去。三洞已经经过一番休整。

    现在正是驻兵,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前沿哨所,总的来说,设备还是完善的。王进喜利用哨所内的卫星电话与沙哈拉市取得了联系。

    当然,只是向部分人联系,并下达了可秘密调查的命令。至于大风,沙哈拉回答说,风是有,但绝对没有那么强烈。

    王进喜想想,也释然了。自古地下古王城那就是一个天生福地。本就是一个天然的避风港,这么多年以来,连野骆驼都往那跑,所以说,自然真奇妙,有些事,真的依靠科学去慢慢的揭秘。

    王浩和玛朗将龙江平放到了一床毡毯上。卫生员递过来医疗用品急救包,王浩赶紧打开。

    也算幸运,在储备库的小冰箱里面,竟然有紧急用急救血清。这令王浩非常欣慰,但是拿到了血清,王浩却犹豫了。

    具体是条什么蛇,到现在也不知道,而血清却不敢乱用。好在玛朗毕竟是在沙哈拉土生土长的当地人。

    听完王浩的详细形容,顿时分析出那是条沙漠射蛇,是很久不曾出现的一个蛇种了。

    这种蛇的毒性是致命的,如果当时没有采取紧急处理的话,相信龙江现在已经见了马克思了。

    不过蛇毒虽猛,但却是属于沙漠沙蛇的一种。而这里配备的血清品种,多是以沙漠沙蛇为主的。

    王浩也不再犹豫,果断为龙江注射了血清,进行了对症处理。不想龙江被注射上血清之后,竟然明显的神情好转,悠悠然的睡着了。

    呃!

    王浩本想等龙江好点,醒来后能一起谈谈怎么对付飓风。这下倒好,人家睡的正香。

    不过王进喜与盛血酬还有大家到时长舒了一口气。龙江没事就好,真要是有事,还真不知道怎么向大家解释。

    说什么也是个市委书记,就这么被蛇给咬死了,也的确是非常让人不能接受的巨大损失。

    都是革命干部,都是一心为了沙哈拉的的好同志。都是来建设沙哈拉,发展沙哈拉的,都怀着一颗无比憧憬的心。

    王浩有些疲惫的靠在了一边,显得颓废不已的坐在了毡毯上。他轻轻地的揉着自己的脚背,说实话,现在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脚面子肿的老高。

    皮鞋是穿不下了,可即使能穿下,王浩也没的穿了。那只皮鞋还在上面呆着呢,现在恐怕早就被大风刮跑了。

    盛血酬看到王浩有些漠然的单独坐着,与贺东来很默契额的走到了王浩身边。

    “怎么了,大英雄,把脚给踢肿了啊。哎呀,我还以为这是只铁脚呢。金刚不坏铁脚功呀!

    我说王浩呀,你这脚真厉害,我算见识了。连微冲都能给踢散架了,我说,你练过气功吧!”

    贺东来趁机赞叹道“听说你师父是张三丰,你师从少林铁头峰。你牛啊,破坏国家公物,你牛,你真牛!”

    一边王进喜慢慢的走来,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错了,你们都错了,要我说啊,是兵工厂造的武器太不结实了。

    这什么啊,烧火棍吗?一脚就给踢零散了。真要是上了战场,这还没等打呢,枪就秃噜了,还玩什么啊。

    好了,废话不说了,王浩,我突然想起了,你不是说过福尔斯集团有一笔无偿的捐款,也算投资吧。

    不是要在沙哈拉大力种植胡杨树吗,我们现在有水源,你能不能和他们接触一下,再商量一下,让他们帮咱们多打几口千米井。

    这样我们多抽出点水来,建个地上水塔,在沙哈拉市周围广植一圈胡杨怎么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