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70章 还谈什么(爆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进喜听得有些傻了,难不成龙江被蛇咬疯了,变成疯狗了。但是这话不对味,听着不是说王浩,完全是大话套话,空话。

    但是主题很明确,意思也很显眼。完全不像被蛇咬过的样子,好像到是有些借题发挥了。

    王进喜说实话,他有些不明白龙江的意思。他刚想张嘴说话,不了龙江竟然好像虚脱了一般的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看着王进喜解释道。

    “王市长,我龙江是个急爽的性子。脾气也有些火爆,我不害羞的说一句,我是廉颇,而王市长就是蔺相如。

    自古就有句话说得好啊,将相和,则国之昌盛。你是专家学者,有很多地方我需要向你请教,今天我在生死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刚才体虚疲惫至极,我小困了一觉。到现在,我才想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来沙哈拉,国家要我们来沙哈拉又是为了什么。

    遭受这么大的得罪,受了这么多的苦。那我们的苦就不能白受。说句很不好听的话,我一口没被那条毒蛇给咬死,我想清楚了。

    那就是,脱了这身皮,我么也要建好沙哈拉,我们应该相濡以沫,同舟共济共奋进,建好祖国大西北最大的油城!”

    呃!

    王浩张了张嘴,他想说话,但是此时他更想鼓掌。

    说实在的,他不知道龙江是被蛇一下给咬醒了,还是给咬成什么了。但是总的来说,现在看来,龙讲话中有话,讲话的意思很深刻,也非常明显,很确切的说,的确属于有感而发。

    一个人,在接受到了突然的重创之后,是会有所改变的。但是想龙江这样,一下变得这么大,还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现场,现在心情最为激动的要数盛血酬了。他和龙江是老搭档了,多年以来,他感觉龙江早就没了斗志,要不也不会窝在装甲旅那么多年,还是个旅长。

    而现在龙江的这番话说出来,使盛血酬仿佛看到了当年刚来装甲旅时的那个很年轻的上校!

    那是的上校,意气风发,斗志昂然,带着整个装甲旅,所向披靡,在全军,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让谁提起来装甲旅,都要伸出大拇指称赞这群嗷嗷叫的兵。

    可现在,上校变成了大校。可旅长还是那个旅长,仅仅一个士兵的变节,就让整个装甲旅蒙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不说,自己还被降职处理。

    自己的被降职,说实话,其实还是替龙江背的黑锅。

    但是背黑锅盛血酬不怕,盛血酬怕的是,龙江在先前诸多常委会议上的表现。

    现在的龙江让盛血酬意识到了,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龙江了,而是把权力和升官的欲望看的都很重要的龙江!

    可仅仅这几句话,盛血酬的眼睛亮了,他感觉到了,原来和他一起并肩战斗,拼命建设装甲旅的龙江又回来了。

    他记起了这小子最常喊的一句话舍得一身剐啊,敢把皇帝拉下马!

    盛血酬抖动着双手,真切的握紧了龙江的手,嘴唇哆嗦着说“老伙计,你回来了,舍得一身剐!”

    龙江眼神笃定的看着盛血酬,良久,良久。眼中不仅仅是有后悔和迷茫,继而更多的是真切与振奋。

    两人就那么握着手,时间仿佛定格在了千年之久,龙江猛的哈哈大笑,使劲的摇了摇盛血酬的胳膊说道。

    “你激动个啥,敢把皇帝老儿拉下马。拉,拉下来又何妨!”

    “对,拉,拉不下来,就不离开沙哈拉!”

    “老盛啊,我对不起你,我自私了,我不入歧途了啊。真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是你,可是我呢,我一直盯着的是军区。

    但怎么也没想到,我还是来沙哈拉了。老话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我们的沙哈拉一穷二白,一无所有呀,我们就连个家都没有。我不怕,装甲旅原来也不就是徒有个名声吗,单单那几十杆小破土炮。

    怎么样,这么多年来,我们基地有了,大楼上百座。全军显赫,声震整个草原。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头并进,携起手来。

    王市长,贺部长,王浩啊,我相信,我们以后一切都会有的。临建会有的,家会有的,石油会有的,路会有的,甚至绿洲也不是不可能吗!”

    看到龙江和盛血酬的真切表情,说实话,王进喜与贺东来,还有王浩这才意识到了龙江是真实的有感而发。

    说实在的,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表个态,在众人面前许诺下了如此美好的盛景,实属不易,说明龙江真是心情振奋,思想彻底的醒悟了。

    王浩不能不认为龙江是醒悟了,往往人就是这样。醒悟后便会有感而发,这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心理过程。

    本来王浩就在菲尔斯家族、无偿捐资沙哈拉市、进行胡杨种植的投资上,就使了个心眼。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捐资现在属于安琪儿的个人意愿。究竟是要把钱打给谁,那还不是王浩一句话。

    打到省委,开什么玩笑,王浩脑袋被烧糊涂了吗?绝不是,王浩其实是想利用这第一笔的投资在沙哈拉给自己立威。

    在沙哈拉,在当前一盘散沙似得常委班子,在当前散乱无序的状态之下,想要谈什么建设沙哈拉,想要谈两年后出油。王浩看了,这几乎就是痴人说梦。

    临建房的建设,这都几个月了,建个被刮,刮了再建。开什么玩笑,住的地方都解决不了,还谈什么?

    现在看到龙江的表态,听着龙江展现在大家面前的美好前景,说实话,王浩很欣慰。他现在认为总理的安排是正确的,总理看人的眼光也是正确的。

    沙哈拉选将,是总理顶着千千万万的压力,与许向东深刻研究之后才决定的。这其中,受到了多大的阻隔和压力。

    每一个人的优点,每一个人的作为,当时总理都如数家珍的和姚老进行了一番的分析,王浩就坐在身边,详细的听着。

    但是到了装甲旅,到了草原,王浩的心就凉了半截,等到了沙哈拉之后,这小子的心基本上被他自己禁锢了起来。

    可以说内扰外患,不计其穷。哪怕出来搞个勘探,都会被人设计,王浩算是彻底地心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