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72章 谈谈自己的看法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见无人回应,王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毕竟他的设想太惊人了,相关十几里地的胡杨林,那就等于在沙哈拉行政区周围围上了一个林场。

    这无论是在人力还是物力,再或者是资金与水资源来说,都是让人大为皱眉的。可是王浩竟然在常委扩大会议上提了出来,很是让在座的市委委员们感到颇为其难。

    不想在所有人都沉寂的时候,现场却有一人开始向王浩发难了“王副市长,种植胡杨林,的确是事关我们沙哈拉市环境建设与未来发展的一件大事。

    而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现在正是大力种植胡杨的时间。但是王市长你想过吗,这么多,面积这么广的胡杨林,仅仅是浇水,那需要多少立方。

    我们沙哈拉是在地下发现了一条暗河,可是大家都知道,即使是地下暗河,水量的也是有限的。

    如果我们一味的抽取地下水,势必会带来其他严重的后果。我不知道这条地下暗河通向哪里,水流入何方。

    但是我相信,这条地下暗河一定与乌市的河道相连,如果我们大肆的采用地下水,势必给乌市的供水带来一定的隐患。

    乌市是整个大西北的行政中心,是具有一千三百万人口的西北政治与文化中心,大家不妨设想一下,假如因为我们的过度采用地下水,而引发出乌市的水荒问题,这么大的责任,谁来承担?

    造成的后果,绝不是我们这些市委委员们能解决得了的!”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市人大主任孙志。他是原装甲旅后勤保障部的部长,正是紧随在龙江身边的挺龙派!

    听到孙志这么说,市警备区政委李山炮不禁哈哈大笑,他很是不屑的喝了一口茶,这才说道。

    “我说,老孙啊,你这不是杞人忧天吗?沙哈拉之水与乌市之水,相隔十万八千里,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

    你扯着干嘛。

    要我说,明摆着的。这地下水,我们就是拿脑子想,也能想出来是出自雪山。自古就有一句话,沙漠上的河,永远也流不出沙漠。

    为什么,这么多的黄沙,一望无际的沙哈拉。无论有多少水,都会渗透到沙中,最后渗透到了地底,这才形成了这条暗河。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么一条暗河,河面看的地方能达到上百米,深,现在还没探测出来。

    我很不客气的问问孙主任,黄河有多宽,有多深,而长江呢。拿出一段我们的地下暗河比一比,绝不亚如我们母亲河的蓄水量。

    现在还不是雨季,地下水流就这么充沛。看以前的河床我们就能清楚的分析出,假如到了雨季,那么这条暗河将会有多么的汹涌。

    至于你说的与乌市其他河流有可能相连的话,我不否认,但是孙主任,无视不管大小河流,可都是有其自己的发源地的,和我们沙哈拉的地下暗河有什么关系?”

    一听这话,孙志不禁有些语塞。他说出那么多的理由,其实就是因为这个有关的种植胡杨林的设想是王浩提出来的,而不是龙江提出来的。

    说实话,他的理由很勉强,大道理摆了一圈,并且牵扯到乌市的供水。说实话,他也知道,这和乌市的供水有个毛的干系。

    乌市供水完全来自天安山水脉,这谁都知道。他牵强的理由,不想让李山炮一阵分析,给轰的支离破碎。

    无话可说的孙志,只得讪讪的笑道“我们身为党员干部吗,我认为考虑问题要长远。不仅为我们当下考虑,也要考虑将来,甚至是子孙后代吗。

    李政委,你说是不是。种植胡杨林我认为可行,但是一下就形成规模,我看还是有些紧功近利的感觉了。

    而王市长说什么,胡杨林种植成功后,我们还可以取得巨大的经济利益,这我就更闹不懂了。

    胡杨这种树,四六不成材,能出什么经济利益。可是在我们这里,种别的树又不现实,这牵扯到成活率与沙漠环境土壤的问题。

    呵呵,所以,我还是不怎么赞同大力种植胡杨,这除了固沙防风以外,说实话,没什么大的经济利益吗。

    而沙哈拉的风,不会因为我们种几棵胡杨就会不刮了,更不会因为我们种植了几棵胡杨,就不起沙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听孙志这么说,丘山岳竟然赶紧接话附和。这段时间他和孙志打得火热,两人复员后,成了沙哈拉市的市委常委,也是颇为郁闷的。

    但是他们原先就是一个大头兵,认识的除了龙江,再就是少的可怜的军团领导。说实话,他们两个真心不愿呆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

    天天早晨起床一床沙子满脸土不说,喝水洗漱洗澡都是定量供应。这让享受草原上丰富待遇,已经习惯了奢侈生活的孙志与丘山岳非常的不爽!

    天天这么个样,谁能受得了。住没住的地方,弄个帐篷铺个板子,这就是床,不要太糟心啊。

    可环境艰苦点也就罢了,还要天天早起深入群众之中,美名其曰与广大干部群众共同建设美好家园,身体力行的参与到沙哈拉的临建中。

    这让他们这伙人很不习惯,群众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去了装装样子还不行,这是关键时期,必须要起到带头作用。

    说实话孙志和丘山岳真待够了,这哪是他们待的地方啊!哪怕转业回家乡,就是随便找个油水丰厚的部门当个小科员,哪怕就是科级股级的小干部,都比在这要混的强,绝不会受这份洋罪!

    说实话,丘山岳这段时间就在忙着他自己调换工作的事情。他甚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

    哪怕哪次在劳动的过程中突然的晕倒,这样也好,可以借机向组织申请身患重病,以非常不适宜在沙哈拉这样美好的,大有前途的环境中工作为由,提出工作调动。

    去哪丘山岳都差不多联系好了,也是做好了退路了。所以一听孙志这么说,想到自已也快走了,快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他顿时很不客气地接话说道。

    ( )